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回复: 0

王和英:探望出狱后的江天勇

[复制链接]

267

主题

267

帖子

-10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02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年4月28日,我与陶红旅游到信阳,正好去探望出狱两年多的江天勇律师,不才以“江天勇如雄鹰断翅”赋藏头诗一首。
江河日下奈何天,
天不欺人人负天。
勇如雄鹰双翅展,
如今断翅难入天。

雄心壮志谁人问?
鹰熊落难亦枉然。
断臂伤残终有日,
翅双痊愈再冲天。
十年前,我与江律师相识于北京南站附近饭店的多人聚餐。去年夏天彼此知道同为主内弟兄姐妹后,更为亲近。去年夏天我邀请他来苏州旅游,可他告诉我,他出不来,时时刻刻都有国保跟踪,根本离不开他们的县城。

28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与陶红走进江律家,迎接我们的是他和蔼可亲的老母亲。他母亲听说我们特意赶过去探望她的儿子,老人家特别开心,她说他儿子整天在家里闷坏了!……正说着话,江律从外面回来了,大家见面都特别高兴。
谈兴正酣时大门外来了七八个国保和警察,一边摇着铁栅栏大门(大门了把锁)大声嚷嚷着要家里来的两名客人出来。我就走出客厅来到大门口:“你们让我们出来干什么?”一国保说“出示一下你们的身份证!”我说:“那请你先出示一下证件。你不打开我怎么看?哦,尹伯才。”这时江律手里举着手机边录像边和大门外的那些人讲理谈法。门外那些人非要我和陶红出示身份证,说要查明身份。摇大门拧锁头,试图想冲进来。江律气的够呛,大声呵斥让他们滚。我下意识的拍了江律后背两下说:“江律,别生气。”也不知是我的安抚起了作用,还是江律早以习惯了这种场面。反正接下来江律不再生气,语气也平和下来。就像在上一堂普法教育课,这是他的专长。我在边上一边听一边偶尔应对那些人的无理要求。我告诉他们“我是江苏昆山的王和英,她是张家港陶红,我们来这里只是探望朋友,也告诉你们我们是谁了。查我们的身份,依据哪条法律?我们是罪犯吗?江天勇是罪犯吗?如果是,你们就把他关起来。要不然你们就在他家门口立个牌子,写上人与狗不得进入江天勇家,那我们就不来了呀。难道你们家来个客人也要查明身份吗?”
在江律滔滔不绝的普法中,他们慢慢就都不说话了,当然我的笑问和“建议”他们也不搭腔。这种局面僵持了半个来小时(他们的人也在不断的在边上打电话请示)。后来他们边撤边说:“行,那我们走了,等我们核实一下,有什么情况再过来。”
晚饭是江母亲手烹制的美味佳肴,鸡鸭鱼肉都是没什么污染的绿色食品。江律拿出各种酒和饮料。陶红陪江律喝酒,我自己喝饮料。我们三人开怀畅饮,谈天说地,好不畅快。后来江律的父亲,妹妹和他的两个外甥外甥女都陆续回来了。江律一家人都特别淳朴善良,更热情好客。江律虽然没有什么自由,受尽委屈……可他有这么一大家人陪伴着他,我们也很欣慰。
吃完饭,又喝了会茶。八点多我们告辞离开时,江母对我们说着感激的话:“我儿子出不去,你们能来看他,陪他说说话,我们都特别高兴。”听着江母的话,我虽笑颜应答,可我的心在流泪……我也有江律类似的遭遇,我也感同身受。

江律送我们出来,走到巷子口那间“门房”时,就出来人跟着我们了。又走出很远,江律才回去,他让我们快走,他好把那两个人迎回去。我们加快脚步往前走,后面的两个人也加快脚步跟上。我们三转两转就走进没有光亮的胡同里了。见他们没有追上,我们就躲了十来分钟后再继续往回走。到了我们住的旅店附近时,陶虹要拐进去,我立马扯住她继续大摇大摆的四处转悠。没几分钟他们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彼此都没说话。我们继续走,他们继续跟踪。我们进入两家酒店闲聊了几句,最后出来时见那两个国保一前一后在路的两边站着,在打电话。我们继续走,他们继续跟踪,我见甩不掉了,就对陶虹说:“我们今天不回住处了,免得半夜三更来骚扰我们,大家都不得安宁。我们这就去江律家,他们家楼上楼下不见得没我们睡觉的地方了。”陶虹担心的问我:“那我们过去,他们半道拦着我们怎么办?”我说:“不会的,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江律家没事,在这估计今晚没得好睡了。”我们这边说着刚要拐到另一条道上,突然就被一个人拽住我的肩膀:“别走了,跟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我站住时那人也就把手拿开了。我一边暗叹他幽灵般的快速,一边问他:“我为什么要去派出所?”这时几个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微胖的警察特别和蔼,笑着和我商量:“你们只要让我们看一下身份证,确认身份就行,就不用去派出所了,你们想去哪去哪,我们不管。”我说:“给你们看身份证没关系,但你们不许再跟踪我们,更不许半夜来骚扰我们,我们只是看望朋友和来你们这旅游的,我们彼此不要给对方找麻烦,这样可以吗?”“绝对没问题,只要让我们拍一下身份证,你们随便去旅游,看朋友,愿呆多久呆多久。”我们把身份证拿在自己手里,他拍完了就上警车要走。我们把他拦下:“你让那两个人也赶紧撤了,别再跟着我们了。”“哦,他是我们的国保大队长,他们也马上会走的,放心,不会有人再跟着你们了。”
我们又绕着走了一会,果然后面没人跟踪了。我在想那个大队长身手敏捷,以后如果再有外族侵略的话,让这些人去前线保证行。不过,对付我这样的弱质女流和对付真正的敌人好像不一样吧?哦,对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陶虹?这一次次的惊吓让我这曾经历无数次类似遭遇的人都难以承受,这要是没有类似经历的人还不得把人吓出精神病?为什么?江天勇的事,我不去评论,可我只是去看看他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嗯,值得深思!
探望江天勇不容易呀,江弟兄你也自求多福吧。愿上帝保佑你。但愿我们下次再见时没人跟踪,无人骚扰。
2021年5月1日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5-6 04:44 , Processed in 0.25115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