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7|回复: 0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律师遭受酷刑细节流出

[复制链接]

316

主题

316

帖子

4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5
发表于 2021-2-6 0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资料照: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律师(右)和许志永

(中国山东-2021年2月5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律师在烟台被酷刑。北京周一下午(1日)彭剑律师在等待近48个小时后,终于第二次会见到丁家喜。
丁家喜的代理律师彭剑在山东临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院内的视频会见室,通过网络视频会见到被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的丁家喜。这第二次会见很顺利,时长超过两个半小时。结束时丁家喜托彭剑给朋友们提前拜年问好:“牛年牛气冲天!展现出更多勇气”。
丁夫人罗胜春说:这次会见没有网络和设备故障,交流比较顺畅,家喜讲述了更多酷刑相关的惨痛记忆。
在这次会见中,丁家喜披露自己被山东烟台市安全人员酷刑的经历:“连续7天不让睡觉。”,“去走廊和卫生间必须带黑头套。”
丁家喜被抓时,正是2019年的寒冬,身上只穿一件衣服,光脚穿拖鞋被带走,出门后气温低,非常冷,所有关节像“刀扎”。
2020年的中国年春节后开始,10天内安全人员以最大音量向他播放《习近平治国方略:中国这五年》,日夜24小时不停止。
 
丁家喜在山东烟台6个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73天被剥夺睡眠疲劳审讯。6个月没有见到一丝阳光。24消小时日光灯照射,不让洗澡,不让刷牙。活动空间限于面对面两屋子,审讯室对面的屋子里只有一个床垫,无提审时也必须坐着,去走廊和卫生间都要戴黑头套。
自被送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丁家喜拒绝配合口供,一直坚持到三月底。
到4月1至8日,他被绑在“老虎凳”(一种刑罚的工具)上,背部一个束缚带,腰部一个束缚带勒紧至极限,致使出现呼吸困难。每天8人分4组,从上午9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不间断的审讯。早上6点到9点允许上洗手间,吃饭走动,但不让睡觉。
 
到4月7日这一天,因老虎凳坐的太久,脚踝发肿像馒头(类似于汉堡大小),疼痛难忍。突然想起妻儿,便和讯问的人说“不再坚持零口供”,要求有条件口供,但只谈“厦门”的事,承认事情不认罪,不用官派律师,保证睡眠。
当时公安局长同意了,但4月28日到5月6日又开始轮流审讯,每天只让睡4个小时,凌晨2点到6点。期间,出现两次昏厥,失去记忆。
 
得知丈夫被酷刑,丁夫人罗胜春说:“我心痛难熬!”
 
丁家喜的罪名由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变成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件为机密级。
 
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各国有义务促进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第5条和《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都规定不允许对任何人施行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联合国大会于1975年12月9日通过的《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宣言》。
每一缔约国应保证将一切酷刑行为定为刑事罪行。该项规定也适用于施行酷刑的企图以及任何人合谋或参与酷刑的行为。
 
丁家喜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对他施行酷刑的人叫黄永明,职务可能是山东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区刑侦大队二大队副队长(警号044286),黄永明的副手叫张本庆。
负责审讯丁家喜的领导是烟台市公安局局长赵峰,连续7天24日不让睡觉的决定就是他作出的。
负责审讯丁家喜的烟台市公安局局长赵峰(来自网络)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3-1 03:44 , Processed in 0.07724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