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回复: 0

徐沛:德国之声被红色渗透的实例

[复制链接]

267

主题

267

帖子

-10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02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2010年在清水君被捕的第七周年纪念日廖亦武逃到德国。他的公开活动一个接一个,然而德国之声只报道了《廖亦武在柏林:「当灵魂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廖亦武在汉堡与德国屠龙者毕尔曼一起举办音乐会—「在墙后的中国」,可是德国之声居然没有报道!

当我发现德国之声也没有报道廖亦武与另一大陆流亡者在其所在地波恩的对话后,才赶紧联系我认识的两个记者,请他们加以报道。我还敦促德国之声报道廖亦武与毕尔曼在柏林的告别音乐会「大墙前的信念」。

2008年,廖某先发表《张丹红的沉沦》,痛斥这位德国之声的「中国专家」为中共诡辩,后又发表《请向权力说真话》的公开信,驳斥为张丹红撑腰的西欧五毛。当时她还没被打着人权旗号欺世盗名的劳改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开除,人远在美国,她的行为令我感动并深受鼓舞。可是两年后,她自己就步其后尘,为刘晓波背书。张丹红拿着德国纳税人的钱排挤何清涟等仁人志士,力挺中共;刘晓波拿着美国纳税人的钱排斥郭飞熊等英雄豪杰,讨好中共,不都是中共的走卒吗?有什么本质区别?

廖亦武作为流亡大陆人的声音没有得到德国之声应有的重视,但他却与廖某一起作为刘晓波的朋友出现在报道《在德华人知识分子谈刘晓波获奖》中。这篇10月12日的报道称,「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上周五传出后,旅居德国的一些华人知识分子聚会科隆,交流了对此的感受和看法。德国之声记者在现场记录了一些他们的感言」。


这篇报道与我们在2008年抗议的德国之声红色宣传区别不大,只不过被郭泉斥为苏丹红的张丹红已被他人代替。化名为达扬和李鱼的德国之声记者居然把廖亦武和一位不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的画家都算成了「在德华人知识分子」,试图用他们的赞誉遮掩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不约而同的批评。廖亦武自己说他没有读过「零八宪章」,签名是出于友情赞助。这显然不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表现。而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中社会学博士王容芬曾专门发表论文《〈零八宪章〉技术细节》,含蓄地指出赝品和原创《七七宪章》的区别。

刘晓波以因言被中共判处18年徒刑的高寒等人为敌,却要在中共法庭上宣称没有敌人,还因此获得国际大奖。难怪曾是笔会会员的王藏计划写作《影帝刘晓波及其祸害—从八九黑手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新作《拥诺挺刘是这么拥和挺吗?》中,王藏虽然表示要放弃这一计划,可我觉得影帝的称号很适合刘晓波,因此,我的一篇德文文章的标题就是《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落在了一个影帝头上》,导语为:道德沦丧在西方也象在红色中国一样普遍。刘晓波比温家宝高明,因为他骗了世界!

所以,我想请大家思考,德国之声的华裔记者为什么忽视公开联名写信反对刘晓波得诺奖的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仲维光夫妇和王容芬?难道不明白正是因为刘晓波的做法不是很道德才引来海内外异口同声的批评吗?我和刘晓波的批评者一样既不把玷污六四英烈的投机者当朋友,又不以打击竞争对手的鲁迅徒为荣!

请看相关文章:「放行」为啥变成了逮捕?中共捕刘事件的诡异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9/0629/article_79998.html



残体版

德国之声被红色渗透的实例


2010年在清水君被捕的第七周年纪念日廖亦武逃到德国。他的公开活动一个接一个,然而德国之声只报道了《廖亦武在柏林:“当灵魂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廖亦武在汉堡与德国屠龙者毕尔曼一起举办音乐会—“在墙后的中国”,可是德国之声居然没有报道!

当我发现德国之声也没有报道廖亦武与另一大陆流亡者在其所在地波恩的对话后,才赶紧联系我认识的两个记者,请他们加以报道。我还敦促德国之声报道廖亦武与毕尔曼在柏林的告别音乐会“大墙前的信念”。

2008年,廖某先发表《张丹红的沉沦》,痛斥这位德国之声的“中国专家”为中共诡辩,后又发表《请向权力说真话》的公开信,驳斥为张丹红撑腰的西欧五毛。当时她还没被打着人权旗号欺世盗名的劳改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开除,人远在美国,她的行为令我感动并深受鼓励。可是两年后,她自己就步五毛的后尘,为刘晓波背书。张丹红拿着德国纳税人的钱排挤何清涟等仁人志士,力挺中共;刘晓波拿着美国纳税人的钱排斥郭飞熊等英雄豪杰,讨好中共,不都是中共的走卒吗?有什么本质区别?


廖亦武作为流亡大陆人的声音没有得到德国之声应有的重视,但他却与廖某一起作为刘晓波的朋友出现在报道《在德华人知识分子谈刘晓波获奖》中。这篇10月12日的报道称,“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上周五传出后,旅居德国的一些华人知识分子聚会科隆,交流了对此的感受和看法。德国之声记者在现场记录了一些他们的感言”。

这篇报道与我们在2008年抗议的德国之声红色宣传区别不大,只不过被郭泉斥为苏丹红的张丹红已被他人代替。化名为达扬和李鱼的德国之声记者居然把廖亦武和一位不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的画家都算成了“在德华人知识分子”,试图用他们的赞誉遮掩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不约而同的批评。廖亦武自己说他没有读过“零八宪章”,签名是出于友情赞助。这显然不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表现。而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中社会学博士王容芬曾专门发表论文《〈零八宪章〉技术细节》,含蓄地指出赝品和原创《七七宪章》的区别。

刘晓波以因言被中共判处18年徒刑的高寒等人为敌,却要在中共法庭上宣称没有敌人,还因此获得国际大奖。难怪曾是笔会会员的王藏计划写作《影帝刘晓波及其祸害—从八九黑手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新作《拥诺挺刘是这么拥和挺吗?》中,王藏虽然表示要放弃这一计划,可我觉得影帝的称号很适合刘晓波,因此,我的一篇德文文章的标题就是《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落在了一个影帝头上》,导语为:道德沦丧在西方也象在红色中国一样普遍。刘晓波比温家宝高明,因为他骗了世界!

所以,我想请大家思考,德国之声的华裔记者为什么忽视公开联名写信反对刘晓波得诺奖的在德华人知识分子仲维光夫妇和王容芬?难道不明白正是因为刘晓波的做法不是很道德才引来海内外异口同声的批评吗?我和刘晓波的批评者一样既不把玷污六四英烈的投机者当朋友,又不以打击竞争对手的鲁迅徒为荣!

请看相关文章:“放行”为啥变成了逮捕?中共捕刘事件的诡异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9/0629/article_79998.html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5-6 06:04 , Processed in 0.21853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