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回复: 0

即时报道:新疆再教育营的亲历者古孜拉.阿瓦尔汗女士一家抵达美国

[复制链接]

323

主题

323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发表于 2021-2-10 07: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月9日下午4:30,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在达拉斯国际机场
接到了古孜拉.阿瓦尔汗女士一家三口

(美国德克萨斯州-2021年2月9日)昨天一个“神秘家庭”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登上前往美国的航班,今天(2月9日)下午顺利抵达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国际机场。这个家庭,一位丈夫及7岁的女儿,主人是新疆再教育营的亲历者古孜拉.阿瓦尔汗(Gulzira Auelkhan)女士。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博士负责协调了古孜拉一家的行程,并亲自去接机以及接下来在美德兰的安置,当务之急或许是确保古孜拉得到最佳的治疗。
在谈到古孜拉的到来,傅希秋博士说:“古孜拉在营地分享被虐待的勇气显示了令人钦佩的韧性。经过多年的隔离和难以形容的动荡,我希望并祈祷他们能够在德克萨斯州西部找到安全的栖身之所。”
41岁的古孜拉出生在新疆伊犁哈萨克斯自治州伊宁县,哈萨克族人,跟很多同族人一样,她在2014年迁居至哈萨克斯坦,并成为那里的居民。2017年7月15日,她跨越中、哈边境回中国,由于哈萨克斯坦被中国列入26个敏感重点国家之一,她回国3日后被捕,经过一轮问话,她被村里的公安队长指有“不当思想”,须接受15日的再教育。
公安将她带到改造营,换上制服后带她到一间有50名其他女囚的课室,她们还鼓掌欢迎了她。古孜拉心想,15天咬紧牙关就过去了,不过,两周后安全人员向她问话,她才赫然发现,公安队长替她假冒签了一份同意接受一年再教育的文件,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份文件,我知道公安将人送进集中营可以收到奖金,可能因此那队长要这样冒签。”古孜拉说。
集中营内满布监控镜头,连厕所和淋浴间都不能幸免,没有一点尊严。狱警对每事都有规定,淋浴不得超过10分钟,上厕所不得超过2分钟;上课不准谈话,连抓头都要问。不过对于长期囚禁、被迫与家人分离的她们来说,最痛苦的是:不准哭,一哭就会被狱警用电击棒打头,直至收声为止,他们说:“哭甚么?你应该感恩才对,珍惜你有这样的免费教育!”
 
跟其他受害者一样,古孜拉在集中营学汉语和中共党政法律,每餐前要唱红歌(赞美共产党的歌曲)。所有内容都要测验,80分才算及格,威胁不及格者可被「加监」。对于不谙中文的古孜拉,这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在这种状态,根本无法学习,何况每日要读超过3,000个中文字”。古孜拉与部份同囚者偷偷将答案写在手指作弊,结果被人发现,又要受罚。
集中营的所谓“再教育”强调纠正错误,每日都强迫囚犯“自我反省”,“每天都要为不同的事写悔过书,如果写得与前一日相似,就要从头写过”。除了悔过书,亦要写感谢信,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习近平让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甚至连骗她进来的公安队长都要感谢一番,而且要当众大声朗读。
 洗脑教育是精神上的折磨,集中营的囚禁对古孜拉的身体造成摧残。入营一周就被强制打“流感针”,古孜拉称,之后一年的确没有感冒,但注射后6个月出现流鼻血,最严重时每周会流两至三次,经常头痛,“如果你病了,他们只会给你安眠药,让你昏睡过去。”
古孜拉先后在3个不同的集中营囚禁,经历16个月的折磨后,她终于获得可以离开的通知。古孜拉称,当时伊宁县的县委书记来见她,声称要给她25万人民币,换取她保密一切在集中营经历的事,“我拒绝了那些钱,因为我更希望得到自由。当我回到哈萨克时,我想告诉別人发生了甚么事,因为我不是唯一被囚禁在集中营的人,有很多人都和我受着同样的苦。当然我需要金钱,但如果我接受了,我就失去了自由。”
古孜拉(GulziraAuelkhan)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说,她在中国再教育营被关押了18个月,指令下自己被迫将维吾尔族妇女脱光衣服,戴上手铐,然后让她们和中国男人单独相处。事后,她会去打扫房间。
她说:“我的工作是脱掉她们腰部以上的衣服,给她们戴上手铐,让她们不能动弹。然后我会把女人留在房间里,一个男人会进来,一些来自外面的中国人或者警察。我静静地坐在门旁,等男人离开房间后,我就带着女人去洗澡。”

她说,这些中国男人“会花钱让他们挑选最漂亮的年轻囚犯”。一些曾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人描述说,他们被迫协助看守,否则将面临惩罚。古孜拉说,她无力反抗或干预。
古孜拉还说,一些在夜间被带离牢房的妇女再也没有回来。那些被带回来的人受到威胁,不准把她们的遭遇告诉牢房里的其他人。她说:“这是为了摧毁每个人的心灵。”
古孜拉.阿瓦尔汗于2017年7月15日被关进“再教育营”,2018年10月7日获释,十天后被送入伊宁县新建的家纺服装产业园的一间手套厂工作。在工厂的强制劳动十分艰辛,但是相比"集中营"内的生活,依然有了很大的改善,她说:
在2018年12月底她冒险用社交软件微信与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丈夫联系,后者将情况披露给国际媒体。2019年1月,新疆当局允许古孜拉·阿瓦尔汗离开中国,重新回到哈萨克斯坦与丈夫团聚。据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透露,当年1月初,中国当局总共允许2000余名哈萨克族人离境。
4个多月后,古孜拉和女儿、丈夫一家三口团聚。

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关系接近,那里并不是安全的地方。不久前,古孜拉和家人在对华援助协会和合作伙伴组织哈萨克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Atajurt)帮助下迁到了土耳其,由于古孜拉健康情况堪忧,对华援助协会资助了她在那里治疗在集中营遭受虐待时留下的多种疾病后遗症。
 
维吾尔族主要是穆斯林突厥少数民族,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约有1100万。该地区与哈萨克斯坦接壤,也是哈萨克族的故乡。
 国际社会已经注意到中国的新疆政策对那里人民的影响。根据独立研究,新疆的人口出生率在过去几年中暴跌。
 人权组织表示,中国政府已逐渐剥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的宗教和其他自由,最终形成了大规模监控、拘留、灌输、甚至强制绝育的压迫性制度。
这一政策来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在2014年维吾尔分离主义分子的袭击后访问了新疆。不久之后,根据泄露给《纽约时报》的文件,他指示当地官员“绝对毫不留情”地回应。
 
美国政府上个月表示,中国此后的行动相当于种族灭绝。国务院发言人重申中国在新疆犯下“违反人道罪和种族灭绝”,“这些暴行撼动良知,必须承受严重后果”。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2-25 20:45 , Processed in 0.08996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