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回复: 0

陕西当局无视陈紫娟控诉丈夫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

[复制链接]

277

主题

277

帖子

-72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72
发表于 2021-3-27 01: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常玮平律师的妻子陈紫娟在陕西省公安厅人民接待室门口
(2021年3月26日)

 (中国陕西-2021年3月26日)周四(北京时间25日)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妻子陈紫娟就丈夫在监视居住(一种法外形式的秘密拘押)期间遭酷刑一事继续向陕西当局多个部门提起控告,各部门拒绝受理并互相“踢球”推卸责任。

3月25日,陈紫娟从中国南方城市深圳到达西北省份陕西宝鸡市公安局控诉对常玮平实施酷刑的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宝鸡市公安局拒绝受理陈紫娟的控诉。
陈紫娟从宝鸡市公安局出来后,又去了市纪委投诉。纪委是一个专门对公职人员的道德操守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对涉嫌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领导人失职失责的行为进行调查、问责并作出政务处分决定的部门。但是,宝鸡市纪检委的门卫保安不让她进。
陈紫娟表示:纪委的保安给了我电话号码让我拨打给宝鸡市纪检委的,纪检委的人接通后说我的检举信已经转给宝鸡市公安局了,让我找他们。就挂电话了。陈紫娟说:
“这是一栋宏伟的建筑,人民却进去的机会都没有。”
两天内,陈紫娟在宝鸡市公安局、检察院、纪委投诉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周五(26日),陈紫娟转而到比此前更高级司法部门之一的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控告宝鸡高新分局对常玮平的酷刑。
“检察院的人不接待我。让我到省公安厅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去。可是这里每周三、周五下午不接待来访。太难了.......不知道像我这样空跑的人有多少?”陈紫娟说。
这是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第二次拒绝受理常玮平遭酷刑一事的控告。在2月5日,陈紫娟就曾收到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对陈紫娟提交的控告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对常玮平实施酷刑及宝鸡市人民检察院不履行法定监督职能控告信的回复:不属于其管辖范围,已转宝鸡市人民检察院处理。
陕西涉常玮案的市政府部门以及省检察院都在互相“兜圈”,拒绝对常玮平施虐的高新分局的控告有任何进展。
早前,陈紫娟就常玮平被酷刑的事,还已经向宝鸡市检察院提出:调取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的录像等诉求,但都没有答复。陈紫娟谴责宝鸡检察院没有履行法定职责,令人失望。
监视居住听上去像是一种软禁,一种温和的拘押形式,针对对象是正在接受调查抑或候审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在2012年修订《中国刑事诉讼法》第73条,允许当局以“国家安全”或“恐怖活动”为由关本国公民。被关押者关在“指定居所”的秘密监狱最长可达六个月。中国的行为已表明它可以对任何被其看作是对共产党权力构成政治威胁的人,都可以任意予以拘押,他们可以是律师、维权人士甚至宗教人士等。
人权律师常玮平曾代理多起信仰案件、拆迁案件、平权案件(HIV,性别)。2020年1月12日,因涉参加“厦门公民聚会”在西安住处被西安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带走。随后,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高新分局国保大队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指定监视居住。常玮平的律师执业证随即遭当局正式注销。
2020年1月23日晚上,[url=]常玮平[/url]突然被取保了。但是他在这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严重的酷刑。他被关在一个宾馆的地下室,连续10天警察把他铐在老虎凳上,除了上洗手间,都在老虎凳上坐着,导致右手拇指、食指至今麻木无知觉。他的双腿肿了,疼的他哭,他要求就医,但是警察跟他说,他们有经验,像他这种情况,还不需要就医,死不了,被他们铐了一个月的人都没死。每天只是中午给他吃一碗面条汤,晚上给他吃一块鸡蛋大小的夹着辣椒油的冰凉的馒头,每天饿得他头晕眼花肚子疼。
1月23日晚取保候审时,常玮平父亲说他“看起来面容疲惫,脸颊深陷,眼睛布满红血丝,瘦了很多。”
去年10月常玮平被强迫失踪至今,代理律师三次要求会见当事人,都被高新分局拒绝,问及已查明案情,都以秘密为由拒绝。
最近的一次会见发生在11月25日,高新分局安排了常玮平父亲与他见面十分钟。在见面结束时,常玮平凄惨大呼让父母好好活着,如同交代后事一般......陈紫娟说。
常玮平案主要日程:
2019年12月8日,常玮平参加了福建厦门聚会(可能是一次汇聚了几位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讨论会议)。外界不知道厦门聚会的议程和内容。
12月27日左右,常玮平通知妻子陈紫娟说因为去厦门参加聚会,他的一些朋友被抓了,他要躲起来了。

2020年1月12日晚10时左右,常玮平在西安的住处被警察带走。

1月13日,宝鸡市司法局注销常玮平律师证。

1月14日早8点左右,常玮平妻子接到宝鸡高新分局国保大队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危害国家安全,已经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常玮平获释回家。

1月23日,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常玮平取保候审,并以不可离开取保候审地为由,限制常玮平离开宝鸡。

3月15日开始,常玮平每日录制一个生活日志短视频,取名“趣宝日志”,并开始上传到名为Danny Crane的个人YouTube频道。

10月14日晚,常玮平在趣宝日志209期末尾表示,“今天宝鸡的国保还是在六营村见了我一面,考虑到当前的形势,我明天会对我今年的事情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发布”。

10月15日晚,常玮平表示身体不适,推迟发布声明。

10月16晚趣宝日志211期,常玮平做出声明,披露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到了酷刑。“我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

10月22日,常玮平强迫失踪。22日晚,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市张姓警察的电话,称“由于常玮平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0月26日,代理律师要求会见并变更强制措施被高新分局拒绝

11月3日,常玮平家属收到宝鸡警方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涉嫌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1月23日,代理律师要求会见并变更强制措施被高新分局拒绝。

11月25日,高新分局安排常玮平父亲与他见面十分钟。

2021年1月6日,陈紫娟向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控告,要求调取2020年1月常玮平被指监期间录像等记录。

1月22日,宝鸡市人民检察院只短信回复陈紫娟:经审查,公安机关均在依法办理之中。

1月28日,代理律师要求会见被高新分局拒绝。

3月11日,代理律师曾前往宝鸡高新分局申请会见常玮平及变更强制措施被高新分局拒绝。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4-14 10:03 , Processed in 0.08015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