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回复: 0

徐沛:辅仁大学与王光美

[复制链接]

267

主题

267

帖子

-10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0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徐沛


2013年,方济各当选天主教教宗后频频向北京示好。念及大陆民众至今因信仰遭受中共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我想评介天主教辅仁大学及其硕士生王光美等在1949年后的遭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民国的自由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为了实现「民族独立,民权平等,民生自由」,蒋中正(1887-1975)领导国民党及国民革命军浴血奋战,吸引无数爱国爱民的正人君子比如陈立夫(1900-2001)投身其中。视频网上可以找到被共产党抹得面目全非的蒋中与宋美龄的中国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ej3UnDDjoQ&t=12s

在民国,可以自由办学,大学分公立即国立、私立及教会所办,也多有校训。校训都来自东西方经典。燕京大学由美国基督教会创办,首任校长司徒雷登(1876-1962)后来因出任美国大使被毛泽东污蔑为「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虽然他与燕京都被共党利用,不少燕京学生比如黄华(1913-2010)都沦为共谍。燕大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来自圣经。辅仁大学则由忠于罗马教廷的天主教徒创办,校训「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出自《论语》。大陆被红潮吞没前,辅大、燕京与国立的北大及清华齐名。

可惜民国的自由被听命于莫斯科的堕落文人比如鲁迅(1881-1936)滥用,他们渗透了民国的大中小学,蛊惑青少年为蓄谋颠覆中华民国的共产国际赴汤蹈火。共产国际间谍打着爱国主义等各种旗号发动学运配合共军颠覆中华民国,然而为共产党效力与国民党作对的学运干将无一不在中共篡夺政权后遭到整肃,甚至被整死。被鲁迅误导的新女性之一韦君宜(1917-2002)在饱尝共党苦头后,偷偷写作《思痛录》,透露她与丈夫杨述(1913-1980)等清华学生的惨痛教训:投身共产革命后被迫出卖良知。而王光美在遭受更惨烈的迫害后丧失思考与醒悟的能力,成为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共产国际走卒用红色谎言比如”苏联本是共产国,自由平等新生活……「欺骗民众尤其是青少年把领导抗日后民选为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中正及其政府污蔑为「反动派」赶到台湾后,辅仁大学被共党解散,所以,1949年后出生的大陆人可能多像我是因刘少奇(1898-1969)第六任红色伴侣王光美(1921-2006)而获知辅仁大学。

王光美的四哥王光杰(1915-2003)也像韦君宜一样在清华大学被骗入由共谍操纵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而王兰芬(1923-)还是15岁的中学生就因爱国被骗上贼船,然后被负责学运的共谍姚依林(1917-1994)安排与王光杰假扮夫妻,搞秘密电台,为蓄谋暴力推翻民国的国际恐怖组织收集传递情报。1938年12月,经「党组织批准」,王光杰与王兰芬结婚。而姚依林也是17岁考上清华后,先被1931年考上北师大后沦为红色鼹鼠的周小舟(1912-1966)介绍加入名为「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的红色组织,然后于1935年正式加入中共,充当莫斯科颠覆民国的走卒。1938年,他在搞冀东暴动时改名姚依林。

王光美没考上清华后进入辅仁大学,在四哥与嫂子的介绍下,开始为被中华民国第四任行政院院长阎锡山(1883-1960)形容为九尾狐狸精的共产党效力,硕士毕业后,她放弃赴美留学的机会,为敌视一切宗教的共产党充当英文翻译,并在共产党发动祸国殃民的红色战争后于1946年投奔与侵华日寇狼狈为奸的延安。

1967年,王光美因曾就读辅仁大学被打成「美国特务」。1984年,为了统战也即欺骗遍布全球的辅仁校友,中共让王光美出任辅仁大学北京校友会会长。


不辅仁而助恶的结果

中共媒体透露王光美本想做「居里夫人」,但到延安被刘少奇相中后就表示要当「马克思夫人」。刘少奇杜撰的宣传品《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用普世价值来衡量实质就是共产国际恐怖组织守则。里面明确要求加入者「做马克思和列宁的好学生」!2003年,我获知互联网的好处后,就特意用中文发表《我的反共根源》,告知我在德国获知的马克思及其婚姻的真相,可惜王光美到死都不知燕妮成为马克思夫人后如何不幸。不过燕妮没有受到马克思要推翻的「旧世界」的迫害,是她自己嫁了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而王光美与刘少奇都在自己参与创建的「新中国」遭到残酷迫害,他俩的红色婚姻持续不到20年(1948-1967)就被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活活拆散。在共产暴政下无人享有人权,而王光美陪刘少奇出访与接见外宾令江青(1914-1991)嫉妒,尤其是目睹丈夫毛泽东(1893-1976)邀王光美游泳,更是让婚姻不幸的江青怀恨在心。刘少奇从毛泽东思想的提出者到陪王光美到全国各地推广整人经验后,被毛泽东发动红卫兵打倒,可能也与王光美不无关系。

1966年8月,毛泽东发表大字报,指控时任中共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为资产阶级司令部后,助夫为虐,搞出整人的「桃园经验」的王光美遭到清华大学学生蒯大富(1945-)领导的红卫兵报复,此前王光美化名董朴领导的工作组在清华大学把蒯大富等打成右派学生。从小被赤化的新一代清华学生还在江青支持下,把昔日名校变成暴力场所。王光美被套上旗袍挂上乒乓球「项链」在清华大学示众后,被以「美国特务、战略特务、战略情报特务」的罪名投入红牢。与王光美相关的人员无不被株连遭受残酷迫害,仅亲属就有六人被囚禁,四人惨死,其中害人无数的刘少奇与年过古稀的岳母董洁如(1893-1972)都被害死在狱中。

参加共产党后改名王士光的王光杰也于1968年被投入红牢,改名王新的王兰芬被遣送「五七干校」劳改。八年后这对弄假成真的夫妻才得以再见。丈夫死后,2010年王兰芬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其实是工作关系。过去是他做秘密电台我做助手,后来他担任领导我就把家里打理好。」  

风光一时的王光美被囚禁12年(1967-1979)出狱时,已成浑身是病的寡妇。因为毛泽东批示「刀下留人」,让她免于被处以极刑, 所以,王光美曾宣称她是害死其丈夫的「毛主席的好学生」。而江青也像王光美一样借丈夫权位参与共党整人运动后被翻案的「走资派」投入红牢,最后以自杀结束罪恶的一生。


被共谍包围的辅大校长陈垣(1880-1971)

共军占领北平后,最先被接管的就是辅仁大学。这应该与其校长陈垣被共谍包围有关。
1919年, 陈垣由属于新教的老师司徒雷登施洗入教。1923年,他开始任教于燕京大学,后在北大、北师大与辅仁等校任教。

中国天主教徒上书罗马教廷后,在教宗的支持下,经北洋政府核准,于北平创办辅仁大学,校长由美国神父奥图尔担任。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在教育部的主持下,1929年,陈垣出任校长。


1937年,潜伏国军19年的张克侠(1990-1984)与当时地下领导中共北方局的刘少奇等共谍为保卫苏俄制造卢沟桥事变,引发中日战争。北大等中国大学要么内迁,要么被日人控制,唯辅大得以继续发展壮大,因为日本尊重罗马教廷,而且校务长由德国籍神父雷冕担任。辅大不受日本侵华势力的影响,不用日本教材,不挂日本国旗。1938年,辅大开始招收女生,1939年,理学院也对女生开放。

共谍一方面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发动学运,代表人物有陈布雷之女陈琏(1919-1967)与其丈夫袁永熙(1917-1999),一方面发动兵变比如张克侠,导致共产国际图谋得逞,共军占领中国大陆。

1949年1月底,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1895-1974)被其共谍女儿傅冬菊(1924-2007)出卖后被迫与共军讲和,让共军占领北京。
1949年5月11日,《人民日报》等中英文共党喉舌推出陈垣《给胡适之一封公开信》,信中用共产党八股抹黑致力于实现三民主义的国民党与民国以及反共的胡适。同时为共产党张目,甚至赞赏美国共谍斯诺及其宣传品《西行漫记》。斯诺曾任教燕京,误导无数爱国学生。该信也自证「中国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换言之,中共是莫斯科领导的世界恐怖组织的一部分。曾劝陈垣与他一起南下避祸的胡适在读到此信后于1950年2月,在台北《自由中国》第2卷3期发表《共产党统治下决没有自由—跋所谓》,表示「假造陈垣公开信的那位党作家太聪明了,不免说得太过火了,无意之中把这位辅仁大学校长写作一个跪在思想审判庭长面前忏悔乞怜的思想罪犯—这未免太可怕了!」并断言,「在共产党的军队进入北平之后三个月,七十岁的史学者陈垣就得向天下人公告,他的旧治学方法虽然是『科学的』,究竟『是有着基本错误的』!他得向天下人公告,他已『初步研究了辨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确定了今后的治学方法!』所以我说,这封『陈垣给胡适的公开信』最可证明共产党之下决没有学术思想的自由。」

胡适猜测基本正确。为该信拍板的是延安整人运动的积极分子范文澜(1893-1969),为陈垣代笔的刘乃和(1918-1998)堪称红色卧底。她于1939年就读辅仁大学历史系,1943年成为陈垣的研究生。1947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成为陈垣助手,其时刘乃和29岁,陈垣67岁。1948年,陈垣的第三任妻子与之分居。刘乃和与陈垣有染是公认的事实。中共媒体还透露刘乃和参加过姚依林等为保卫苏联转嫁矛盾发动的红色学运「一二·九」,她还「不顾危险,掩护和协助了党的地下工作」。1949年刘乃和入「华北革命大学」,接受匪共赤化。1955年被中共正式分配给时任北师大校长的陈垣充当红色秘书,与王光美不同的是她没有夫人的名分。                                                               
参与写信的刘乃和之弟刘乃崇(1921-2011)于1945年进入辅仁大学国文系,大二时已加入共产势力操纵的地下组织「祖国剧团」。1948年,他身份败露后,在陈垣的得意门生及辅仁大学教师柴德赓(1908-1970)与其地下党员妻子陈璧子(1910-1986)的掩护下撤到苏区。柴德赓也参与写信。在他们的包围中,从1948年起,陈垣就开始改变与天主教会合作的态度,从「驯服的羊」变成「凶猛的狼」。

总而言之,辅仁大学虽然是天主教大学,也像别的民国大学一样在1949年前就已被共产国际势力全面渗透。
     

辅大被赤化后遭肢解

毛共在听命于斯大林的各国间谍的全力支持下占领北京后,立即接管辅仁大学。它先取消四门宗教课,然后于1949年6月29日在全校增设三门必修课,灌输敌基督的「新民主主义论」、「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与「社会发展史」。1950年12月30日,《人民日报》却发表社论,批判「帝国主义」企图利用终止经费继续控制、干涉「中国教育」。接着中共开始大搞赤化天主教的「三自运动」。罗马教廷派驻民国的公使黎培里反对中共「妨碍教会的超然性」后,1951年1月周恩来发表讲话在全中国推广「三自运动」。

毛共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到三年,大部分外国人尤其是传教士都被迫离开中国。1955年毛共又通过伪造「龚品梅反革命集团」案,将龚品梅等抵制赤化的中国天主教人员逮捕,并以此为借口在全中国镇压天主教信徒,基本清除了勇于抵制赤化的天主教教徒。同时配合毛共赤化各界的人员比如陈垣则得到犒赏。

1950年12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陈垣名下的红色宣传《美国从来就是我们的敌人》。1951年7月时任辅大校务长的美国神父芮歌尼被当作美帝间谍逮捕。写作《思想改造在辅仁大学》的陈垣,自我辱没说:「长期为帝国主义服务,思想模糊,敌我不分……」

1952年,中共打着院系调整的名义,把辅仁大学并入北京师范大学,陈垣被委任为校长,实为共产党骗人的牌位。因为他大小事都要请示党委书记来定。

1956年中共中央组织部提出两年内高校建党指标,即党员要占教授总数的20%。在共产党需要红色样板的情况下,已丧失工作能力的陈垣于是在1959年「大跃进」中国共产党。《人民日报》在显要位置发表署名陈垣的入党感言:《党使我获得新的生命》,其时陈垣几近80高龄,而共产党已剥夺了数千万大陆人的生命。

陈垣用自辱得以苟活至死,而包围他的共谍无不遭到「无产阶级专政」。柴德赓先在中共国当上江苏师范学院历史系主任,「文革」中遭受迫害,含冤而死。刘乃和不仅进「牛棚 」,写出专著也无法发表,即使她在八十年代被允许充当辅仁大学北京校友会副会长。上面提及的周小舟与陈琏甚至不堪迫害英年自杀。


台湾辅仁大学

1956年,追随民国政府撤到台湾的数百名辅仁大学师生成立台湾校友会,并上书罗马教廷请求复校。1960年,中华民国教育部核准辅大复校。在校方的请求下,宋美龄于1967年至1990年担任辅大董事长。可惜中共的宣传攻势让辅大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痛,居然在王光美辞世后举办悼念活动,难道追思她投身红色恐怖组织,参与害死至少八千万大陆人?!

因共产暴政而流亡德国的我只能遥祝辅仁大学吸取教训,不要再被共谍渗透与赤化。而北京从2004年起就在假孔子之名渗透西方大学。
为了回答北平天主教辅仁大学为何培养出王光美等共产党员的问题,我查阅了不少资料,再次印证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干绝,而无论是谁,出于何故,只要加入其中必定会遭恶报。


2017年首发



残体版

辅仁大学与王光美


2013年,方济各当选天主教教宗后频频向北京示好。念及大陆民众至今因信仰遭受中共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我想评介天主教辅仁大学及其硕士生王光美等在1949年后的遭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民国的自由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为了实现“民族独立,民权平等,民生自由”,蒋中正(1887-1975)领导国民党及国民革命军浴血奋战,吸引无数爱国爱民的正人君子比如陈立夫(1900-2001)投身其中。视频网上可以找到被共产党抹得面目全非的蒋中与宋美龄的中国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ej3UnDDjoQ&t=12s

在民国,可以自由办学,大学分公立即国立、私立及教会所办,也多有校训。校训都来自东西方经典。燕京大学由美国基督教会创办,首任校长司徒雷登(1876-1962)后来因出任美国大使被毛泽东污蔑为“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虽然他与燕京都被共党利用,不少燕京学生比如黄华(1913-2010)都沦为共谍。燕大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来自圣经。辅仁大学则由忠于罗马教廷的天主教徒创办,校训“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出自《论语》。大陆被红潮吞没前,辅大、燕京与国立的北大及清华齐名。

可惜民国的自由被听命于莫斯科的堕落文人比如鲁迅(1881-1936)滥用,他们渗透了民国的大中小学,蛊惑青少年为蓄谋颠覆中华民国的共产国际赴汤蹈火。共产国际间谍打着爱国主义等各种旗号发动学运配合共军颠覆中华民国,然而为共产党效力与国民党作对的学运干将无一不在中共篡夺政权后遭到整肃,甚至被整死。被鲁迅误导的新女性之一韦君宜(1917-2002)在饱尝共党苦头后,偷偷写作《思痛录》,透露她与丈夫杨述(1913-1980)等清华学生的惨痛教训:投身共产革命后被迫出卖良知。而王光美在遭受更惨烈的迫害后丧失思考与醒悟的能力,成为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共产国际走卒用红色谎言比如”苏联本是共产国,自由平等新生活……“欺骗民众尤其是青少年把领导抗日后民选为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中正及其政府污蔑为“反动派”赶到台湾后,辅仁大学被共党解散,所以,1949年后出生的大陆人可能多像我是因刘少奇(1898-1969)第六任红色伴侣王光美(1921-2006)而获知辅仁大学。

王光美的四哥王光杰(1915-2003)也像韦君宜一样在清华大学被骗入由共谍操纵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而王兰芬(1923-)还是15岁的中学生就因爱国被骗上贼船,然后被负责学运的共谍姚依林(1917-1994)安排与王光杰假扮夫妻,搞秘密电台,为蓄谋暴力推翻民国的国际恐怖组织收集传递情报。1938年12月,经“党组织批准”,王光杰与王兰芬结婚。而姚依林也是17岁考上清华后,先被1931年考上北师大后沦为红色鼹鼠的周小舟(1912-1966)介绍加入名为“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的红色组织,然后于1935年正式加入中共,充当莫斯科颠覆民国的走卒。1938年,他在搞冀东暴动时改名姚依林。

王光美没考上清华后进入辅仁大学,在四哥与嫂子的介绍下,开始为被中华民国第四任行政院院长阎锡山(1883-1960)形容为九尾狐狸精的共产党效力,硕士毕业后,她放弃赴美留学的机会,为敌视一切宗教的共产党充当英文翻译,并在共产党发动祸国殃民的红色战争后于1946年投奔与侵华日寇狼狈为奸的延安。

1967年,王光美因曾就读辅仁大学被打成“美国特务”。1984年,为了统战也即欺骗遍布全球的辅仁校友,中共让王光美出任辅仁大学北京校友会会长。


不辅仁而助恶的结果

中共媒体透露王光美本想做“居里夫人”,但到延安被刘少奇相中后就表示要当“马克思夫人”。刘少奇杜撰的宣传品《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用普世价值来衡量实质就是共产国际恐怖组织守则。里面明确要求加入者“做马克思和列宁的好学生”!2003年,我获知互联网的好处后,就特意用中文发表《我的反共根源》,告知我在德国获知的马克思及其婚姻的真相,可惜王光美到死都不知燕妮成为马克思夫人后如何不幸。不过燕妮没有受到马克思要推翻的“旧世界”的迫害,是她自己嫁了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而王光美与刘少奇都在自己参与创建的“新中国”遭到残酷迫害,他俩的红色婚姻持续不到20年(1948-1967)就被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活活拆散。在共产暴政下无人享有人权,而王光美陪刘少奇出访与接见外宾令江青(1914-1991)嫉妒,尤其是目睹丈夫毛泽东(1893-1976)邀王光美游泳,更是让婚姻不幸的江青怀恨在心。刘少奇从毛泽东思想的提出者到陪王光美到全国各地推广整人经验后,被毛泽东发动红卫兵打倒,可能也与王光美不无关系。

1966年8月,毛泽东发表大字报,指控时任中共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为资产阶级司令部后,助夫为虐,搞出整人的“桃园经验”的王光美遭到清华大学学生蒯大富(1945-)领导的红卫兵报复,此前王光美化名董朴领导的工作组在清华大学把蒯大富等打成右派学生。从小被赤化的新一代清华学生还在江青支持下,把昔日名校变成暴力场所。王光美被套上旗袍挂上乒乓球“项链”在清华大学示众后,被以“美国特务、战略特务、战略情报特务”的罪名投入红牢。与王光美相关的人员无不被株连遭受残酷迫害,仅亲属就有六人被囚禁,四人惨死,其中害人无数的刘少奇与年过古稀的岳母董洁如(1893-1972)都被害死在狱中。

参加共产党后改名王士光的王光杰也于1968年被投入红牢,改名王新的王兰芬被遣送“五七干校”劳改。八年后这对弄假成真的夫妻才得以再见。丈夫死后,2010年王兰芬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其实是工作关系。过去是他做秘密电台我做助手,后来他担任领导我就把家里打理好。”  

风光一时的王光美被囚禁12年(1967-1979)出狱时,已成浑身是病的寡妇。因为毛泽东批示“刀下留人”,让她免于被处以极刑, 所以,王光美曾宣称她是害死其丈夫的“毛主席的好学生”。而江青也像王光美一样借丈夫权位参与共党整人运动后被翻案的“走资派”投入红牢,最后以自杀结束罪恶的一生。


被共谍包围的辅大校长陈垣(1880-1971)

共军占领北平后,最先被接管的就是辅仁大学。这应该与其校长陈垣被共谍包围有关。
1919年, 陈垣由属于新教的老师司徒雷登施洗入教。1923年,他开始任教于燕京大学,后在北大、北师大与辅仁等校任教。


中国天主教徒上书罗马教廷后,在教宗的支持下,经北洋政府核准,于北平创办辅仁大学,校长由美国神父奥图尔担任。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在教育部的主持下,1929年,陈垣出任校长。

1937年,潜伏国军19年的张克侠(1990-1984)与当时地下领导中共北方局的刘少奇等共谍为保卫苏俄制造卢沟桥事变,引发中日战争。北大等中国大学要么内迁,要么被日人控制,唯辅大得以继续发展壮大,因为日本尊重罗马教廷,而且校务长由德国籍神父雷冕担任。辅大不受日本侵华势力的影响,不用日本教材,不挂日本国旗。1938年,辅大开始招收女生,1939年,理学院也对女生开放。

共谍一方面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发动学运,代表人物有陈布雷之女陈琏(1919-1967)与其丈夫袁永熙(1917-1999),一方面发动兵变比如张克侠,导致共产国际图谋得逞,共军占领中国大陆。

1949年1月底,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1895-1974)被其共谍女儿傅冬菊(1924-2007)出卖后被迫与共军讲和,让共军占领北京。
1949年5月11日,《人民日报》等中英文共党喉舌推出陈垣《给胡适之一封公开信》,信中用共产党八股抹黑致力于实现三民主义的国民党与民国以及反共的胡适。同时为共产党张目,甚至赞赏美国共谍斯诺及其宣传品《西行漫记》。斯诺曾任教燕京,误导无数爱国学生。该信也自证“中国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换言之,中共是莫斯科领导的世界恐怖组织的一部分。曾劝陈垣与他一起南下避祸的胡适在读到此信后于1950年2月,在台北《自由中国》第2卷3期发表《共产党统治下决没有自由—跋所谓》,表示“假造陈垣公开信的那位党作家太聪明了,不免说得太过火了,无意之中把这位辅仁大学校长写作一个跪在思想审判庭长面前忏悔乞怜的思想罪犯—这未免太可怕了!”并断言,“在共产党的军队进入北平之后三个月,七十岁的史学者陈垣就得向天下人公告,他的旧治学方法虽然是‘科学的’,究竟‘是有着基本错误的’!他得向天下人公告,他已‘初步研究了辨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确定了今后的治学方法!’所以我说,这封‘陈垣给胡适的公开信’最可证明共产党之下决没有学术思想的自由。”

胡适猜测基本正确。为该信拍板的是延安整人运动的积极分子范文澜(1893-1969),为陈垣代笔的刘乃和(1918-1998)堪称红色卧底。她于1939年就读辅仁大学历史系,1943年成为陈垣的研究生。1947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成为陈垣助手,其时刘乃和29岁,陈垣67岁。1948年,陈垣的第三任妻子与之分居。刘乃和与陈垣有染是公认的事实。中共媒体还透露刘乃和参加过姚依林等为保卫苏联转嫁矛盾发动的红色学运“一二·九”,她还“不顾危险,掩护和协助了党的地下工作”。1949年刘乃和入“华北革命大学”,接受匪共赤化。1955年被中共正式分配给时任北师大校长的陈垣充当红色秘书,与王光美不同的是她没有夫人的名分。                                                               
参与写信的刘乃和之弟刘乃崇(1921-2011)于1945年进入辅仁大学国文系,大二时已加入共产势力操纵的地下组织“祖国剧团”。1948年,他身份败露后,在陈垣的得意门生及辅仁大学教师柴德赓(1908-1970)与其地下党员妻子陈璧子(1910-1986)的掩护下撤到苏区。柴德赓也参与写信。在他们的包围中,从1948年起,陈垣就开始改变与天主教会合作的态度,从“驯服的羊”变成“凶猛的狼”。

总而言之,辅仁大学虽然是天主教大学,也像别的民国大学一样在1949年前就已被共产国际势力全面渗透。
     

辅大被赤化后遭肢解

毛共在听命于斯大林的各国间谍的全力支持下占领北京后,立即接管辅仁大学。它先取消四门宗教课,然后于1949年6月29日在全校增设三门必修课,灌输敌基督的“新民主主义论”、“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与“社会发展史”。1950年12月30日,《人民日报》却发表社论,批判“帝国主义”企图利用终止经费继续控制、干涉“中国教育”。接着中共开始大搞赤化天主教的“三自运动”。罗马教廷派驻民国的公使黎培里反对中共“妨碍教会的超然性”后,1951年1月周恩来发表讲话在全中国推广“三自运动”。

毛共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到三年,大部分外国人尤其是传教士都被迫离开中国。1955年毛共又通过伪造“龚品梅反革命集团”案,将龚品梅等抵制赤化的中国天主教人员逮捕,并以此为借口在全中国镇压天主教信徒,基本清除了勇于抵制赤化的天主教教徒。同时配合毛共赤化各界的人员比如陈垣则得到犒赏。

1950年12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陈垣名下的红色宣传《美国从来就是我们的敌人》。1951年7月时任辅大校务长的美国神父芮歌尼被当作美帝间谍逮捕。写作《思想改造在辅仁大学》的陈垣,自我辱没说:“长期为帝国主义服务,思想模糊,敌我不分……”

1952年,中共打着院系调整的名义,把辅仁大学并入北京师范大学,陈垣被委任为校长,实为共产党骗人的牌位。因为他大小事都要请示党委书记来定。

1956年中共中央组织部提出两年内高校建党指标,即党员要占教授总数的20%。在共产党需要红色样板的情况下,已丧失工作能力的陈垣于是在1959年“大跃进”中国共产党。《人民日报》在显要位置发表署名陈垣的入党感言:《党使我获得新的生命》,其时陈垣几近80高龄,而共产党已剥夺了数千万大陆人的生命。

陈垣用自辱得以苟活至死,而包围他的共谍无不遭到“无产阶级专政”。柴德赓先在中共国当上江苏师范学院历史系主任,“文革”中遭受迫害,含冤而死。刘乃和不仅进“牛棚 ”,写出专著也无法发表,即使她在八十年代被允许充当辅仁大学北京校友会副会长。上面提及的周小舟与陈琏甚至不堪迫害英年自杀。


台湾辅仁大学

1956年,追随民国政府撤到台湾的数百名辅仁大学师生成立台湾校友会,并上书罗马教廷请求复校。1960年,中华民国教育部核准辅大复校。在校方的请求下,宋美龄于1967年至1990年担任辅大董事长。可惜中共的宣传攻势让辅大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痛,居然在王光美辞世后举办悼念活动,难道追思她投身红色恐怖组织,参与害死至少八千万大陆人?!

因共产暴政而流亡德国的我只能遥祝辅仁大学吸取教训,不要再被共谍渗透与赤化。而北京从2004年起就在假孔子之名渗透西方大学。
为了回答北平天主教辅仁大学为何培养出王光美等共产党员的问题,我查阅了不少资料,再次印证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干绝,而无论是谁,出于何故,只要加入其中必定会遭恶报。

2017年首发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5-6 06:24 , Processed in 0.18708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