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回复: 0

陕西乔朝林被单位领导迫害成植物人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261

帖子

-120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1-6-14 12: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生观察2021年6月13日消息】陕西西安访民黄玲玲举报控告,陕西秦岭国家植物园园长张秦岭滥用职权制造“盗窃案”,当地公、检、法成冤案制造工具,将其丈夫乔朝林迫害成植物人的违法犯罪事实。

黄玲玲,女,47岁,住陕西西安市周至县集贤镇殿镇村,丈夫乔朝林为秦岭国家植物园基地办副主任。

2018年5月7日,陕西省秦岭国家植物园召开丝路植物展示区工程进度专题会议,会议第三条决定:施工场地内的树木,在设计之外的由规划处出具工作联系单与苗圃公司沟通将场内树木移栽,如超出时限影响工期,施工单位和甲方代表可以就地处理。

会议纪要会后报秦岭国家植物园园长张秦岭(陕西省林业厅党组成员)。

2018年5月22日早8时许,按照会议决定,对需要移植的树木进行挖掘清理。负责此项工作外聘的基地办副主任乔朝林因其他工作未到现场。

因为赶工期一直加班至当晚20时许,树木挖掘清理工作还在继续。保安发现有人挖树,便层层报告给了张秦岭,张秦岭指示保安,以“有人偷树”报警。并提供了楼观台森林派出所所长李震的电话(13572062621),而没有通过110报警。楼观台森林派出所出警,到现场以后,认为是执行会议决定,不存在盗窃,不予受理。

当晚,张秦岭通知乔朝林等人到他办公室。乔朝林质问执行会议决定为什么要报警?愤然将会议纪要摔在了张秦岭办公桌上,当着众人的面,张秦岭恼羞成怒,无言以对。

乔朝林一时的愤慨,招来的却是杀身之祸。

2018年6月14日,张秦岭召开园长办公会,对乔朝林等多人作出处理决定:免去乔朝林基地办副主任职务,留职查看一年,并处罚金3000元。

2018年8月23日,乔朝林在单位秦岭植物园基地办公室上班时,被传唤到陕西省森林公安第一分局,并以涉嫌盗窃苗木,仅将乔朝林一人刑事拘留。

黄玲玲接到乔朝林刑事拘留通知书时发现,乔朝林被羁押在西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后来得知乔朝林是因为被询问时晕倒送往安康医院的),黄玲玲委托律师,以乔朝林2013年曾因高血压脑干出血和患有心脏病救治申请取保(有诊断证明和病历),陕西省森林公安第一分局不同意取保。

2018年9月25日,西安市长安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将乔朝林逮捕。

2018年10月,陕西省纪委工作人员在周至县公安局集贤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陕西省纪委工作人员4人只出示了一个人的工作证,没有出具搜查证,以“乔朝林说其睡觉床挨着的柜子包袱内放了几万元”为由,对乔朝林家搜查,搜查结果是没有搜到钱。

2019年9月27日、29日,乔朝林案在西安市长安区法院两次开庭,罪名是盗窃罪、贪污罪、受贿罪。两次开庭家人都旁听了。庭审中,乔朝林坚称没有贪污、受贿一分钱。

庭审后,乔朝林律师告知黄玲玲,乔朝林所谓的“贪污受贿”款票据存放的地方,黄玲玲找到票据后,通过律师提交法院,票据中有乔朝林给集贤派出所33000元,用于派出所建设的款项。说明:在植物园施工过程中经常出现纠纷为了让派出所能尽快出警,维护正常的施工秩序乔朝林向集贤镇派出所支付33000元的建设费。

庭审中乔朝林所谓的涉案案款均有证据证明,乔朝林不存在贪污、受贿。

2020年3月23日晚8时许,长安区法院书记员通知黄玲玲,乔朝林因病在西安市521医院做手术,黄玲玲赶到医院,西安市公安局看守所工作人员、长安区法院杨平昌庭长和看守所刘姓人员,却不让她见病危的丈夫乔朝林。

之后经过和长安区法院、西安市看守所长达半个月的交涉,2020年4月,黄玲玲才见到了乔朝林,此时的乔朝林生命垂危,已成植物人。

黄玲玲发现乔朝林头部有明显的伤痕,质疑乔朝林受到殴打导致成了植物人,看守所工作人员却说,是乔朝林摔倒摔伤脑干出血成了植物人。

黄玲玲要求看乔朝林发病时的监控,检察院驻所监察和看守所人员开始说有监控录像,因为疫情不能查看;疫情缓解后,黄玲玲再次要求查看监控,驻所监察却说,监控录像只保存一个月,一个月后就没有了。

乔朝林成了植物人,西安市公安局看守所根本说不清原因,而乔朝林头部的伤疤排除不了乔朝林被殴打所致。

乔朝林成了植物人,长安区法院便有了乔朝林案开庭至今不判决的借口。

乔朝林明显是陕西腐败官员滥用职权导演,公检法制造的一起冤案!

为此,黄玲玲多次向陕西省纪委、原副省长、公安厅长胡明朗、政法委书记、陕西省省长中央第十二巡视组等领导反映,但却是石沉大海,至今渺无音讯。

无奈之下,黄玲玲寄希望于中共中央,于2021年4月20日进京到中南海向中共中央控告,却遭陕西信访部门雇佣北京黑保安将她绑架回原籍周至县。

黄玲玲说,“2021年4月23日早上7时20分许,周至县公安局集贤镇派出所4名警察砸我家家门,并将我带至集贤镇派出所后,马上给我戴上手铐,明确告诉我:上面(省、市领导)打电话要拘你。我不服对我做出的拘留处罚决定,拒绝在笔录、处罚决定书上签字,4、5名警察在血样采集室抓着我的手强迫我按指印,致使我的手腕有明显淤青,最终我于当日被行政拘留5日,4月28日被释放。”

另外,黄玲玲还是2021年5月20日当天,群众给西安公安厅民警吴永强送锦旗、牌匾的当事人之一,当天她被带至凤城路派出所传唤十几个小时才获释。

据黄玲玲讲,“2021年5月20日,陕西群众自发双手捧着内容为:“反腐败英雄,心系百姓”的红色牌匾;西安市长安区送的锦旗内容为“一身正气 为民除害”;西安市蓝田县86岁贫困老人陈友群全家送的锦旗内容为:“困难之时伸援手 救民水火千秋颂”,给陕西省公安厅吴永强警官送去。”

“吴永强警官在陕西是不忘初心的一心向党的好警官,是警界的反腐英雄,帮助弱势群体的事迹多不胜数,深得一大批群众热爱与敬重。这本是警民一家亲的好事,弘扬正气。但是陕西黑恶势力幕后保护伞,西安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肖西亮冒天下之大违,公然对抗宪法,赤膊上阵,亲自部署安排数十名身穿黑衣的青年人和数十名着装公安干警,在省公安厅门口,将86岁老人陈友群打伤倒地,抢走锦旗、牌匾,将锦旗撕毁,在群众中的退伍军人党员‘李刚’实在看不下去上前质问,被省公安厅立即拘留,戴上手铐,拉上警车。”

黄玲玲说,“我被逮到凤城路派出所,在派出所被羁押了十七个小时做了六次笔录。我在派出所看见李刚胳膊和身上有不同程度受伤,嘴上还流着血,李刚说警察给他扎背拷打他。陈有群全家也被关到派出所,被非法拘禁17个小时之后放出,我走时老人全家还没被放出来。”

时至今日广大群众仍然忧心如焚、群情激昂,到各级党政机关申冤上访均遭暴力拒绝,目前有大批群众已进京申冤。事态极度恶化,党群关系背后强烈升级!

那么,西安市公安局为什么惧怕老百姓给民警送锦旗、牌匾呢?一是西安市公安局和某些政府官员惧怕充当黑恶勢力、违法犯罪“保护链”被暴露;二是扶贫造假有功的官员已提拔或将要提拔(原陕西省扶贫办某领导就是因为扶贫造假有功,刚升任公安领导,群众锦旗、牌匾被抢和该领导不无关系),央视4月23日曝光陕西洛南县扶贫造假后,扶贫造假的官员如坐针毡,陈有群家涉及扶贫造假一事经曝光关注,或将是陕西扶贫造假官员看到了末日。

黄玲玲表示,此次群众给吴永强警官送锦旗被抢被打事件,暴露出陕西腐败官场造假的冰山一角!与此同时,她希望为丈夫乔朝林讨回公道,早日得以鸣冤昭雪!

黄玲玲电话:13891878166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7-26 00:12 , Processed in 0.09063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