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回复: 0

徐沛:真豪杰与伪精英

[复制链接]

267

主题

267

帖子

-10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0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2008年11月12日,我收到郭泉通过SKYPE发给我的《民主先声347:感谢中共警察特务让我远离了南京「剧毒地带」—仙林大学城》,这之后他便被捕。一年后,郭泉被判刑10年。同时期判刑的不是别人,正是2010年中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

每年的11月11日都是我所在的德国城市科隆拉开狂欢节序幕的日子。可我一直置身于外,因为我的故国和民众还在红色法西斯极权专制下痛苦呻吟。虽然中共喉舌尤其是异议五毛总是混淆视听,掩盖罪恶,可我还是能通过互联网感同身受大陆民众和中华精英的苦难和抗争。

爱国爱民的中华好男儿黄金秋(清水君)、郑贻春、杨天水、杨春光、力虹、郭飞熊、高智晟、黄琦和郭泉等一个一个从我眼前消失,他们要么在迫害中失去生命,要么在红牢中忍受监熬。可是有个「监狱贵族」却突然被哄抬成什么「东方圣人」和「道德楷模」。这是对我的民族情、正义感和道德观的伤害!

我虽人微言轻,但绝不同流合污,我要倾其所有向世人表示,中国人有自己世代相传的价值观「仁义礼智信」,用不着趋炎附势,得个每年都颁发的北欧奖项就丧失人格和尊严。

红色专制势力可以左右西方媒体,比如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但封杀不了反极权争人权的华裔德国公民的批刘之声。

继仲维光发表专文《极权主义及其思想文化的回潮 —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负面影响》后,王容芬在力挺《不要忘记和刘晓波同时判刑的郭泉先生》时指出两人的本质区别:

「1.虽然罪名都是颠覆国家,但郭先生被抓的原因是在南京地区维权,作的是实事。

2.郭先生不拿美刀(美钞)。

3.郭先生抗日爱国。


4.郭先生说杨佳对抗的是一个独裁专制体制。

5.郭先生没为中共监狱说好话。」


抵制伪精英

听廖亦武说他通过仲维光获知哈维尔后,我就想趁他到科隆时安排他们俩见面。所以,我在「双十节」晚上,给时任中文独立笔会会长的廖某打电话,可是,她借口有朋友打发了我,所以,我给她写了一封信,顺便投诉我在一个汉语空间张贴对刘晓波的批评时遭到李建强(刘路)与李剑虹(小乔)两个笔会成员的谩骂。

我注意到李建强,是因为他诋毁为爱国志士清水君辩护过的律师郭国汀,但直到2006年,我才在他恶毒攻击袁红冰和高智晟后,发表《谁有「毛」病?》予以回击。刘晓东(三妹)和我一直在抵制李建强。可惜许多人上当受骗,包括郭国汀。为此刘晓东曾来信抱怨「刘路刚出来时,新唐人连着采访他两、三次,我就跟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李天笑说『刘路变好了,要给他机会』。我非常生气法轮功朋友的幼稚,人家就在利用这种幼稚,『给他破坏法轮功的机会』。事实证明,现在刘路处处打击法轮功,破坏纽约的民运」。

我借六四20周年之机,曾去纽约参加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我发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比在德国还要严重,回来后,我发表《纽约法拉盛》,特别表示已到美国的李建强「与人不同,任务特殊」。不久我就收读艺术家严正学对他的控诉书。为此我又发表《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声援他用血书把李建强钉上耻辱柱;郭国汀也发表《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进一步加以证实;而笔会会员林辉则揭露他在力虹案上的恶劣行径。

李建强难于再在法轮功学员中活动,可他在笔会等民运组织中还有市场,现在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与李剑虹一起谩骂我。我把投诉也发送给了与我有来往的笔会会员和独立知识人。廖亦武回信说:「你信中引出的小乔的话:小乔 10.10.10 15:16,『你们连P都不是 /所以影响不到任何人 /不管是共党还是诺委会 / 你们继续自银自乐吧』。也令我极其反感。这不仅下流,而且是一种阴暗下流的权力欲。仗势欺人,与原教旨共产党一般丑恶」。80后诗人王藏则愤然撰写《土五毛之流意欲何为?—为徐沛三妹等友人一吼》。

我个人不在乎刘晓波拥趸对我的谩骂,但我乐于当文坛和民运的清洁妇,抵制红色渗透,制止歪风邪气,把目之所及带中共特色的人事物输入电脑,公之于世,以助读者辨别真假精英、真伪民运。郭国汀说的不错:中国民运不黑,是中共特务黑!



残体版


真豪杰与伪精英

2008年11月12日,我收到郭泉通过SKYPE发给我的《民主先声347:感谢中共警察特务让我远离了南京“剧毒地带”—仙林大学城》,这之后他便被捕。一年后,郭泉被判刑10年。同时期判刑的不是别人,正是2010年中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

每年的11月11日都是我所在的德国城市科隆拉开狂欢节序幕的日子。可我一直置身于外,因为我的故国和民众还在红色法西斯极权专制下痛苦呻吟。虽然中共喉舌尤其是异议五毛总是混淆视听,掩盖罪恶,可我还是能通过互联网感同身受大陆民众和中华精英的苦难和抗争。

爱国爱民的中华好男儿黄金秋(清水君)、郑贻春、杨天水、杨春光、力虹、郭飞熊、高智晟、黄琦和郭泉等一个一个从我眼前消失,他们要么在迫害中失去生命,要么在红牢中忍受监熬。可是有个“监狱贵族”却突然被哄抬成什么“东方圣人”和“道德楷模”。这是对我的民族情、正义感和道德观的伤害!

我虽人微言轻,但绝不同流合污,我要倾其所有向世人表示,中国人有自己世代相传的价值观“仁义礼智信”,用不着趋炎附势,得个每年都颁发的北欧奖项就丧失人格和尊严。

红色专制势力可以左右西方媒体,比如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但封杀不了反极权争人权的华裔德国公民的批刘之声。

继仲维光发表专文《极权主义及其思想文化的回潮 —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负面影响》后,王容芬在力挺《不要忘记和刘晓波同时判刑的郭泉先生》时指出两人的本质区别:

“1.虽然罪名都是颠覆国家,但郭先生被抓的原因是在南京地区维权,作的是实事。

2.郭先生不拿美刀(美钞)。

3.郭先生抗日爱国。


4.郭先生说杨佳对抗的是一个独裁专制体制。

5.郭先生没为中共监狱说好话。”


抵制伪精英

听廖亦武说他通过仲维光获知哈维尔后,我就想趁他到科隆时安排他们俩见面。所以,我在“双十节”晚上,给时任中文独立笔会会长的廖某打电话,可是,她借口有朋友打发了我,所以,我给她写了一封信,顺便投诉我在一个汉语空间张贴对刘晓波的批评时遭到李建强(刘路)与李剑虹(小乔)两个笔会成员的谩骂。

我注意到李建强,是因为他诋毁为爱国志士清水君辩护过的律师郭国汀,但直到2006年,我才在他恶毒攻击袁红冰和高智晟后,发表《谁有“毛”病?》予以回击。刘晓东(三妹)和我一直在抵制李建强。可惜许多人上当受骗,包括郭国汀。为此刘晓东曾来信抱怨“刘路刚出来时,新唐人连着采访他两、三次,我就跟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李天笑说‘刘路变好了,要给他机会’。我非常生气法轮功朋友的幼稚,人家就在利用这种幼稚,‘给他破坏法轮功的机会’。事实证明,现在刘路处处打击法轮功,破坏纽约的民运”。

我借六四20周年之机,曾去纽约参加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我发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比在德国还要严重,回来后,我发表《纽约法拉盛》,特别表示已到美国的李建强“与人不同,任务特殊”。不久我就收读艺术家严正学对他的控诉书。为此我又发表《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声援他用血书把李建强钉上耻辱柱;郭国汀也发表《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进一步加以证实;而笔会会员林辉则揭露他在力虹案上的恶劣行径。

李建强难于再在法轮功学员中活动,可他在笔会等民运组织中还有市场,现在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与李剑虹一起谩骂我。我把投诉也发送给了与我有来往的笔会会员和独立知识人。廖亦武回信说:“你信中引出的小乔的话:小乔 10.10.10 15:16,‘你们连P都不是 /所以影响不到任何人 /不管是共党还是诺委会 / 你们继续自银自乐吧’。也令我极其反感。这不仅下流,而且是一种阴暗下流的权力欲。仗势欺人,与原教旨共产党一般丑恶”。80后诗人王藏则愤然撰写《土五毛之流意欲何为?—为徐沛三妹等友人一吼》。

我个人不在乎刘晓波拥趸对我的谩骂,但我乐于当文坛和民运的清洁妇,抵制红色渗透,制止歪风邪气,把目之所及带中共特色的人事物输入电脑,公之于世,以助读者辨别真假精英、真伪民运。郭国汀说的不错:中国民运不黑,是中共特务黑!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5-6 07:06 , Processed in 0.38201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