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回复: 0

徐沛:选择读物有利健康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261

帖子

-120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1-6-13 09: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流气和俗气是我对李敖的评价,这本来已很低,2003年上网后才获知他居然为中共六四血腥镇压老百姓评功摆好以及自造获诺贝尔奖提名的假新闻,这简直就是卑鄙和下贱。李敖的人品和文品为我的结论—自五四起中国读书人因不再信奉自己的传统(敬佛求道尊孔)而堕落不止提供了又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昔日的鲁迅走到今日的李敖,正面意义已丧失殆尽。假如徐志摩当年算风流,那李敖现在就只能算下流。

   没想到笔名东海一枭的余樟法却曾称道这样一个令人痛心与不齿的文氓。好在我是乐天知命的信神女,不会象鲁迅迷茉莉一样因对高行健的失望而大把地吃药,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跳不过他的影子,所以与其要求别人,还不如自己努力弥补看到的不足。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能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因为我在六四前就脱离了“党天下”。在海外可以自由地选择读物,阅读被中共禁止的作品,自然而然我就拥有看穿谎言的能力。


   2001年回国被人看做海龟。我也真象海龟,可不,一触到险恶,我便赶紧缩头,放弃在国内教书育人的计划。2002年回到德国,心却向着故土,于是开始上中文网,注意到好些出类拔萃的土鳖,余樟法是其中之一。他自学成才,挑战强权,笑傲江湖,勇气可佳。我视余樟法为爱国志士,尤其看重他也知道珍惜儒家的传统,非常高兴他教自己的女儿读“三字经”。我也曾在文中对此深表敬意,但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张牙舞爪已到了损人害己的地步。如果说高行健饱尝中共苦头而得了政治恐惧症,以致把作家应尽的社会责任也看成政治,而拒不负责,那么余樟法则有把中共的假正经看做正经,而竭力不正经的嫌疑。

   有22岁女大学生因网上的言论遭中共迫害而美名远扬。我曾翻出自己22岁左右的笔记对照后,全部销毁,因为那时我还象十几岁的宝玉一样,见了林弟弟就忘了宝哥哥,脑袋里除了儿女情长外一无所有。而该女生却已非常理性,然而她到了余樟法的笔下却成了无才无貌只因被捕而出名的小女子一个……虽然这位有妻有女且年近不惑的大丈夫文集中不少缺乏理性的作品。这跟李敖对柴玲因六四而名扬全球的不满如出一辙,是嫉妒心和虚荣心的表现。这或许是李敖的影响,可见精神食物之重要!

   我最喜欢的一首唐诗是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作者表示连妻子过世后都对如花似卉的异性不感兴趣,因为他一来怀念亡妻,二来乐于修炼。而余樟法却写出什么“找呀找呀找情人”,“问天下美媚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诸如此类。

   君子动口不动手,酗酒伤身乱性,本来是世人皆知的简单道理,但这位自许为“诗词家和思想家”的成年人则一再自吹自擂酗酒打架,这样的与众不同和“我是流氓我怕谁”有何区别?任何一位知道“文字的力量”的正经作家都不该如此明知故犯,误人子弟!


   他看到了共产主义给全人类和中国带来的无穷祸害却还一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一个在实践中行不通的理论好在哪里?况且“共产主义宣言”把阶级斗争说成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明目张胆地推崇暴力,而他也反对暴力,怎么还说好呢?共产主义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蔑视传统道德,他却还跟着中共喉舌大谈什么“共产主义道德”。

   张牙舞爪的极端则是他对法轮功的“一点意见”。余樟法先入为主,不愿深究法轮功的来龙去脉,可惜但无过,然而他不去了解法轮功,却要发表对法轮功的意见则犯了作家的大忌。气功是修炼的现代名称,1980年代,我在国内上大学时就略有所知,出国后,发现好些东方修炼方法也传入西方。我曾接触一世代单传的道家修炼法门,但不仅学费高昂,动作繁琐而且戒律严密,我没坚持下来。法轮功1992年在国内传出后马上广为流传的一大原因是免费和简单,而且“真善忍”就是唯一的戒律。

   法轮功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因祛病健身的神奇而赢得各方,包括王震的大力支持,但他过世后,江泽民的势力占了上锋,一再挑起事端,导致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本来按朱熔基的意见,当局不干涉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权,但江泽民推翻了他的批示,并专门成立610办公室,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酷无以复加,被活活打死的学员在2004年就至少近八百。然而法轮功却更加引人注目,弘扬世界。遗憾的是余樟法因中共的信息封锁如同井底之蛙,不知法轮功深受崇尚佛道两家的东西方文化人的厚爱。

   我有幸目睹了法轮功的神奇后,对法轮功进行了几个月的身体力行和调查研究才发表了第一篇谈法轮功的心得体会,因为我深知文责自负的重要,尤其是涉及如此严肃的题目。“要撰文得先调查”不是科班出身的作家的专利。


   尽管如此,余樟法不失为一位难得的中国作家,毕竟他写的都是自己的真心话,而不象何新之流异化成了共产极权的喉舌。六四屠城后,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读过一篇何新的成名作,堪称毒药,从此我一见何新便闭双目。

   我愿意花时间了解和评论余樟法是希望他能扬长避短继续写作。落笔前,我曾按他公布的邮箱发给他一封电邮,但被中共的网络封锁挡了回来。我想历史肯定比我对一位“诗词家和思想家”的要求严格。作为身经百战的男子汉他应该经得起象我这样对他晃动手中的明剑。只愿他能将此文看做一剂苦口的良药,欢迎他予以回击。


正体字版

选择读物有利健康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7-25 21:36 , Processed in 0.09131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