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回复: 0

徐沛: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下)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261

帖子

-120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1-6-15 23: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共谍知多少

杨克煌的回忆录有个小标题为“党令如山”,仅此足以证实,谢雪红听命于共产国际,为此谢雪红还违背自己的意愿交出台中的指挥权。回忆录写道:“3月4日13时许,李乔松到作战本部来找谢雪红,说党(台工委)要我们把武装指挥权移交给处理委员会。他说:‘台工委的意见认为武装斗争已基本结束了,要进入政治斗争的阶段,如我们再掌握武装斗争的领导权,这对于团结各阶层人士、搞好统一战线的工作不利;而且,要作公开的政治斗争除了你们两人可以出面以外,没有适当的人可以做,……。’谢雪红表示不同意。她问我的意见,我说:‘这怎么成!’过一会儿,谢富也来传达同样的命令,记得林兑也来说服我们。

    至15时许,李乔松又来找谢雪红,我看到李乔松讲话时,几乎流出眼泪来,这时他对谢说:‘这是蔡干的命令啊!不服从就要犯错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同志犯错误啊!’谢雪红在我身边低声对我说:‘这是蔡干的命令!”我说:‘服从就服从吧!’谢这时也只好同意了。”仅这一段透露的地下党员就有四个。

在谢雪红被要求交权时被告知,武装斗争已经结束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政治斗争。换言之,共产党已有统筹安排,只不过谁是他们的政治斗争代言人外界只能推断。在二二八期间为〈人民导报〉工作的苏新(1907–1981)也属共党阵营,他也像谢雪红一样成功逃亡大陆。陈芳明在发表《谢雪红评传》前于一九八二年在《美丽岛》周报上发表〈望远的望乡人— 苏新的生平与思想初论〉。苏新于一九二一年加入台湾文化协会,任职于《台湾民报》。一九二七年到中国后加入中共。一九二九年返台,是台共的重要干部。二二八后也逃到大陆。从与他相关的资料中可获知,出任“二二八处理委员会”主席的〈人民导报〉社长王添灯身边除他外还有别的共产党人,《三十二条处理大纲》就由他们为王添灯拟就。[23]

因结识陈映真与杨逵开始研究白色恐怖的(1960*)的蓝博洲则在《 台湾向何处去 —“二二八”与台盟的人民民主斗争》中透露苏新在“《关于“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的回忆文章中指出:“二二八”有两条战线的斗争;一条是武装斗争,另一条则是谈判斗争。而“谈判斗争,则是以王添灯为代表的处理委员会的文斗。”[24]

李乔松的儿子李韶东也听命于共产国际地下组织,二二八后还潜伏下来继续奉命行事。他曾发表《怀念台盟创始人谢雪红》,文中透露:“谢雪红到上海不久,经李伟光介绍,接受党的指示赴香港工作。谢雪红到港后根据台湾人民的政治诉求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号召台湾同胞继续高举‘二二八’旗帜,为推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实现民主自治而斗争,并根据3月8日延安电台和3月20日《解放日报》社论《中国共产党支持台湾人民民主自治运动》的精神,经中共上海局的同意,与杨克煌、苏新等筹备台盟组织,于1947年11月12日正式成立”。该文还透露,谢雪红与杨克煌不仅分别出任台盟主席与台盟秘书长,而且还在中共上海市委成立第二工作队时,分别出任副书记兼统战科科长与台委会委员兼统战科副科长,就是说还有共产党内的职务。[25]

二零零四年发表《二·二八事变第一主角谢雪红:珍贵照片》的徐宗懋曾采访职称为中共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的周青。从访谈中可知二二八时周青与吴克泰撰写第一篇有关二二八的宣传报导,后逃离台湾,在上海正式加入中共。一九四八年初返台继续从事赤化活动,不久再次逃往上海,此后在大陆从事共产党的宣传工作。该访谈进一步佐证二二八事变之时,共产党已秘密渗透台湾各界,尤其是报界,甚至包括国民党与三民主义青年团。采访中,周青透露二二八期间他是台北〈中外日报〉的记者,“任务很多,十分忙碌,基本上我每天都中山堂看‘二、二八’处理委员会开会的情形,后来才前往台中与谢雪红会合,但任务失败”。[26]

李大卫在《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中也论证共产革命策略就是“利用矛盾来进行分化与破坏,就算没有矛盾,共产党人也擅长制造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矛盾、对立,然后衍伸为冲突,再以结合次要敌人、打撃主要敌人的统战方式,最后推翻政府,而由共产党取得政权”。“国际共产党人运用这个策略,成功地在二十世纪的下半叶,几乎取得了半个地球的统治权”。[27]

许剑虹则在《中共为什么要纪念“二二八事变”》中不仅证实台湾共产党领袖谢雪红在二二八期间领导“台湾民主联军”与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委员兼武装部长张志忠组织“台湾自治联军”,同时证实曾在大陆成立台湾革命同盟会的谢南光、李友邦与宋斐如等台籍抗日志士主张台湾人自治,都属听命于莫斯科的周恩来部下,被民国政府派回台湾后充当共产党的掩护体。文中透露李友邦身为三青团中央直属台湾支团部主任“暗中允许台共党员加入他的三民主义青年团。等到事变爆发以后,这些具有台共党员身份的三青团成员成为了反对陈仪的主要力量”。可惜该文认同一位大陆旅美学者把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用“省籍冲突”来开脱。不过作者也认识到“中共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依据自己实力的强弱,对台湾的主权提出不一样的主张”[28]。换言之,共产党一直利用各种矛盾尤其是省籍与族群挑起冲突,煽动群众,从中获利,二二八如此,现在依然如故。

杨克煌的回忆录有如下陈述: “由于台湾人民举行起义,蒋匪帮在后方空虚之时,被迫抽调两个整编师到台湾,削弱匪军内战中的进攻力量,对造成蒋匪军的重点进攻失败起了一定的作用。台湾人民起义中,虽然被屠杀了几千人,但对于牵制敌人的兵力,破坏敌人后方的物质、打击敌人的统治和鼓舞敌占区人民的革命意志,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有重大意义;因此二、二八起义的烈士们的血不是白流的,而二、二八起义可称为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个组成部份,是台湾人民民主革命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共产党的杀人史表明二二八不是起义,因为如果共产党成功夺取政权的话,台湾也会遭受大陆所经历的持续至今的红色恐怖。

被共产党员杨克煌诬蔑为匪军的是中华民国国军。在一九四六年制宪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后,军队开始实行国家化并从原名国民革命军改为中华民国国军。不过杨克煌也证实国军在台中没有大开杀戒:“匪整编第二十一师开进台中后,没有像在其他地方那样进行大规模的屠杀(虽然也枪杀了几个人和逮捕了不少人),其原因我想是:一、由于台中地方的武装斗争胜利,敌人以为人民武装力量还很大,又不知藏到那里去了,不敢太大意;二、敌人的武器被起义的人民收缴了,敌人不知道这些武器现在掌握在那里,草木皆兵;三、因二七部队退入埔里起了牵制作用,等等,所以,敌人在台中不敢轻举妄动。

当年武装组织有多少,后来怎样处置,武器的分配情况等等,仅仅谢雪红和我二人掌握著,一般人都不了解,敌人更不了解;参加武装斗争的人均只了解局部,不知道全盘情况。”既然如此,为了保家卫国,正被迫与共军开战的国军如临大敌,大开杀戒也不难理解。


白色恐怖及其根源

蓝博洲于二零零四年在广西南宁的杨逵作品研讨会上宣读《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29],从中也可推断台湾社会在二二八前就被共产党渗透。这之后更多台湾青年被共产国际的间谍及其宣传品误导,不知不觉地被骗上贼船,沦为白色恐怖的牺牲品。估计在一九五四年前有三千人被国民政府枪决,八千人被判刑。他们不知中华民国在抗日战争刚结束就开始行宪,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打着民主的旗号背信弃义,操控舆论,发动战争。

李登辉在访谈《我为什么加入又退出中国共产党?》中也证实共产党惯于渗透大学,他当年就是在台大求学时加入共党。在二二八期间从事宣传的共产党人吴克泰也在台大活动。[30]

而林琼华则透露“曾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红军长征,并担任中共江西苏区反帝总同盟主任的蔡孝干”被派到台湾后于一九五零年初被捕并供出中共在台地下党的党员名单。以致“被枪决与逮捕的党员与全台受株连者达上千人以上。可以说,台湾五零年代台湾白色恐怖历史,与蔡孝干的投降有密切关系”[31],蔡孝干就是上面提到的蔡干,这无异直接证明白色恐怖源于镇压威胁台湾的匪谍。白色恐怖归根结底来自对红色恐怖的恐惧!

听命于莫斯科的中共把民选的中华民国中央与各省政府打到台湾,让台湾不堪重负,但台湾人有幸免于像大陆人一样至今生活在红色恐怖中,恰巧是因为以两蒋为首的军政要人吸取大陆沦陷的教训被迫在台戒严,用白色恐布捍卫中华民国,成功抵制共产党入侵台湾,剥夺人权。

共产党对二二八了如指掌,杨克煌在回忆中对此大加赞赏:“1947年3月20日 — 这一天是台湾人民革命历史上应该纪念的日子!
    当天延安《解放日报》,即当时中共党中央机关报,刊载了题为的社论。
这篇社论表示了当时党中央非常关怀台湾人民的革命斗争,给台湾人民的起义作出了原则性的,而且具体性的重大指示,也表示了党中央对台湾人民的革命斗争作出了第一次公开的直接领导,对台湾人民的革命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是台湾人民永远要铭记的事情。”
五十年代初就被中共整肃的杨克煌在七十年代依然表示:“我每次想到当时党中央在防御蒋匪军的‘重点进攻’之紧张情况下,仍拨出时间来关怀台湾人民的起义,并作了指示时极为感动;而很钦佩当时刚从延安撒出,在紧张行军的路上,解放日报是怎样发行的呢?新华通讯社是怎样播出消息的呢?”杨克煌不知共谍早已渗透民国各界,连蒋中正身边也潜伏共谍。共谍中不仅有孙中山遗孀身分的宋庆龄,还有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第三厅厅长郭汝槐等。维基制作的“中华民国国军中的中共间谍列表”上的人数增长至今。

二零一六年徐宗懋发表《谢雪红与二二八》,其中透露:“1950年初,中华民国政府已丧失大陆领土,危在旦夕,中共在福建集结了二野和三野一部约50万兵力,准备渡海攻台,中共华东局负责政治领导,台盟中央迁到上海,训练3000名台湾干部,做为接管台湾的政工人员。如果成功,毫无疑问地,童养媳出身的谢雪红将成为本省最高的统治者。”[32]可是如果了解中共历史,就知当年共产国际支持维吾尔人的东突独立运动。可是一九四九年,东突临时政府主席阿合买提江.哈斯木、总理、总参谋长、民族军总司令等五位独立运动领导人应邀赴北京之时被克格勃绑架,在莫斯科被秘密枪杀。但北京当时发表大标题为“全国和新疆人民同声哀悼、毛主席致电新盟极表哀悼”的宣传报导。三万维吾尔民族军被中共编入共军,一九六二年被迫充当打印度的炮灰,侥幸生还者在一九六五年被解散,文革期间全部被捕与杀害。[33]换言之,谢雪红也可能惨遭同样的绑架与杀害。

《二二八真相解密》的作者武之璋透露,一九四七年二月十日,在二二八事变发生前蒋介石致电陈仪特别提到“据报共党份子正潜入台湾,渐起作用,此事应严加防制。”中共媒体报导,一九四九年前后,中共曾派遣一千五百余名匪谍入台。五零年代初,中共地下党在台湾被破获,遭大批抓捕,其中被当局公审处决的包括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一千一百余人。 如果两蒋不吸取大陆沦陷的教训,严厉打压匪谍,能避免台湾被赤化吗?即便如此,还有四百多匪谍未被抓获!戒严时匪谍可能会为了掩护自己竭力表现反共,制造冤假错案,但一有可能便会寻找机会为中共效劳,动摇军心民心,比如马壁(1912-1985)。马璧曾任台湾总政治作战部新中国出版社编辑主任及台湾警备总司令部顾问等要职。一九八一年响应中共的号召叛逃,出任中共统战台湾的重镇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研究员。死后被中共高规格地安葬在北京八宝山共干墓地。在为之举办的安葬仪式上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朱学范致悼词,泄露其红色功绩:“马璧在全国政协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期间,对国内四化建设、人民教育、对外宣传工作提出了许多积极的建议。他孜孜不倦地劝慰在台湾的朋友、同事和学生不妨来大陆走走看看,亲自了解体会,为祖国统一大业立功。直到病重之际,他仍然深切怀念在台湾的故旧好友,盼望祖国统一大业早日实现。”[34]


统战与宣传工具

谢雪红与杨克煌等后来奉命到香港组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共媒体的相关报导透露:“台盟早期刊物《新台湾丛刊》第三辑《明天的台湾》公布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筹备会第一次会员代表会文告》,其落款时间为‘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国父诞辰日’。”[35]

陈翠莲则在其专著《重构二二八:战后美中体制、中国统治模式与台湾》中透露:“一九四八年中共华东局召开之香港会议总结建议,为了统一战线需要,‘应以台人治台的口号来号召台湾人民’,因此,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改弦更张、变换名目,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名义,吸收追求民主自治的台湾青年加入组织。

极为讽刺的是,在国共对峙的局势下,国民党当局为镇压共党,严厉压迫台湾民众;共产党则工具性利用台人对‘台湾自治’的期待,以图统一战线。五○年代白色恐怖时期,许多知识青年加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遭到国府当局逮捕或处决,更有不计其数的民众在白色恐怖事件中遭牵连,台湾人成为国共斗争下的受害者。”[36]但“台湾人成为国共斗争下的受害者”不符合事实,因为国共两党都有台湾人参与,再次强调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在于一个以三民主义为宗旨,试图建立保障人权的民主宪政;而共产党奉为宗旨的共产主义以剥夺人权与自由,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为目地。二二八期间参与“台湾自治联军”的蔡武考饱尝白色恐怖的苦头,在二零零八年接受访问时透露心路历程并表示:“我认为不应该有共产主义,也认为共产党不看重人的价值,他们会为了得到权力而牺牲所有人,人的价值不受肯定,这是我深刻的感觉。我会脱离共产党,主要也是这个原因”[37]。事实上《共产党宣言》本来就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宣言,而三民主义依然符合普世价值,至今是大陆民国派的追求。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谢雪红作为台盟主席跟随毛泽东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自此共产党的统治区从苏维埃共和国扩展到中华民国的大陆地区。共产党辖区民众被剥夺在中华民国时期享有的人权与自由,统统沦为共产党的人质。连谢雪红也不例外。从一九五二年起,谢雪红就开始遭殃,被扣上各种罪名,被抄家挨批斗。陈若曦在自传《坚持无悔 –七十自述》中透露:“早在六七年初,我们打听了一阵曾找到‘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所在地,想拜访‘二二八事件’后被陈仪定为头号通缉犯的谢雪红。去了发现大字报铺天盖地,矛头多指向谢雪红”。一九七零年,谢雪红在饱尝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死在医院的过道上。对此陈若曦一无所知,她在自述第一百八十六页表示:“一九七三年我再来北京,专程打听,却说她已于七零年去世了,葬于北京八宝山公墓,显然视为有功党国之士,才得以与朱德等开国元老共享墓园”。其实不然,张克辉在其剧本的自序中透露:“我在动笔之前考虑,剧本应根据1986年中共中央决定把谢雪红的骨灰迁到八宝山仪式上发表的《谢雪红生平》为依据”,而谢雪红留下遗言,让杨克煌把她的骨灰送回台中。就是说,谢雪红生前死后都被共产党操纵,而张克辉也只能按中共的需求讴歌生前被打成“共产党的叛徒”的谢雪红。[38]

简言之,谢雪红听命斯大林操纵的共产国际,渗透台湾并在二二八期间领导武装暴动,奉命逃离台湾后,沦为中共的花瓶、喉舌与受害者。还原谢雪红的真面目,是希望读者以她为戒,不要落入共产党的魔掌,失去自由,遑论独立。

谢雪红创办的台盟从一开始就沦为中共的八大花瓶党之尾,而中共从一九八六年就开始利用谢雪红、二二八及民盟与台湾的关系制造舆论,颠倒黑白,渗透台湾,误导世人。


红色恐怖的威胁

中共赶在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前,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于同年底发表“告前线战士和全国同胞书”:“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在一九五O年的光荣战斗任务,就是解放台湾、海南岛和西藏,歼灭蒋介石匪帮的最后残余,完成中国统一的事业,不让美国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在我国领土上有任何立足点。”

朝共领导人金日成为了独霸朝鲜,引发战争,美国为阻止赤潮蔓延,被迫加入韩战,第七舰队进入台海。台湾幸免战火,但毛共从未放弃“解放台湾”。在武力攻占台湾不成之后,周恩来于一九五五年表示“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台湾”,也即企图用非军事手段侵吞台湾。

一九五八年周恩来还在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宣称:“美国在中美会谈中坚持要中国承认它霸占台湾的现状,是同它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分不开的。”

与此同时以蒋中正为首的中央政府尤其是被迫抛家弃子的国军官兵也梦想光复大陆。可惜他们从进入台湾起就笼罩在二二八的阴影下,并因顽强抵制红色恐怖而制造白色恐怖。

一九七一年,中共被共产阵营推入联合国,取代中华民国,台湾从此被排除出国际组织。蒋经国上台后于一九七三年在国民党四中全会上表示:“坚持反共立场,不与魔鬼交往”,但面临“被包围的孤立的局面”,不得不“根据和以往不同的观点,来决定今后外交上所采取的方针。”

红色恐怖的制造者毛泽东于一九七六年死后,邓小平在权争中胜出。在以魏京生为代表的大陆民众的抗争中,邓丽君的歌声穿破铁幕传遍大陆,不战而胜要全民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通过邓丽君,无数的大陆人包括我开始了解并认同中华民国。

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出访美国,在华盛顿重申“中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对此蒋经国提出“三不”政策。

一九八一年,中共由时任其人大委员长的叶剑英提出“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九条方针政策”,正式开启对台湾的新一轮统战。

国民党“十二全”通过“贯彻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案”。
一九八二年,廖承志奉命出面发表中共中央批准定稿的《致蒋经国先生信》。收到此信后,蒋经国函电宋美龄,其中表示: “……此固为匪统战之一贯手法但显已推向另一更邪恶之层次方向儿将一贯的置之不理并密切注意其后续发展伎俩……”,好在宋美龄出面由中央社发表《给廖承志公开信》回应,明确答复:“ 七月廿四日致经国函,已在报章阅及。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

以蒋经国为首的民国要人因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可以抵挡中共的统战,但因赤祸随军来到台的大陆老兵却再也按捺不住亲情乡情,以蒋经国为首的国民政府不得不顺从民意,于一九八七年正式开放“赴大陆探亲”。

各种势力尤其是一九八六年成立的民进党促使国民政府宣布“解除台湾地区戒严令”,终止因红色恐怖威胁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令。


被遮掩的红色恐怖

两蒋时代,除了严防共产主义及其变种外,台湾人像邓丽君一样可以向自由飞翔。“要为自由奋斗 要把人权伸张”是邓丽君一九七九年在华视对听众的号召。
一九八一年邓丽君拍摄的电视特辑《君在前哨》早已成为大陆网民的热门影像。
一九九一年三月八日邓丽君最后一次前往反共前线劳军,她在金门留下一段至今鼓舞大陆民国派的讲话,其中明确表示:“我希望大陆的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39]。

同年五月李登辉正式终止针对中共听命于斯大林背叛中华民国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一厢情愿地自我麻痹,主动缴械。但这改变不了中共一直对台湾虎视眈眈,虽然两岸人民血脉相连。

而两岸交流从一开始就不对等。台湾出版物要想在大陆发行,必定被中共审查与删改,台湾人进入大陆也必须自我阉割,否则,就会像李明哲一样被非法囚禁;而大陆人如果还想回国,即使到了国外包括台湾也不敢自由思想,遑论自由言论。一九八八年,赴大陆的台湾人就有四十四万人次;只有三百八十六大陆人赴台。马英九当选后,二零零九年中共开放对台观光,人数大增到九十六万人次,而赴大陆的台胞已达到四百一十二万人次。不过偷渡到台湾的大陆人包括藏人不在统计中。

台商包括琼瑶在六四屠杀后涌入大陆,养虎为患,也自食恶果,好在高为邦等及时醒悟,奋起抗争,成立“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他们通过自身遭遇认识到掠夺台商是中共的国家政策。[40]

台商投诉的受害案件平均每年二千五百件,可惜依然有不少台商前赴后继地自投罗网。结果就是在二零零五年台湾对中国大陆贸易额首度超越美、日两国。中国大陆取代美国成为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台湾已经被中共套牢,中共对台的统战方式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它的统战对象已从过去的“三中一青”(中小企业、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一代一线”(青年一代和基层一线),扩展到“十大目标”(基层村里、青年、学生、中配、原住民、亲中政党与团体、宗教宫庙、同乡宗亲、农渔会与退将)。

综上所述,二二八前中共就渗透台湾,二二八期间中共地下党员主导文宣与暴动,如不被镇压,完全可能篡夺政权。目之所及的各种资料包括中共出版的宣传品都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而饱尝共谍之苦的民选政府与国民党丢失大陆后,面对被赤化的台湾举措不当,防谍过急,制造冤案,造成白色恐怖。

红色恐怖是白色恐怖的根源,两蒋时代用白色恐怖严防赤祸,捍卫台湾没被赤潮侵吞,成为亚洲四小龙的龙头,但解严后,中共利用台湾的民主自由,渗透台湾,破坏民主制度,台湾已失去戒严时期的防卫机制,无法应对,以致共产党的血旗在台湾飘扬。

无论台湾叫什么名字,它现在的自由正在遭到北京的侵蚀;无论世人如何看待中华民国,它都是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并于一九四七年举办普选,选出政府领导人,当选的各省国大代表有幸逃到台湾后组成“万年国代”,因为他们肩负解救自己选民的责任,是谓“毋忘在莒”。可惜中华民国的创建者被中共打到台湾后,没能克服二二八造成的社会鸿沟,更没有得到面对白色恐怖的美丽岛人的理解,他们宁可相信红色宣传,也不愿认同中华民国。


注释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无名英雄广场

[2] 陈映真: 1950年代比“二二八”更惨烈——从史的全局重新思考“二二八” 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7-03-02/132111.html

[3] 汪晖: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台共党人的悲歌》与台湾的历史记忆 www.cwzg.cn/history/201702/34517.html

[4] 历史-陈芳明的革命与诗:被切割的亲情(上)
http://radio.rti.org.tw/program/focus/?p=9&recordId=5052
[5] 同上。

[6] http://web.fg.tp.edu.tw/~tfghdb/blog/wp-content/uploads/2015/10/Z05_pp080-113_“妖魔化”?“神格化”?─1945-年后谢雪红的形象初探.pdf

[7] 台作家陈芳明:台共领导人谢雪红非常有魅力
http://www.taihainet.com/news/twnews/twls/2012-12-19/996942.html

[8] 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2004/02/01/第四期:叶纪东谈——我所认识的谢雪红-%EF%B9%9D叶芸/

[9] 李大卫:《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http://www.epochtimes.com/gb/6/3/9/n1248330.htm

[10] 历史-陈芳明的革命与诗:被切割的亲情(上)
http://radio.rti.org.tw/program/focus/?p=9&recordId=5052

[11]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4/xupei/3_3.shtml  。

[12] https://www.haixia-info.com/articles/1082.html

[13] 谢雪红与国际书局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nntag/post/1244180342。

[1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湾共产党

[15] 徐沛: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徐沛: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16] 海外“民国派”学者辛灏年抵台演说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08302015115512.html

[17]台籍抗日英雄,死于白色恐怖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4-11/01/content_3337010.htm?div=3

[18] 许剑虹:中共为什么要纪念“二二八事变”?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209006210-260409

[19]阮美姝:林江迈后人说谎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09631

[20]父亲阮朝日失踪,与二二八纠缠一生的阮美姝
http://newtalk.tw/citizen/view/44414

[21] http://ebooks.lib.ntu.edu.tw/1_file/NTL/12/c9hsyquarter2.pdf

[22]汪敬煦: 美丽岛、台独与共产党/【析世鉴】制作组https://www.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7/07/200707020021.shtml

[23]https://228fighter.wordpress.com/2017/04/05/周明︱王添灯与二二八《处理大纲》/

[24] 蓝博洲 台湾向何处去 ——“二二八”与台盟的人民民主斗争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71144

[25]李韶东:怀念台盟创始人谢雪红 http://historio.asia/?p=978

[26]徐宗懋: 我所认识的谢雪红——周青访问记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22_1.shtml

[27] http://www.epochtimes.com/b5/6/3/17/n1258197.htm

[28]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209006210-260409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95_1.shtml

[29]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
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3573489-第十二期: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E3%80%94蓝博洲%E3%80%95

[30]李登辉:我为什么加入又退出中国共产党?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2/xsj12/5_1.shtml

[31]http://www.academia.edu/7276540/从遗忘到再现_谢雪红的历史在台湾与中国的影响与遗绪_林琼华_

[32]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229000347-260109

[33]林保华:维吾尔人写自己历史与现状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6184

[34]1985年10月15日 胡耀邦为马璧骨灰安放仪式送花圈
http://www.5201000.com/Memorial/ReView/17961i610059.html

[35]孙中山先生与台盟 http://www.tuanjiebao.com/zhuanti/2016-12/23/content_98325.htm

[36]http://www.upmedia.mg/pj2_news_info.php?SerialNo=35946

[37]蔡武考先生访问纪录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5/xsj12/3_1.shtml

[38] 二二八系列(1):啊!谢雪红
http://www.mass-age.com/wpmu/blog/2007/02/27/1241/

[39]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v4xDh7kl8I

[40]高为邦:跟中共做贸易无异于火中取栗 www.epochtimes.com/b5/17/12/6/n9929099.htm

更多参考资料
杨克煌: 谢雪红与我在二、二八起义前后的经历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95_1.shtml

陈木杉: 中共扩大召开“台湾228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之评析
https://www.mjib.gov.tw/FileUploads/eBooks/858acc3124c8430ba4b5fbbf10d272a1/Section_file/e6ce4c0f4e8a4199a59c03fc8eb73974.pdf      

faculty.ndhu.edu.tw/~e-essay/essay/chen-fangming/2007/12/12/—纪念王万得先生/

60年前 匪谍真的就在你身边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409000998-260309  

欧素瑛: 二二八事件期间县市首长的角色与肆应 民国103年12月



正体字版


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下)



共谍知多少

杨克煌的回忆录有个小标题为「党令如山」,仅此足以证实,谢雪红听命于共产国际,为此谢雪红还违背自己的意愿交出台中的指挥权。回忆录写道:「3月4日13时许,李乔松到作战本部来找谢雪红,说党(台工委)要我们把武装指挥权移交给处理委员会。他说:『台工委的意见认为武装斗争已基本结束了,要进入政治斗争的阶段,如我们再掌握武装斗争的领导权,这对于团结各阶层人士、搞好统一战线的工作不利;而且,要作公开的政治斗争除了你们两人可以出面以外,没有适当的人可以做,……。』谢雪红表示不同意。她问我的意见,我说:『这怎么成!』过一会儿,谢富也来传达同样的命令,记得林兑也来说服我们。

    至15时许,李乔松又来找谢雪红,我看到李乔松讲话时,几乎流出眼泪来,这时他对谢说:『这是蔡干的命令啊!不服从就要犯错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同志犯错误啊!』谢雪红在我身边低声对我说:『这是蔡干的命令!」我说:『服从就服从吧!』谢这时也只好同意了。」仅这一段透露的地下党员就有四个。

在谢雪红被要求交权时被告知,武装斗争已经结束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政治斗争。换言之,共产党已有统筹安排,只不过谁是他们的政治斗争代言人外界只能推断。在二二八期间为〈人民导报〉工作的苏新(1907–1981)也属共党阵营,他也像谢雪红一样成功逃亡大陆。陈芳明在发表《谢雪红评传》前于一九八二年在《美丽岛》周报上发表〈望远的望乡人— 苏新的生平与思想初论〉。苏新于一九二一年加入台湾文化协会,任职于《台湾民报》。一九二七年到中国后加入中共。一九二九年返台,是台共的重要干部。二二八后也逃到大陆。从与他相关的资料中可获知,出任「二二八处理委员会」主席的〈人民导报〉社长王添灯身边除他外还有别的共产党人,《三十二条处理大纲》就由他们为王添灯拟就。[23]

因结识陈映真与杨逵开始研究白色恐怖的(1960*)的蓝博洲则在《 台湾向何处去 —“二二八”与台盟的人民民主斗争》中透露苏新在「《关于“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的回忆文章中指出:“二二八”有两条战线的斗争;一条是武装斗争,另一条则是谈判斗争。而「谈判斗争,则是以王添灯为代表的处理委员会的文斗。」[24]

李乔松的儿子李韶东也听命于共产国际地下组织,二二八后还潜伏下来继续奉命行事。他曾发表《怀念台盟创始人谢雪红》,文中透露:「谢雪红到上海不久,经李伟光介绍,接受党的指示赴香港工作。谢雪红到港后根据台湾人民的政治诉求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号召台湾同胞继续高举『二二八』旗帜,为推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实现民主自治而斗争,并根据3月8日延安电台和3月20日《解放日报》社论《中国共产党支持台湾人民民主自治运动》的精神,经中共上海局的同意,与杨克煌、苏新等筹备台盟组织,于1947年11月12日正式成立」。该文还透露,谢雪红与杨克煌不仅分别出任台盟主席与台盟秘书长,而且还在中共上海市委成立第二工作队时,分别出任副书记兼统战科科长与台委会委员兼统战科副科长,就是说还有共产党内的职务。[25]

二零零四年发表《二·二八事变第一主角谢雪红:珍贵照片》的徐宗懋曾采访职称为中共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的周青。从访谈中可知二二八时周青与吴克泰撰写第一篇有关二二八的宣传报导,后逃离台湾,在上海正式加入中共。一九四八年初返台继续从事赤化活动,不久再次逃往上海,此后在大陆从事共产党的宣传工作。该访谈进一步佐证二二八事变之时,共产党已秘密渗透台湾各界,尤其是报界,甚至包括国民党与三民主义青年团。采访中,周青透露二二八期间他是台北〈中外日报〉的记者,「任务很多,十分忙碌,基本上我每天都中山堂看『二、二八』处理委员会开会的情形,后来才前往台中与谢雪红会合,但任务失败」。[26]

李大卫在《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中也论证共产革命策略就是「利用矛盾来进行分化与破坏,就算没有矛盾,共产党人也擅长制造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矛盾、对立,然后衍伸为冲突,再以结合次要敌人、打撃主要敌人的统战方式,最后推翻政府,而由共产党取得政权」。「国际共产党人运用这个策略,成功地在二十世纪的下半叶,几乎取得了半个地球的统治权」。[27]

许剑虹则在《中共为什么要纪念「二二八事变」》中不仅证实台湾共产党领袖谢雪红在二二八期间领导「台湾民主联军」与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委员兼武装部长张志忠组织「台湾自治联军」,同时证实曾在大陆成立台湾革命同盟会的谢南光、李友邦与宋斐如等台籍抗日志士主张台湾人自治,都属听命于莫斯科的周恩来部下,被民国政府派回台湾后充当共产党的掩护体。文中透露李友邦身为三青团中央直属台湾支团部主任「暗中允许台共党员加入他的三民主义青年团。等到事变爆发以后,这些具有台共党员身份的三青团成员成为了反对陈仪的主要力量」。可惜该文认同一位大陆旅美学者把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用「省籍冲突」来开脱。不过作者也认识到「中共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依据自己实力的强弱,对台湾的主权提出不一样的主张」[28]。换言之,共产党一直利用各种矛盾尤其是省籍与族群挑起冲突,煽动群众,从中获利,二二八如此,现在依然如故。

杨克煌的回忆录有如下陈述: 「由于台湾人民举行起义,蒋匪帮在后方空虚之时,被迫抽调两个整编师到台湾,削弱匪军内战中的进攻力量,对造成蒋匪军的重点进攻失败起了一定的作用。台湾人民起义中,虽然被屠杀了几千人,但对于牵制敌人的兵力,破坏敌人后方的物质、打击敌人的统治和鼓舞敌占区人民的革命意志,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有重大意义;因此二、二八起义的烈士们的血不是白流的,而二、二八起义可称为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个组成部份,是台湾人民民主革命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共产党的杀人史表明二二八不是起义,因为如果共产党成功夺取政权的话,台湾也会遭受大陆所经历的持续至今的红色恐怖。

被共产党员杨克煌诬蔑为匪军的是中华民国国军。在一九四六年制宪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后,军队开始实行国家化并从原名国民革命军改为中华民国国军。不过杨克煌也证实国军在台中没有大开杀戒:「匪整编第二十一师开进台中后,没有像在其他地方那样进行大规模的屠杀(虽然也枪杀了几个人和逮捕了不少人),其原因我想是:一、由于台中地方的武装斗争胜利,敌人以为人民武装力量还很大,又不知藏到那里去了,不敢太大意;二、敌人的武器被起义的人民收缴了,敌人不知道这些武器现在掌握在那里,草木皆兵;三、因二七部队退入埔里起了牵制作用,等等,所以,敌人在台中不敢轻举妄动。

当年武装组织有多少,后来怎样处置,武器的分配情况等等,仅仅谢雪红和我二人掌握著,一般人都不了解,敌人更不了解;参加武装斗争的人均只了解局部,不知道全盘情况。」既然如此,为了保家卫国,正被迫与共军开战的国军如临大敌,大开杀戒也不难理解。


白色恐怖及其根源

蓝博洲于二零零四年在广西南宁的杨逵作品研讨会上宣读《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29],从中也可推断台湾社会在二二八前就被共产党渗透。这之后更多台湾青年被共产国际的间谍及其宣传品误导,不知不觉地被骗上贼船,沦为白色恐怖的牺牲品。估计在一九五四年前有三千人被国民政府枪决,八千人被判刑。他们不知中华民国在抗日战争刚结束就开始行宪,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打着民主的旗号背信弃义,操控舆论,发动战争。

李登辉在访谈《我为什么加入又退出中国共产党?》中也证实共产党惯于渗透大学,他当年就是在台大求学时加入共党。在二二八期间从事宣传的共产党人吴克泰也在台大活动。[30]

而林琼华则透露「曾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红军长征,并担任中共江西苏区反帝总同盟主任的蔡孝干」被派到台湾后于一九五零年初被捕并供出中共在台地下党的党员名单。以致「被枪决与逮捕的党员与全台受株连者达上千人以上。可以说,台湾五零年代台湾白色恐怖历史,与蔡孝干的投降有密切关系」[31],蔡孝干就是上面提到的蔡干,这无异直接证明白色恐怖源于镇压威胁台湾的匪谍。白色恐怖归根结底来自对红色恐怖的恐惧!

听命于莫斯科的中共把民选的中华民国中央与各省政府打到台湾,让台湾不堪重负,但台湾人有幸免于像大陆人一样至今生活在红色恐怖中,恰巧是因为以两蒋为首的军政要人吸取大陆沦陷的教训被迫在台戒严,用白色恐布捍卫中华民国,成功抵制共产党入侵台湾,剥夺人权。

共产党对二二八了如指掌,杨克煌在回忆中对此大加赞赏:「1947年3月20日 — 这一天是台湾人民革命历史上应该纪念的日子!
    当天延安《解放日报》,即当时中共党中央机关报,刊载了题为的社论。
这篇社论表示了当时党中央非常关怀台湾人民的革命斗争,给台湾人民的起义作出了原则性的,而且具体性的重大指示,也表示了党中央对台湾人民的革命斗争作出了第一次公开的直接领导,对台湾人民的革命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是台湾人民永远要铭记的事情。」
五十年代初就被中共整肃的杨克煌在七十年代依然表示:「我每次想到当时党中央在防御蒋匪军的『重点进攻』之紧张情况下,仍拨出时间来关怀台湾人民的起义,并作了指示时极为感动;而很钦佩当时刚从延安撒出,在紧张行军的路上,解放日报是怎样发行的呢?新华通讯社是怎样播出消息的呢?」杨克煌不知共谍早已渗透民国各界,连蒋中正身边也潜伏共谍。共谍中不仅有孙中山遗孀身分的宋庆龄,还有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第三厅厅长郭汝槐等。维基制作的「中华民国国军中的中共间谍列表」上的人数增长至今。

二零一六年徐宗懋发表《谢雪红与二二八》,其中透露:「1950年初,中华民国政府已丧失大陆领土,危在旦夕,中共在福建集结了二野和三野一部约50万兵力,准备渡海攻台,中共华东局负责政治领导,台盟中央迁到上海,训练3000名台湾干部,做为接管台湾的政工人员。如果成功,毫无疑问地,童养媳出身的谢雪红将成为本省最高的统治者。」[32]可是如果了解中共历史,就知当年共产国际支持维吾尔人的东突独立运动。可是一九四九年,东突临时政府主席阿合买提江.哈斯木、总理、总参谋长、民族军总司令等五位独立运动领导人应邀赴北京之时被克格勃绑架,在莫斯科被秘密枪杀。但北京当时发表大标题为「全国和新疆人民同声哀悼、毛主席致电新盟极表哀悼」的宣传报导。三万维吾尔民族军被中共编入共军,一九六二年被迫充当打印度的炮灰,侥幸生还者在一九六五年被解散,文革期间全部被捕与杀害。[33]换言之,谢雪红也可能惨遭同样的绑架与杀害。

《二二八真相解密》的作者武之璋透露,一九四七年二月十日,在二二八事变发生前蒋介石致电陈仪特别提到「据报共党份子正潜入台湾,渐起作用,此事应严加防制。」中共媒体报导,一九四九年前后,中共曾派遣一千五百余名匪谍入台。五零年代初,中共地下党在台湾被破获,遭大批抓捕,其中被当局公审处决的包括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一千一百余人。 如果两蒋不吸取大陆沦陷的教训,严厉打压匪谍,能避免台湾被赤化吗?即便如此,还有四百多匪谍未被抓获!戒严时匪谍可能会为了掩护自己竭力表现反共,制造冤假错案,但一有可能便会寻找机会为中共效劳,动摇军心民心,比如马壁(1912-1985)。马璧曾任台湾总政治作战部新中国出版社编辑主任及台湾警备总司令部顾问等要职。一九八一年响应中共的号召叛逃,出任中共统战台湾的重镇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研究员。死后被中共高规格地安葬在北京八宝山共干墓地。在为之举办的安葬仪式上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朱学范致悼词,泄露其红色功绩:「马璧在全国政协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期间,对国内四化建设、人民教育、对外宣传工作提出了许多积极的建议。他孜孜不倦地劝慰在台湾的朋友、同事和学生不妨来大陆走走看看,亲自了解体会,为祖国统一大业立功。直到病重之际,他仍然深切怀念在台湾的故旧好友,盼望祖国统一大业早日实现。」[34]


统战与宣传工具

谢雪红与杨克煌等后来奉命到香港组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共媒体的相关报导透露:「台盟早期刊物《新台湾丛刊》第三辑《明天的台湾》公布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筹备会第一次会员代表会文告》,其落款时间为『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国父诞辰日』。」[35]

陈翠莲则在其专著《重构二二八:战后美中体制、中国统治模式与台湾》中透露:「一九四八年中共华东局召开之香港会议总结建议,为了统一战线需要,『应以台人治台的口号来号召台湾人民』,因此,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改弦更张、变换名目,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名义,吸收追求民主自治的台湾青年加入组织。

极为讽刺的是,在国共对峙的局势下,国民党当局为镇压共党,严厉压迫台湾民众;共产党则工具性利用台人对『台湾自治』的期待,以图统一战线。五○年代白色恐怖时期,许多知识青年加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遭到国府当局逮捕或处决,更有不计其数的民众在白色恐怖事件中遭牵连,台湾人成为国共斗争下的受害者。」[36]但「台湾人成为国共斗争下的受害者」不符合事实,因为国共两党都有台湾人参与,再次强调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在于一个以三民主义为宗旨,试图建立保障人权的民主宪政;而共产党奉为宗旨的共产主义以剥夺人权与自由,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为目地。二二八期间参与「台湾自治联军」的蔡武考饱尝白色恐怖的苦头,在二零零八年接受访问时透露心路历程并表示:「我认为不应该有共产主义,也认为共产党不看重人的价值,他们会为了得到权力而牺牲所有人,人的价值不受肯定,这是我深刻的感觉。我会脱离共产党,主要也是这个原因」[37]。事实上《共产党宣言》本来就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宣言,而三民主义依然符合普世价值,至今是大陆民国派的追求。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谢雪红作为台盟主席跟随毛泽东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自此共产党的统治区从苏维埃共和国扩展到中华民国的大陆地区。共产党辖区民众被剥夺在中华民国时期享有的人权与自由,统统沦为共产党的人质。连谢雪红也不例外。从一九五二年起,谢雪红就开始遭殃,被扣上各种罪名,被抄家挨批斗。陈若曦在自传《坚持无悔 –七十自述》中透露:「早在六七年初,我们打听了一阵曾找到『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所在地,想拜访『二二八事件』后被陈仪定为头号通缉犯的谢雪红。去了发现大字报铺天盖地,矛头多指向谢雪红」。一九七零年,谢雪红在饱尝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死在医院的过道上。对此陈若曦一无所知,她在自述第一百八十六页表示:「一九七三年我再来北京,专程打听,却说她已于七零年去世了,葬于北京八宝山公墓,显然视为有功党国之士,才得以与朱德等开国元老共享墓园」。其实不然,张克辉在其剧本的自序中透露:「我在动笔之前考虑,剧本应根据1986年中共中央决定把谢雪红的骨灰迁到八宝山仪式上发表的《谢雪红生平》为依据」,而谢雪红留下遗言,让杨克煌把她的骨灰送回台中。就是说,谢雪红生前死后都被共产党操纵,而张克辉也只能按中共的需求讴歌生前被打成「共产党的叛徒」的谢雪红。[38]

简言之,谢雪红听命斯大林操纵的共产国际,渗透台湾并在二二八期间领导武装暴动,奉命逃离台湾后,沦为中共的花瓶、喉舌与受害者。还原谢雪红的真面目,是希望读者以她为戒,不要落入共产党的魔掌,失去自由,遑论独立。

谢雪红创办的台盟从一开始就沦为中共的八大花瓶党之尾,而中共从一九八六年就开始利用谢雪红、二二八及民盟与台湾的关系制造舆论,颠倒黑白,渗透台湾,误导世人。


红色恐怖的威胁

中共赶在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前,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于同年底发表「告前线战士和全国同胞书」:「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在一九五O年的光荣战斗任务,就是解放台湾、海南岛和西藏,歼灭蒋介石匪帮的最后残余,完成中国统一的事业,不让美国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在我国领土上有任何立足点。」

朝共领导人金日成为了独霸朝鲜,引发战争,美国为阻止赤潮蔓延,被迫加入韩战,第七舰队进入台海。台湾幸免战火,但毛共从未放弃「解放台湾」。在武力攻占台湾不成之后,周恩来于一九五五年表示「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台湾」,也即企图用非军事手段侵吞台湾。

一九五八年周恩来还在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宣称:「美国在中美会谈中坚持要中国承认它霸占台湾的现状,是同它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分不开的。」

与此同时以蒋中正为首的中央政府尤其是被迫抛家弃子的国军官兵也梦想光复大陆。可惜他们从进入台湾起就笼罩在二二八的阴影下,并因顽强抵制红色恐怖而制造白色恐怖。

一九七一年,中共被共产阵营推入联合国,取代中华民国,台湾从此被排除出国际组织。蒋经国上台后于一九七三年在国民党四中全会上表示:「坚持反共立场,不与魔鬼交往」,但面临「被包围的孤立的局面」,不得不「根据和以往不同的观点,来决定今后外交上所采取的方针。」

红色恐怖的制造者毛泽东于一九七六年死后,邓小平在权争中胜出。在以魏京生为代表的大陆民众的抗争中,邓丽君的歌声穿破铁幕传遍大陆,不战而胜要全民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通过邓丽君,无数的大陆人包括我开始了解并认同中华民国。

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出访美国,在华盛顿重申「中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对此蒋经国提出「三不」政策。

一九八一年,中共由时任其人大委员长的叶剑英提出「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九条方针政策」,正式开启对台湾的新一轮统战。

国民党「十二全」通过「贯彻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案」。
一九八二年,廖承志奉命出面发表中共中央批准定稿的《致蒋经国先生信》。收到此信后,蒋经国函电宋美龄,其中表示: 「……此固为匪统战之一贯手法但显已推向另一更邪恶之层次方向儿将一贯的置之不理并密切注意其后续发展伎俩……」,好在宋美龄出面由中央社发表《给廖承志公开信》回应,明确答复:「 七月廿四日致经国函,已在报章阅及。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

以蒋经国为首的民国要人因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可以抵挡中共的统战,但因赤祸随军来到台的大陆老兵却再也按捺不住亲情乡情,以蒋经国为首的国民政府不得不顺从民意,于一九八七年正式开放「赴大陆探亲」。

各种势力尤其是一九八六年成立的民进党促使国民政府宣布「解除台湾地区戒严令」,终止因红色恐怖威胁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令。


被遮掩的红色恐怖

两蒋时代,除了严防共产主义及其变种外,台湾人像邓丽君一样可以向自由飞翔。「要为自由奋斗 要把人权伸张」是邓丽君一九七九年在华视对听众的号召。
一九八一年邓丽君拍摄的电视特辑《君在前哨》早已成为大陆网民的热门影像。
一九九一年三月八日邓丽君最后一次前往反共前线劳军,她在金门留下一段至今鼓舞大陆民国派的讲话,其中明确表示:「我希望大陆的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39]。

同年五月李登辉正式终止针对中共听命于斯大林背叛中华民国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一厢情愿地自我麻痹,主动缴械。但这改变不了中共一直对台湾虎视眈眈,虽然两岸人民血脉相连。

而两岸交流从一开始就不对等。台湾出版物要想在大陆发行,必定被中共审查与删改,台湾人进入大陆也必须自我阉割,否则,就会像李明哲一样被非法囚禁;而大陆人如果还想回国,即使到了国外包括台湾也不敢自由思想,遑论自由言论。一九八八年,赴大陆的台湾人就有四十四万人次;只有三百八十六大陆人赴台。马英九当选后,二零零九年中共开放对台观光,人数大增到九十六万人次,而赴大陆的台胞已达到四百一十二万人次。不过偷渡到台湾的大陆人包括藏人不在统计中。

台商包括琼瑶在六四屠杀后涌入大陆,养虎为患,也自食恶果,好在高为邦等及时醒悟,奋起抗争,成立「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他们通过自身遭遇认识到掠夺台商是中共的国家政策。[40]

台商投诉的受害案件平均每年二千五百件,可惜依然有不少台商前赴后继地自投罗网。结果就是在二零零五年台湾对中国大陆贸易额首度超越美、日两国。中国大陆取代美国成为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台湾已经被中共套牢,中共对台的统战方式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它的统战对象已从过去的「三中一青」(中小企业、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一代一线」(青年一代和基层一线),扩展到「十大目标」(基层村里、青年、学生、中配、原住民、亲中政党与团体、宗教宫庙、同乡宗亲、农渔会与退将)。

综上所述,二二八前中共就渗透台湾,二二八期间中共地下党员主导文宣与暴动,如不被镇压,完全可能篡夺政权。目之所及的各种资料包括中共出版的宣传品都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而饱尝共谍之苦的民选政府与国民党丢失大陆后,面对被赤化的台湾举措不当,防谍过急,制造冤案,造成白色恐怖。

红色恐怖是白色恐怖的根源,两蒋时代用白色恐怖严防赤祸,捍卫台湾没被赤潮侵吞,成为亚洲四小龙的龙头,但解严后,中共利用台湾的民主自由,渗透台湾,破坏民主制度,台湾已失去戒严时期的防卫机制,无法应对,以致共产党的血旗在台湾飘扬。

无论台湾叫什么名字,它现在的自由正在遭到北京的侵蚀;无论世人如何看待中华民国,它都是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并于一九四七年举办普选,选出政府领导人,当选的各省国大代表有幸逃到台湾后组成「万年国代」,因为他们肩负解救自己选民的责任,是谓「毋忘在莒」。可惜中华民国的创建者被中共打到台湾后,没能克服二二八造成的社会鸿沟,更没有得到面对白色恐怖的美丽岛人的理解,他们宁可相信红色宣传,也不愿认同中华民国。



注释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无名英雄广场

[2] 陈映真: 1950年代比“二二八”更惨烈——从史的全局重新思考“二二八” 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7-03-02/132111.html

[3] 汪晖: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台共党人的悲歌》与台湾的历史记忆 www.cwzg.cn/history/201702/34517.html

[4] 历史-陈芳明的革命与诗:被切割的亲情(上)
http://radio.rti.org.tw/program/focus/?p=9&recordId=5052
[5] 同上。

[6] http://web.fg.tp.edu.tw/~tfghdb/blog/wp-content/uploads/2015/10/Z05_pp080-113_「妖魔化」?「神格化」?─1945-年后谢雪红的形象初探.pdf

[7] 台作家陈芳明:台共领导人谢雪红非常有魅力
http://www.taihainet.com/news/twnews/twls/2012-12-19/996942.html

[8] https://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2004/02/01/第四期:叶纪东谈——我所认识的谢雪红-%EF%B9%9D叶芸/

[9] 李大卫:《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http://www.epochtimes.com/gb/6/3/9/n1248330.htm

[10] 历史-陈芳明的革命与诗:被切割的亲情(上)
http://radio.rti.org.tw/program/focus/?p=9&recordId=5052

[11]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4/xupei/3_3.shtml  。

[12] https://www.haixia-info.com/articles/1082.html

[13] 谢雪红与国际书局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nntag/post/1244180342。

[1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湾共产党

[15] 徐沛: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徐沛: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16] 海外「民国派」学者辛灏年抵台演说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08302015115512.html

[17]台籍抗日英雄,死于白色恐怖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4-11/01/content_3337010.htm?div=3

[18] 许剑虹:中共为什么要纪念「二二八事变」?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209006210-260409

[19]阮美姝:林江迈后人说谎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09631

[20]父亲阮朝日失踪,与二二八纠缠一生的阮美姝
http://newtalk.tw/citizen/view/44414

[21] http://ebooks.lib.ntu.edu.tw/1_file/NTL/12/c9hsyquarter2.pdf

[22]汪敬煦: 美丽岛、台独与共产党/【析世鉴】制作组https://www.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7/07/200707020021.shtml

[23]https://228fighter.wordpress.com/2017/04/05/周明︱王添灯与二二八《处理大纲》/

[24] 蓝博洲 台湾向何处去 ——“二二八”与台盟的人民民主斗争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71144

[25]李韶东:怀念台盟创始人谢雪红 http://historio.asia/?p=978

[26]徐宗懋: 我所认识的谢雪红——周青访问记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22_1.shtml

[27] http://www.epochtimes.com/b5/6/3/17/n1258197.htm

[28]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209006210-260409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95_1.shtml

[29]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
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3573489-第十二期:杨逵与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关系初探%E3%80%94蓝博洲%E3%80%95

[30]李登辉:我为什么加入又退出中国共产党?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2/xsj12/5_1.shtml

[31]http://www.academia.edu/7276540/从遗忘到再现_谢雪红的历史在台湾与中国的影响与遗绪_林琼华_

[32]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229000347-260109

[33]林保华:维吾尔人写自己历史与现状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6184

[34]1985年10月15日 胡耀邦为马璧骨灰安放仪式送花圈
http://www.5201000.com/Memorial/ReView/17961i610059.html

[35]孙中山先生与台盟 http://www.tuanjiebao.com/zhuanti/2016-12/23/content_98325.htm

[36]http://www.upmedia.mg/pj2_news_info.php?SerialNo=35946

[37]蔡武考先生访问纪录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5/xsj12/3_1.shtml

[38] 二二八系列(1):啊!谢雪红
http://www.mass-age.com/wpmu/blog/2007/02/27/1241/

[39]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v4xDh7kl8I

[40]高为邦:跟中共做贸易无异于火中取栗 www.epochtimes.com/b5/17/12/6/n9929099.htm

更多参考资料
杨克煌: 谢雪红与我在二、二八起义前后的经历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12/95_1.shtml

陈木杉: 中共扩大召开「台湾228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之评析
https://www.mjib.gov.tw/FileUploads/eBooks/858acc3124c8430ba4b5fbbf10d272a1/Section_file/e6ce4c0f4e8a4199a59c03fc8eb73974.pdf      

faculty.ndhu.edu.tw/~e-essay/essay/chen-fangming/2007/12/12/—纪念王万得先生/

60年前 匪谍真的就在你身边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409000998-260309  

欧素瑛: 二二八事件期间县市首长的角色与肆应 民国103年12月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7-25 20:45 , Processed in 0.07206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