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回复: 0

村民举报强拆遭村干部殴打

[复制链接]

277

主题

277

帖子

-7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72
发表于 2021-4-6 19: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生观察2021年4月3日消息】江苏省句容市茅山镇何庄村村民王瑞青,在未签拆迁协议的情况下自家房子被强拆,她和女儿多次找何庄村村委会要说法。不料,却被村委会的干部和所谓的“村民代表”多次殴打致伤。而何庄村村支书王道钟却对村民举报的强拆、殴打等情况一概否认,并称:“她大脑有问题。”

位于江苏省句容市东南部的茅山镇,相传因汉景帝时茅氏三兄弟来此修道而得名,是一座千年古镇。同时,茅山镇位于南京经济圈和上海经济圈之间,地理优势突出。2018年,句容市启动乡村振兴战略,茅山镇何庄村被作为试点村。

为了发动群众积极参与和支持乡村振兴工作,2018年6月,茅山镇何庄村曾组织90多名村民代表前往华西村参观。华西村的繁荣和幸福生活给村民代表很大震动,也让大家对接下来的乡村振兴充满期待。

大约两个月后,何庄村的乡村振兴工作全面启动。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与村民签订拆迁协议,然后把村民的老房子拆掉,成片开发成乡村小别墅。期间,部分村民对于拆迁协议持有异议,并未签订协议。

对于村民代表,王瑞青并不认可。她认为,村民代表应该是全体村民选出来的,而不是村委会随便叫几个人,当时去的村民代表并没有通过大家选举。王瑞青觉得自己被“代表”了,村民代表的意愿并不能完全代表她。

尽管王瑞青觉得自己被“代表”了,但她还是坐下来与村委会一起商量拆迁协议的签订。不过,拆迁协议却让她很不满意。据其介绍,她家在何庄村共有两处房产,一处是原来的老房子,面积115平方米;另一处位于春王公路旁,是一栋两层民居,面积304平方米。

“我家两处房产共400多平方米,但在签订协议时,却只赔偿给我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一套,我当然不愿意。”王瑞青说,在签协议时,那些干部只露出签字的地方让我们签,根本不给我们看协议具体内容,所以我就拒绝签字走了。后来又商量过,但还是未能达成一致。

2019年4月,尽管双方未能就房子拆迁赔偿达成一致意见,但王瑞青家的老房子还是被拆了,春王公路旁的房子二楼也被弄得千疮百孔。

王瑞青说:“我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在句容市做服装生意,他们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给我拆掉的,拆之前也没有通知我。”

房子已经拆掉,新的乡村小别墅正在王瑞青家老房子的地基上紧锣密鼓地施工。王瑞青找村委会、找镇政府四处讨要说法均无果。无奈之下,她将茅山镇政府告上法庭。

原以为稳赢的官司,王瑞青却输了,理由是老房子不是她家的。王瑞青说:“我不服气,明明是我的房子怎么就不是我的了,我们还在继续上诉,目前还没有结果。”

而另一处位于春王公路旁的房子,法院却做出茅山镇政府对此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要求恢复房屋原状。据王瑞青介绍,在法庭上,茅山镇政府辩称,茅山镇何庄村实施乡村振兴是该村村民自治行为,不是行政征收。因工作人员疏忽,原告王瑞青没有在补偿安置协议上签字,但王瑞青已签署的文件内容与安置协议一致。茅山镇政府没有拆除涉案房屋,目前涉案房屋仍在原处。因此,做出了“恢复原状”的判决。

法院已经做出判决,但是茅山镇政府至今没有执行判决。王瑞青很气愤,多次找镇、村干部交涉,依然无果。

3月31日中午,致电茅山镇何庄村村支书王道钟,以核实王瑞青举报的强拆、多次被村干部殴打等情况,王道钟一概予以否认。

王道钟说:“她这个人,脑子有问题。纯属乱说,现在这个社会,谁还敢打人。”

追问王瑞青多次到村委会讨要说法,以及一家人身上的伤是何而来?王道钟表示,自己当天没在现场,不知道,回村后也没听说,不清楚情况。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4-14 10:24 , Processed in 0.06049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