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2|回复: 0

中共当局如何压迫新疆哈萨克族人?对华援助协会采访哈萨克族人权活动家赛尔克坚·比拉什系列5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2-3-10 04: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华援助协会-2022 年3 月7 日)

记者:你出生在新疆,又是哈萨克人,你对新疆的哈萨克人印象如何?

 

赛尔克坚:中国的哈萨克人,他们没有参与任何分裂、恐怖活动,新疆的哈萨克人觉得他们只要拥有了护照,只要办理有签证,离开中国去哈国定居就可以,这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他们从来没有参加什么任何宗教类恐怖组织啊,什么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啊。

到目前为止,连中国媒体都没有一例报道,哈萨克人从来没有参与这些组织,中国政府无缘无故的抓捕他们,他们只是些老老实实的牧民,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被抓,只是因为不是汉人,这就是种族灭绝政策。逮捕的罪名说白了就是他们不是汉人,政府觉得哈萨克人不应该存在。

 

记者:哈萨克人在当地的生存处境如何?据说那里的人口基数、种族比例都在起变化,有大量从内地移民过去的汉人,一些媒体批评这是中国的同化行为,是这样吗?

 

赛尔克坚: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蒙古人都是游牧民族,拥有大量的草原草场,这些恰恰是中国政府需要的。

政府大量的让内地汉人移民去新疆,以人口变化控制新疆,绝对是压倒性的人口移居新疆。内地汉人他们不会去南疆。那边气候干燥,沙漠地带,水源不足,这是汉人难以承受的。

哈萨克人居住的是北疆,北疆水源充沛,有山有水,气候宜人,汉人易居。政府让哈萨克人,转让草原,这些哈萨克人合法拥有草原使用证的,有的2047 年才到期,有的到2050 年,这些哈萨克斯坦人刚开始不知道,政府骗他们,给了他们一些钱,这等于是中国政府用钱买了他们的草原使用权,后来他们发现,政府给的钱连买一套小房子都不够。

然后他们觉得自己太吃亏了,后来他们就抬高价格,于是中国当地政府就用抢的办法,要抢这些私有财产。哈萨克斯坦人就说当地政府为何要抢我们的私人财产,哈萨克人觉得我们的期限还没有到啊,到 2047  年,有些到2050 年啊。这是我们的私有财产。

中国政府当局说是不让草原沙漠化,给他们环境保护费,给了一点钱作为补贴,,给了 2 年吧,但好多在2017 年,2018 年就不给钱了,也不让放牧,牛场羊场也不属于他们,既不给草原补助金,也不交还草原使用权,他们的经济生活来源就没有了。

于是,他们对政府说,那不给补助金就让我们去草场放牧来养生,牧民通过放牧解决生活费用也是正常的嘛。他们羊产小羊,牛产小牛,母牛产奶,该卖的就卖掉,但中国政府不干,不给草场,不给补助金,什么都不给,于是哈萨克人就很不满意。

政府就想了办法,软禁他们,把他们统统关进政治学习中心,强制性灌输思想,关押他们,给他们戴上铁链,手链脚链,8 公斤10 公斤都有,这样过了一、二年后,这些人就老老实实了,也不敢提什么草原证啊,权力啊人权的。

政府基本上针对新疆的哈萨克人是摧残他们的民族文化,汉化,经济利益抢夺他们的土地。

 

记者:那些移民主要来自哪里?政府提供什么样的移民优惠政策措施吸引汉人移居新疆。

 

赛尔克坚:新疆汉人移居大多是四川人、河南人,当然也有其他地方的,移民的数量是庞大的人群,基本是普通的汉人农民,他们在家没有多少土地,一个家庭一亩地或两亩地  ,很贫困地区的,生活条件差。政府政策让他们移居新疆,当地政府和新疆政府勾结,统一安排,统一先给房子,那些房子也是统一建筑,很不错的建筑,连他们的搬迁费都是政府给的 ,还可以安排工作,政府出资给他们钱,就是按人口给固定补助金。

所有汉人在新疆得到政府的大力补助,二、三年后他们的生活就得到改善。普通的四川、河南人,本来住小城市,收入不高,有些连基本生活费也难以解决,但去了新疆,收入有所提高。又有房屋,他们就很满意,又有政府固定补助金,不劳而获轻而易举。有人自己可以在新疆开店,一些小本生意,他们的子女都得到免费照顾。

中国政府为了汉化新疆给出的政策让汉人很愿意去新疆定居。他们强制性的把汉人迁进新疆,但把新疆人分开去内地,让哈萨克人、维吾尔人去内地,收入却极低。

 

记者:新疆人被分到中国的其他城市,据说他们是进行封闭式的廉价劳动力的工作,他们得到的收入跟他们付出的劳力根本不相配,是这样吗?

 

赛尔克坚:我们有收到消息,一些去江苏的、浙江的新疆人打工回来说,哪怕是一个退休的老人在那边当一个看门的,工资也是一个月数千元人民币,但身强力壮大的哈萨克人,一天工作 12 小时到15 小时,一个月的工资才 1500,所以这些个体厂家或私人工厂很乐意接收新疆人。

政府还给这些新疆的哈萨克族人,20 到30 个人新疆政府就给配一个警察,配一个汉语老师,三天两头给他们在那些活动室或是宿舍里按时去上汉语课 。警察(也可能是政府派的保安人员)统一管理,这些工厂老板很开心,这些工人不喝酒不闹事,警察管理他们,又配给汉语老师教他们,他们不用付钱给警察,教中文的老师,都是政府付钱。

这些工人工资又低,所以这些工厂很高兴,但是这些工厂的老板为获得廉价劳动工人,他们必须和新疆政府的高层以及所谓的中介公司签合同。这几年多了很多这样中介公司,专门介绍廉价的哈萨克族工人及新疆工人,政府规定他们工作 12 到15 小时,这些老板必须和这些公司搞好关系,按人头给他们收取一定的回扣。

 

对于哈萨克斯坦的年轻人,政府就有组织的把他们成批大量的投放到内地,发往工厂,让他们成为最廉价的劳动力。

 

记者:对华援助协会收到了一篇文章,文章提到,在哈萨克族聚居的伊犁、阿勒泰、塔城地区,凡是18-45岁之间有行动能力的男子均被迫搬迁到中国内陆地区。中国官方把它解释为“就业”。新疆哈萨克人如果不配合当局的政策,难道真的会出现严重的后果吗?

 

赛尔克坚:那些雇佣十几至三十人的普通的个体经营者和哈萨克商人均被迫在中国做廉价劳动。如果他们不公开感谢当局“提供工作”,他们会被公开警告:“他们的思想有问题”,威胁把他们送到政治再教育中心。

有这样一个例子,我们采访一个证人证词真实视频,这哈萨克年轻人他们自己开大餐厅,一些婚礼啊什么大场面的就在他们餐厅举行,月纯收入 10 万人民币(合折¥17000 美金),还有 50工人。当地政府说:我让你去内地工作,提供就业机会给你。他说:我给别人提供就业机会,我自己生意好,是老板,不需要去内地。于是当地政府说:你的思想有问题,需要被关押到政治学习中心。

他没办法,只好配合政府去内地打工,地方当局强制把他安置到广东省,他在一家涂料厂工作,每月工资仅1,500元人民币(大约238美金)。众所周知中国没人会有这么低的工资。除了买牙膏牙刷最基本的生活费用,基本就没有剩余的了。

他们还让他在生产瓷砖的商店和一家纺织厂工作过。更过份的是,她的老婆被分配到另外一个省的工厂工作。

他们的孩子无人照顾,于是他们的孩子就被送到政府办理的公立学校,其实就是孤儿院,这些孩子,从5-6 岁到 14-15 岁的高中生都有,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亲要么被送到内地当廉价劳动力,要么被关押到集中营。

孩子们统一由政府学校管理,一起吃住,统一上学下课,统一吃饭,统一学习。他们什么人都不能见,什么地方也不能去,连他们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不行,孩子也被关起来,这就是新疆的管理模式。

现在中国共产党把哈萨克人、新疆人就像曾经的黑奴一样的贩卖,奴隶一样的看待。

 

记者:这就是你说的新疆问题是种族灭绝?还有更充分的证据支持你的这种说法?

 

赛尔克坚:好多从集中营出来的哈萨克人,他们出来后就失去了性功能,都是 30 岁、40 岁的强壮的年轻人失去了性功能,他们来了哈萨克斯坦后做了好多体检,也查不出什么原因,就是失去性功能。

有一位男士,他做体检去查精子的活性力,五年前,查过前列腺,在乌鲁木齐一家医院查过精子的活性力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活力好,非常正常,后来在集中营被关了一年半后,来到哈萨克斯坦去医院检查,精子活性率是零。他们要孩子也要不了。原因是在集中营里,政府他们给强制性服药,强制性打针,但是这些药、这些针是什么?我们无法得知,这是普遍存在这些的情况。

好多年轻女性还没到三十几岁也失去了性功能,甚至绝经了,很多女性发现,她们失去性生活兴趣。有些出现月经不调,这些都是她们私人告诉我们,她们的乳房上长毛,嘴唇边长毛,他们发现自己生理特征起了变化,心理也起了变化,不想过性生活了。

一定是有原因的,中国政府到底对他们在集中营里进行了什么样的化学医学试验,给他们吃了什么药?打了什么针?我们是无法得知。

我真希望美国政府关注这个事,把那些从集中营里逃出来的哈萨克人带到美国查出原因,来个彻底体检,到底中国政府对他们进行了什么样的医学试验?几乎所有的集中营幸存者,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

他们普遍强制性的吃药打针。还有出来的幸存者反应,那些在集中营呆久的老年人或是在里面时间较长的,他们这些人对年轻的说,他们给你们药时,最好是口含着,不要吞下那些药,但集中营的医务管理人员还会检查嘴巴,戴上手套把手插进嘴巴检查,看你把药物吞下去没有,所以,那些在集中营呆久的人就会私下告诉他们,把手指头插进喉咙里然后你把药物吐出来,他们是这样教他们。

 

记者:这真是人间炼狱,难以想象那里发生了这些事情。

 

赛尔克坚:目击证人说,他们在监狱,学习中心里到处都有摄像头,连厕所都有摄像头,上厕所都没有隐私。太恐怖了。

 

记者:你是通过什么方式采集到真人真事的书视频,最终将新疆拘押营的事件曝光出来?

 

赛尔克坚:我当时唯一的工作模式,就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收集更多的,庞大的,说服力更强的证人证词。每天收集,真人真事视频,号召从集中营逃出来的人来办公室录音等。每个月我们会组织人,长途跋涉,去山区村庄收集,有些地方连公路都没有,我们就步行去,有些山丘地区,车开不了,就停在山脚下,我们用牧民的马,骑马过去,背着我们的笔记本、摄像机等设备,到了那里,让牧民到他们家里,这些牧民就组织他们来,我们就去收集真人证词视频,几万个视频。

我们几乎是疯狂的工作,视频披露后全世界都惊呆了。我们是第一个揭发新疆集中营存在的组织,也是最多收集有关新疆集中营真人真事视频的组织,我们组织的努力才让世界知道新疆的集中营的事情,才让世界重视这个严重性,后来才定性新疆集中营属于种族灭绝。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2-9-28 08:48 , Processed in 0.06335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