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回复: 0

王全璋

[复制链接]

275

主题

1038

帖子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3176
发表于 2021-1-7 05: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全璋(照片)




1976年2月15日出生,山東省日照市五蓮縣人,網名王全章,前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律師、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著名人權律師,中國曾押政治犯。

自成為執業律師以來,因以維護言論自由和健全中國法治為訴求,積極維護弱勢群體利益,遂代理過多起敏感案件,諸如山東省維權記者齊崇淮案、原深圳市三級警督王登朝案、法輪功學員案件等);2013年4月3日,曾因在江蘇省靖江市法院出庭為法輪功學員朱亞年作無罪辯護,而遭到該法院強行非法送警察局,並以“違反法庭秩序”為由將其拘留10天,後因引發各方媒體熱議關注,以及有百餘名中國律師連署抗議,要求官方公開現場錄影並對其予以釋放,其才於3天後提前獲釋;2014年3月28日,曾因赴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農墾局七星拘留所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師維權,而遭遇當地警方的暴力毆打、虐待和脅迫;2015年8月5日,因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而被北京警方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罪被指定監視居住;2016年1月8日,被天津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7年2月14日,其案被天津市檢察院起訴至天津第二中級法院,控其“利用律師身分,多次接受境外組織資金支援,向境外提供攻擊內地法治和人權狀況的材料,又炒作熱點事件,利用輿論挑起不明真相的人仇視政府”;2018年12月26日,其案在天津市法庭秘密庭審,2019年1月2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審訊期間曾慘遭酷刑,數次遭強電流襲擊以致當場昏厥,生命垂危;因拒絕認罪,羈押地點曾被多次更換,律師及家屬會見權、知情權、探視權等均被剝奪,至2019年6月28日才准許其妻李文足前往山東臨沂監獄探監;2020年4月5日,雖刑滿釋放,但當天警方仍不讓其返家,而是以新冠病毒疫情蔓延為由,將其強制隔離於濟南老家14天。

此前在山東省臨沂監獄服刑,現被軟禁於濟南老家。




附:李文足:我終於見到了王全璋
(摘自李文足Facebook的消息)


我拉著兒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員警帶著走進會見大廳。


我眼睛緊緊盯著玻璃牆裡面坐著的男人,認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動地朝他笑並揮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沒有表情,還把頭扭向一邊不看我。我心裡緊了一下,但顧不上多想,趕緊坐下,拿起電話。全璋沒有表情,低著頭,開始撥電話。


我努力平復著翻江倒海的心情,看著他的臉,笑著說:“老公,好久不見了……”


全璋的目光仿佛沒有焦距,並沒有與我四目相對。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裡,慢慢回了一聲:“好久不見。”


我趕緊把孩子推到前面,說:“泉泉,叫爸爸。”全璋看見兒子,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算是笑了一下。


泉泉興奮地叫了一聲爸爸,說:“爸爸你吃得好嗎?”全璋慢慢地回答:“吃得好,有炒菜,有饅頭,有包子,有加餐,什麼都有.....”我抱著兒子,全秀姐拿過話筒,問了一句:“加餐都加的什麼?”


全璋聽了全秀姐問話,朝我看了一眼,目光又轉到一邊,表情又回到木木的,嘴裡喃喃道:“加餐加了什麼......”


全璋開始撓頭,仿佛陷入痛苦地思考中,左右晃著自己的光頭。


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來,說話聲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監獄對我很好!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我趕緊從全秀姐手機裡接過電話,開始安撫他:“全璋,別著急,別著急,慢慢說.....”


全璋更焦躁了,眼睛避開我的視線,低頭不住地反反復複嘮叨:“我很好!我很好!監獄對我很好!我長胖了。我高血壓好了。我不吃藥了!現在吃鈣片,每天都吃。我住的也很好.....”


我眼淚流了下來,看著全璋瘦削的臉,他身高176,以前可是180斤的體重啊。他這叫胖了?他的皮膚本來是白皙的,但是現在除了臉變得很黑,手上的皮膚都是黑的了。他本來整整齊齊的兩顆大門牙,中間竟然有了極寬的牙縫。


我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坐在我懷裡的泉泉把我手裡捏的紙巾掏出來,給我擦眼淚。全璋抬頭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滯的、麻木的。他看著我流淚,仿佛在看一個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見的妻子。


我淚眼模糊地看著全璋,全璋又把視線移開了。我是他妻子,為什麼他不看我呢??


全璋好像平靜了一點兒,拿起了一直攤在他面前的一張紙,說:“我有事要交代你。我怕自己記不住,就寫到紙上。”


我豎起耳朵,想聽他交代事情。全璋開口,急促地說:“我擔心你......你別做了.......你看卞曉暉就是要求會見,就被抓了。我擔心你......你什麼都不要做了.......”


(卞曉暉是全璋以前的當事人,是個大學生,自己父親因練法輪功被剝奪會見權,卞堅持要求律師會見父親,舉牌抗議,就被抓了。判了四年。)


全璋反復說擔心我,眼睛卻盯著那張紙。說完一句,好像不知道再說什麼,眼睛就在紙上找。


我趕緊安撫全璋:“沒事,全璋。我沒事......”


全璋又開始暴躁了起來,眼睛盯著紙,很痛苦的樣子。嗓門再一次提高:“你不要做,我擔心你。帶好泉泉,讓泉泉好好上學。泉泉受影響,對泉泉不好!”


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別擔心!”


全璋低著頭,不看我,低吼了起來:“泉泉不好,你看不出來!你不知道!”


我被全璋的反應驚住了。他拿的那張紙,他放在手中翻來覆去地,他再沒看一眼。我看見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他眼睛不看我,無目的地看著地下,我說什麼他似乎都無法接收。


泉泉在我旁邊忍不住了,抓過電話,安撫著爸爸:“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全璋仿佛沒有聽見泉泉的話,嘴中依然叨叨著:“你看不出來。你不知道........”


我眼淚再一次控制不住地流出來。


這時電話裡“嘀”的一聲,全璋木木地說了一句:“還有一分鐘了。”


泉泉喊了一句:“爸爸,我愛你!”全璋仿佛機器人一般,木木地回復了語調平直的一句:“我也愛你。”


話筒裡沒聲音了。全璋站起身,我們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貼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後轉身,走了。十幾米的路,我看著他的背影,眼淚又流了出來:四年了,他竟然像編好程式的呆滯的木頭人,連回頭看我們母子一眼都沒有。


李文足


2019年6月28日晚8:30於臨沂







(辯護律師王全璋)








王全璋、李文足夫婦與幼子在一起





(王全璋律師在建三江事件中曾遭暴力綁架和毒打)












(王全璋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時曾遭法院毒打拘留十天)








(維權律師王全璋因代理開庭而遭失蹤拘禁)








(王全璋律師被司法拘留後重獲自由)


(王全璋律師接受媒體採訪)










(網媒曝王全章被逮前已寫好致父母的“遺書”)





(王全璋之妻撰文稱其正攜子尋夫)


(網友製作失蹤律師王全璋的尋人啟事)








(維權群體關注被拘留的王全璋律師)








(王全璋的逮捕通知書)






(王全璋幼子因709案而被株連失學)








王全璋的辯護委託書





(辯護律師陳有西給王全璋之妻的手機留言)







2018年10月王全璋之妻曾到北京最高法院請願)








(王全璋之妻發推文渴望王全璋回家吃餃子)





(在709案被抓捕數百人中僅王全璋被關押長期未審)












(媒體曝王全璋被中共當局重判4年半)






(王全璋的入監通知書)





(李文足在山東臨沂監獄終於見到王全璋)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2-25 12:43 , Processed in 0.06369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