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回复: 0

徐沛:读张郎郎有感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261

帖子

-120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1-6-14 02: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六四后我开始有意识地了解中国,读了不少相关著述,也第一次读到张郎郎的作品。在大陆时我只是本能地反感中共强加给每个学生的政治课,但我的思想境界还不足以对中共产生疑问。人到欧洲,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回头惊见六四屠城,我才得知中共象坦克是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张郎郎等的回忆属我了解中共罪恶的第一批读物,那以后,我见了绞肉机,就会想起共产党,想起因抗争而牺牲的遇罗克(1942-1970)等英烈。

   1968年,张郎郎24岁时在北京因言获罪,被捕入狱,倍受摧残,成了各种批斗会的活靶子,差点就和与他同牢的遇罗克等人一样被中共杀害。张郎郎比我大22岁,因言获罪被共党抓捕入狱的中国人持续至今,而我有幸在22岁时离开“党的怀抱”,并因六四改攻哲学,以解答我对中共,对人生,人类和世界等的种种困惑。

   张郎郎的一大罪状是他称毛泽东赠江青的七律为香艳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一位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的同胞在海涅大学食堂里提到这种说法时,我还不懂这首诗何以跟色情搭上边,等他略作解释后,我才明白。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仙人洞对我来说就是神仙的居住地,我记住这首毛诗,就因为它让我联想到《神仙传》等奇闻佚事。

   张郎郎式的读法让我先呆若木鸡,后思绪万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还为此做了一篇文章,从仙人洞谈到《致橡树》,小议了一番女人的命运。江青之流引人入洞,坑人害己,舒婷们则希望以木棉之姿与橡树(丈夫)并肩而立,承受雨雪风霜……我则在东西方哲学和宗教里寻根问底后,看透了人生。人生就是苦难,只不过多少不同,表现不一,体会各异。人与人即使彼此相克,没法沟通也是正常现象。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即使是处在同样的环境,人们也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西方哲学家中信奉上帝的不少,但叔本华则象个佛徒相信轮回。总之,我既不屑为洞,也不愿当树,而是信神信命,梦想出家,因为我确信通过修炼,能摆脱轮回,脱离苦难,重返天国。

   2003年上网后再读张郎郎,发现他依然如故,而我已今非昔比。张郎郎的父母都被赤潮裹挟,母亲还做过中共国总理周恩来的机要秘书,因此,他从小被赤化,失去中国文化根。他对“留苏”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忘了中共听命于斯大林直到他死,苏毒就是通过“留苏”者传染给中共祸害中国的。我佩服张郎郎能熬出中共地狱,并把经历写出来,有助读者认清中共。他笔下的中共“神仙”史则足以印证中共用马列主义掐断了中国文化的神根。

   该文讲述了一位本来被医生断定活不了多久的共干,因不治之症,进山投奔老道,打坐半年后便重获健康。受马列意识束缚的中共干部们,虽不“迷信”老道,但却目睹了奇迹,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共干得以开办第一家气功疗养院,自此老道的修炼方法以气功之名在“党天下”流传开来……

   我读后觉得很可悲,因为佛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共夺权以前的各个朝代,从老百姓到皇帝或多或少都对佛道有所了解,也知道高僧老道有神通,能治病算命等。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不同,但都可以祛病健身,虽然修炼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重返天国,西方宗教也一样。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学艺术都满布佛道神的踪迹。文人名士大臣皇帝要么奉佛,要么求道,要么信神。美国和德国的总统也多以信神为荣。


   只有在共产党篡夺中国大陆政权的“党天下”,这一切才被当成了“封建迷信”,遭到批判和打击。无神论者虽不信神,但会生病,在西医医不好了的时候,便会求助于中医甚至老道。“医者易也”,就是说中医和周易同样神奇玄妙。古代的名医华佗等都是有神通的修炼人,他们的事迹在史书中都有详细记载。然而在马列政党的误导下,中医和气功的神根被置之不理,相反只接受枝叶,不拜老道为师,却由一窍不通的共干搞出气功疗养院这样的怪物。尽管如此,老百姓却得以接触到一点传统文化,知道气功可以治病,虽然谁也不解其中奥秘,让骗子得以大显身手。

   我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修身养性。很多当代名人我都无暇顾及,但张郎郎提到的柯云路倒是这些年里我读过的一位中国作家,因为他也对气功感兴趣,而气功就是修炼的现代名称,气功师就是有神通的修炼人。我曾专程赶去法兰克福参加一位“气功师”的活动,可惜他连共干都不如,事后,我还撰文加以揭露。

   张朗郎则揭露了几个为中共元老治病而身价百倍的气功师。这些名气功师还口出能灭大兴安岭火之类的狂言。他们本来有特异功能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得把自己的神通(特异功能)用来谋取名利的。有个古代笑话讲一位本来可以穿墙的崂山道士因在世人面前逞能,结果丧失神通,当众被墙撞了个大包。这个笑话的现代版就是这些名气功师!

   张朗郎写下了中共的“神仙”史,但不知中国的神仙史,也不识法轮功,所以把佛法大道和伪气功相提并论。张郎郎撰此文时,江泽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一个月,自1999年7月至今,法轮功不仅未被中共用暴力压垮,相反弘扬世界。法轮功代表了中国文化,世界上也没有比法轮功更神奇的修炼方法。

   但愿张郎郎能够超越马列意识,认识中国文化,如能修炼法轮功,则可摆脱疾病,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因不治之症才开始了解法轮功而获得新生。

2003年首发


正体字版


读张郎郎有感

   六四后我开始有意识地了解中国,读了不少相关著述,也第一次读到张郎郎的作品。在大陆时我只是本能地反感中共强加给每个学生的政治课,但我的思想境界还不足以对中共产生疑问。人到欧洲,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回头惊见六四屠城,我才得知中共象坦克是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张郎郎等的回忆属我了解中共罪恶的第一批读物,那以后,我见了绞肉机,就会想起共产党,想起因抗争而牺牲的遇罗克(1942-1970)等英烈。

   1968年,张郎郎24岁时在北京因言获罪,被捕入狱,倍受摧残,成了各种批斗会的活靶子,差点就和与他同牢的遇罗克等人一样被中共杀害。张郎郎比我大22岁,因言获罪被共党抓捕入狱的中国人持续至今,而我有幸在22岁时离开「党的怀抱」,并因六四改攻哲学,以解答我对中共,对人生,人类和世界等的种种困惑。

   张郎郎的一大罪状是他称毛泽东赠江青的七律为香艳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一位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的同胞在海涅大学食堂里提到这种说法时,我还不懂这首诗何以跟色情搭上边,等他略作解释后,我才明白。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仙人洞对我来说就是神仙的居住地,我记住这首毛诗,就因为它让我联想到《神仙传》等奇闻佚事。

   张郎郎式的读法让我先呆若木鸡,后思绪万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还为此做了一篇文章,从仙人洞谈到《致橡树》,小议了一番女人的命运。江青之流引人入洞,坑人害己,舒婷们则希望以木棉之姿与橡树(丈夫)并肩而立,承受雨雪风霜……我则在东西方哲学和宗教里寻根问底后,看透了人生。人生就是苦难,只不过多少不同,表现不一,体会各异。人与人即使彼此相克,没法沟通也是正常现象。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即使是处在同样的环境,人们也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西方哲学家中信奉上帝的不少,但叔本华则象个佛徒相信轮回。总之,我既不屑为洞,也不愿当树,而是信神信命,梦想出家,因为我确信通过修炼,能摆脱轮回,脱离苦难,重返天国。

   2003年上网后再读张郎郎,发现他依然如故,而我已今非昔比。张郎郎的父母都被赤潮裹挟,母亲还做过中共国总理周恩来的机要秘书,因此,他从小被赤化,失去中国文化根。他对「留苏」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忘了中共听命于斯大林直到他死,苏毒就是通过「留苏」者传染给中共祸害中国的。我佩服张郎郎能熬出中共地狱,并把经历写出来,有助读者认清中共。他笔下的中共「神仙」史则足以印证中共用马列主义掐断了中国文化的神根。

   该文讲述了一位本来被医生断定活不了多久的共干,因不治之症,进山投奔老道,打坐半年后便重获健康。受马列意识束缚的中共干部们,虽不「迷信」老道,但却目睹了奇蹟,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共干得以开办第一家气功疗养院,自此老道的修炼方法以气功之名在「党天下」流传开来……


   我读后觉得很可悲,因为佛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共夺权以前的各个朝代,从老百姓到皇帝或多或少都对佛道有所了解,也知道高僧老道有神通,能治病算命等。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不同,但都可以祛病健身,虽然修炼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重返天国,西方宗教也一样。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学艺术都满布佛道神的踪迹。文人名士大臣皇帝要么奉佛,要么求道,要么信神。美国和德国的总统也多以信神为荣。

   只有在共产党篡夺中国大陆政权的「党天下」,这一切才被当成了「封建迷信」,遭到批判和打击。无神论者虽不信神,但会生病,在西医医不好了的时候,便会求助于中医甚至老道。「医者易也」,就是说中医和周易同样神奇玄妙。古代的名医华佗等都是有神通的修炼人,他们的事迹在史书中都有详细记载。然而在马列政党的误导下,中医和气功的神根被置之不理,相反只接受枝叶,不拜老道为师,却由一窍不通的共干搞出气功疗养院这样的怪物。尽管如此,老百姓却得以接触到一点传统文化,知道气功可以治病,虽然谁也不解其中奥秘,让骗子得以大显身手。

   我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修身养性。很多当代名人我都无暇顾及,但张郎郎提到的柯云路倒是这些年里我读过的一位中国作家,因为他也对气功感兴趣,而气功就是修炼的现代名称,气功师就是有神通的修炼人。我曾专程赶去法兰克福参加一位「气功师」的活动,可惜他连共干都不如,事后,我还撰文加以揭露。

   张朗郎则揭露了几个为中共元老治病而身价百倍的气功师。这些名气功师还口出能灭大兴安岭火之类的狂言。他们本来有特异功能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得把自己的神通(特异功能)用来谋取名利的。有个古代笑话讲一位本来可以穿墙的崂山道士因在世人面前逞能,结果丧失神通,当众被墙撞了个大包。这个笑话的现代版就是这些名气功师!

   张朗郎写下了中共的「神仙」史,但不知中国的神仙史,也不识法轮功,所以把佛法大道和伪气功相提并论。张郎郎撰此文时,江泽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一个月,自1999年7月至今,法轮功不仅未被中共用暴力压垮,相反弘扬世界。法轮功代表了中国文化,世界上也没有比法轮功更神奇的修炼方法。

   但愿张郎郎能够超越马列意识,认识中国文化,如能修炼法轮功,则可摆脱疾病,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因不治之症才开始了解法轮功而获得新生。


2003年首发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7-26 00:30 , Processed in 0.07859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