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8|回复: 0

罗祖田:《关于中美关系及人类前景的宣言》读后感

[复制链接]

327

主题

327

帖子

7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1-2-1 16: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罗祖田

        



《关于中美关系及人类前景的宣言》,下面简称《宣言》。

《宣言》开篇便明示:“100多年来,中国走过了极不平坦的路,其建设现代文明的国家使命至今仍未完成。”

此为对100多年来中国所走之路的概括,读得出不胜感慨之意,但总感觉太吝笔墨。如果这样写:“100多年来,中国走过了极不平坦,多数时间非常惨痛,至今仍显露或隐藏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之路,”是否更贴切,更有立体感?是否更能激活国人对往事、现实、未来的关切与思考?

我以为,上述“极不平坦”四字,用于民初十几年才似准确。那是一个东方古老大国在亚洲领头的变身变脸之际,颇似一个新生儿从年已六旬的老母亲身上被催生出来一样,母体孱弱,婴儿贫血,更加生存气候恶劣,未曾于襁褓中夭折就近乎奇迹了。主导了这场大事变的那一批人,固然首推革命党,北洋系统也不应都排斥在外,他们所付出的辛劳不是后人能想象的。自20年代至抗战结束,很大程度上乃是苏俄与日本在左右中国国运的走向,其对这块土地表现的是既藐视又贪婪,引发的动荡和灾难,悲痛程度堪比同时期的波兰。当政的国民党对此已然焦头烂额,它也不是没做过愚蠢强横的事儿,但整体上属于立足于四万万人。但拥有武装在野的中国共产党的行为却属于立足于阶级,太过利欲熏心,逐渐走向抛弃底线,最后连立足于阶级也成了空话。诚然,中共的思维与行为也是世界大气候的产物。当时基本人权几乎皆被国家利益绑架,国家利益又被文明的荒谬绑架,中国的统治者和在野党对此还只能适应。

但中共自借抗战之机羽翼已丰到红朝建立,世界大势就大不同了。二战后至少十年,美国不失为难得的铁肩担道义,欧洲启动了沉痛反思。大量的弱国、小国,被强行殖民、瓜分的时代不再,大体上都可以静下心来先休养生息再谋发展。不幸,新的联合国只是弱化了也只能是弱化了文明悖论,突出表现在应对国家主权上面。它需要解除殖民地的痛楚支持它们独立,但一支持国家主权又使世界回到了“封建时代,”无非层次高了罢了。不幸不止如此,铁幕出来了,偏偏多数殖民地的国家素质低下,这就为雄才大略者实为野心勃勃者提供了反“封建”的依据。斯大林和毛泽东就是这样看世界的,不再是囿于用过时的马列学说来理解三百年的文明演进,另发酵了从凯撒、嬴政、成吉思汗征服世界的伟大追求。而中共的毛泽东又比苏共的斯大林在思想上走得更远,突出反映在战争成本的计算上,如韩战,毛泽东比斯大林更加不在乎又死人。从此,中国陷入了一次又一次巨大灾难之中,无休止的人祸对文明精神的摧残尤其恶果惊人,不但严重扭曲、毒化了知识界对世界的认知,而且一步步窒息了民间的是非善恶观念,影响不会止于百年。这是美帝为首的资本主义逼迫出来的吗?有一个铁的事实,尔后的资本主义阵营好歹不再自相残杀,社会主义阵营仍战争不断。共产党怎么解释它捍卫世界和平的诚意呢?然而二战的惨烈早已告诉了全世界的良知,那条路不能再走了。

所以,用极不平坦四字来定义红朝七十年的路,似不妥不当。很简单,被动作孽和主动作孽,性质大不同,后续影响大不同,定义也应不同。关于中国四十年改开带来的器物建设大变化,无疑是事实。但个人也好民族也好,还是要有一点远虑,更不可以忘恩负义。惟其如此,才能赢得普遍尊重,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利于更上一层楼。战后历史并不久远,不复整体上的和平,难以想象60年代后世界经济起飞。这里,美欧居功至伟,苏联也在事实上作出了一定贡献,冷战终归比热战强许多。此局面却为毛泽东不喜。他并非只要革命不要经济。大跃进惨败,粉碎了他欲经济上超过美国的梦想后,他就索性从一个极端跳向另一个极端,因他需要保持超人的神话。此后,他可是巴不得美苏大打起来,供他渔翁得利。这样的阴暗心理却不会妨碍党媒将他吹成地缘战略高手。他终于死了,改开来了,但实在是红朝混不下去了的且行且看。邓小平属于务实派,不过改开时代并非某些人所言“一个时代结束了。”红朝开始了改变,却非改弦更张,是因要中共交权,须先交两千万人头来。六四后红朝又有了底气来自两方面,一是民主国家的见识无非尔尔,它架不住大财团扩展市场追求财富的冲动,说他们误判了中共,至少托词占了一半。二是国内精英层分不清党和国的各自含涵义,几乎没有改革者警惕专制下改革会带来严重后患的大问题。认为四十年内美国重建了一个中国,不免夸大其词,但能够成立的比例应达到了60%以上。事实上,不仰仗美国和世界,依红朝前三十年的经济能耐顶多是再造两个大庆大寨。尔后,即便不谈民营企业和几亿劳工的巨大作用,只谈重视发展经济有当政者的辛劳一面,国家的任务另有一个更重要的持续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问题。因为我们不能只为自己一代人着想,还要为后代着想。继续让民族精神从惶恐中走向颓废、堕落,让腐败不可收拾,对世界忘恩负义成为世界公敌,让日后的中国必须同世界争饭碗,再同意独裁者绑架十几亿人做人质,似此绝非杞人忧天的重大凶险。作为智库要不要考量?

《宣言》第一部分不重要,无非是回顾了一番红朝建立前中美两国的一些基本史实,是为《宣言》后面中美应合作作铺垫。但其中有两段话也应提及。

其一,“且中国共产党执政者为建设强大的现代民族国家一直不遗余力。毛泽东无视常识和经济科学的大跃进导致大饥荒,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乃和平年代共产党制造的最大人间惨剧,但这个事实并没有否认毛本来想以赶超方式实现富国强兵的勃勃雄心。”

这样的叙事实在让人费解。毛泽东心目中的现代是我们理解的现代吗?他可是有个宏论,“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他对此倒真是不遗余力。那乃是对现有文明不惜全推到,砸烂,再画前所未有的图画。从逻辑上讲,这比希特勒的“新秩序”走得更远。因为新秩序对旧秩序是个改进问题,一张白纸无异于驱使中国重回洪荒时代。这样惊天的思想只有极其蔑视全世界的狂人才讲得出来。落实在行动上,便是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弄得全民赤贫和冤狱遍地仍不收手。这样的行为在古代社会需要为君者讳能叫雄心。自从纽伦堡和东京大审判后,英雄的标准就变了,《宣言》不会不知道这页历史。

再联系今天的习近平,他的学识德行本不适合谈现代,那个“妄议”罪更把现代气息冲得七零八乱。这一来,他愈不遗余力,雄心勃勃,社会的隐患愈多,不堪想象。

其二,“到了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了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这就有点鹦鹉学舌之嫌了,不像是智库应有的独立见解。鄙人以为,现在回过头看,如果中国60年代就融入世界经济圈,依得当时与日本、南韩、台湾、新加坡同在一条起跑线上,但有国土广大,劳力多且勤劳的优势,经济体量现今超越了美国实非无可能。如果持续发展与创新的源泉即社会朝气和正气,同步进入了世界前列,那么炎黄子孙想不自豪都难。
历史不能假设,但官样文章那么可信?

我的依据是:我在国营工厂干了二十余年,那是家央企,当然那时候是完全计划经济。年复一年,工厂没有完成过国家任务,情况严重时连一半生产任务都未完成,产品质量低劣更非新闻。但到了年底,工厂总是圆满地和超额完成了国家任务。

这是个案吗?过来人皆知,时至今日,红朝报喜不报忧,丧事喜事办的恶习不曾改过,以致不少生活言行都成了假大空,高大上。此种制度性恶习配上传统文化里国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陋习,竟使造假成了生活常态,鲜见有人对此羞惭。今日中国自称富裕幸福者,除开权贵阶层,有多少人炫富的资产不是靠贷款与坑蒙拐骗而来?便是寻常小市民,夜里为生活压力发愁,白日里在人前仍挺胸昂首。常见麻将桌上那些个老头儿老太太明明只输了六百元钱,却大言不惭输了一千多元。当然也有一些见了官员便哭穷者,例如江浙一带的小微企业主,为了躲逃一点税。
关于《宣言》所称再过几年或十年,中国经济体量超过美国,窃以为此话早了点。若依得胡、温十年的中美关系,可能性应该很大。今天不一样了。犹如列车运行,入世后十余年应属于不断的加速度,15年后便属于巨大惯力下的速度了,不是由后劲支持的速度。突出如房地产业,泡沫破裂是时间问题。当泡沫破裂,甭说GDP了,收拾残局都会是大难题。

《宣言》第三部分更有趣,有点像是读人民日报。

“今日中国与100年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两大历史任务的第一个方面:它不再是‘东亚病夫’,--那个任列强宰割的衰微破败的国家,而一跃为西方公众眼里的世界强国。它已经有4亿人口过上了中产或中产以上比较体面的生活,另外10亿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它的高铁,高速公路系统纵贯南北东西,里程高居世界之首。它不但是‘世界工厂’,而且拥有全球最完整的制造业产业体系和全球最大的市场。它正在建设强大的蓝水海军,自从郑和下西洋成为绝响,中国人再做这样的海洋梦已经相隔600年。它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性能优异,足以媲美长期独占鳌头的美国GPS。它也实现了登陆月球,甚至向更加遥远的火星进军。如此等等。”

这份成绩单并非无事实作依据,但凡50岁以上的中国人只消看看大小城市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出门驾车在高速公路上享受着方便快捷,再回首儿时的观感与生存窘况,莫不有天上人间之别。但是,此为常人感受,通常都经受不住时间检验。

有几个问题必要议一议:

1.        体量不同于质量,此为常识。与“100年前相比”,为什么不说与200年前相比呢?那时候的中国,GDP可是世界老大,几十年间便一落千丈,个中的深刻原因怎是列强欺凌解释得了的。另者,列强从何未来,是天生的的吗?它们成为列强之前,是否也遭受过欺凌呢?事实上,大天朝在形成过程中,真是大道感召而由百流千溪汇集成河?不谈自身的原因,即便丛林世界也不免说不通,终归盗也有道。

2.        发展中国家要不要在作自身的纵向比较的同时,也对周围国家作横向比较呢?与100年前相比,足以自豪的国家和地区,就只算东南亚只恐也首推南韩、台湾,新加坡、香港和日本,之后才可轮到中国大陆。可是,这些国家和地区抚今追昔时,可曾有过《宣言》的豪气?人家为什么不曾自卖自夸,撇开制度因素,不外乎人家心知肚明:主要是托战后世界变化之福。

3.        显然,正面的变化尤其大变化,若主要是自力所为,更惠及世界,方才值得自豪,否则,还是少谈成绩多谈自身不足才对。实际,中国近40年的外观变化,无不源自三百年来欧美资本主义工商业大发展,其在代议制政体屏障下,激活出了巨大的科技能量。今日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器物成就,全非中国人原创。是中国人天生愚笨吗?相信没几个中国人会认同。事实上两千多年前中国就创造过空前辉煌,如兵马俑烧制技术,都江堰水利工程,马王堆防腐材料,那么今不如古原因何在?特别红朝七十年,外部世界的发明创造层出不穷,中国给了世界多少贡献?固然,中国有袁隆平,有屠呦呦,但如此少人数怎么能匹配十几亿人和自诩最优越的社会制度?问题不止如此,只谈经济活动,一个没有或很少原创的国度,怎能依靠中低端产业的组装加工引领未来的器物发展?不要忘了我们用10亿条裤子换人家一架飞机的苦涩。当然这不是个完全盘剥的问题,常态下,商业往来,弱势方首先应关注的是自己有无更好路子,而不是一上来就盯着人家赚得太多。同时,世界工厂在二战前才叫美誉,今天的科技新创意,新产品已比工厂流水线吃香。

进一步说,高速公路,高铁,世界工厂,房地产,蓝水海军等,任谁都看得见。除开蓝水海军,全部直接关乎国计民生。一方面,它们有益于民生,应肯定。另一方面,今天的世界已算不得惊奇。而它们中间惊人的透支扩张,重复建设,高能耗低效益,为满足党国面子和党官们挥霍与侵吞不计后果,这笔账怎么算?如果说四十年内国人收入普遍提高了100倍以上,乍看确如此,因为40年前一个熟练工人的月工资不过四五十元,现今招聘广告上的底薪便有三千来元。但40年前一份早餐是多少钱,今天一份早餐又是多少钱?尤其讽刺的是,40年前中国人普遍想生二胎但被严厉禁止,如今允许生二胎却日渐少人敢多生。诚然,这里确有观念变化的原因,但主要原因恐怕是生不起更养不起。

所以,靚丽的器物建设并非一定就是民众福祉。在穷乡僻壤地区开通高速公路,依中国现状仍为善举。把高铁推向三、四、五线城市,就是盲目扩张了。这不是经济思想,是大秦帝国的驰道思想。另有与此对应的新鲜,被骂了两千多年的暴秦,在今日中国吃香了,例如电视剧。房地产又是一个典型,10年前它就基本上完成了历史使命,今日仍大兴土木无异于向后人口里夺食。纵观古今中外,可曾有过无节制大兴土木的国家能够持续发展的先例。使用一个流行的红利观念,吃完了过去的红利,再吃什么呢?那就只好打境外的主意了。建设蓝水海军,不外乎立足于此的高瞻远瞩,却是五百年来人家早就走过皆走不通的旧路。事实上,当今世界只有美国仍在军事上做着绝对的海权,空权梦。美国不会不知道终有梦碎梦醒的一天,实在是欲罢不能了。就身心舒畅而言,一战前美国过的才叫好日子。这样的文明吊诡,我敢肯定习当局不会正视,但《宣言》应该正视。

4.        这一点尤其要谈。经济一时繁荣并非不能转化为一杯鸠酒。上世纪三十年代纳粹社会主义德国乃是典型的前车之鉴。那几年,德国经济一枝独秀,基本上消灭了失业,劳动者福利增加,国家地位空前提高,更有官僚队伍的高效率,元首个人品行近乎完美,等等,多么令人钦慕。但是接下来的是什么事态呢?这才多少年啊,难道我们就忘了吗?
《宣言》主旨与主要篇幅,谈的是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应该合作而不是对抗。用它的话说“要学会共处。”

我好纳闷,共处这个词儿或类似词儿太熟悉。无妨说自有国家以来,不,应是自有部落以来,利益双方便对此莫不无师自通。然而,经济体后面是政体,是权益,是肉对灵的强迫。因此,重要的是共处的基础牢不牢实?伴之以灵能否说服肉。

二战空前的规模与残酷到底迎来了灵肉间的大拷问。若灵与肉再不平衡,则灵将无用,肉也要大损。利害太大了。此为人权高于主权的由来。

但让人权切实地高于主权谈何容易。随着时间推移,又一个文明悖论凸现出来。人类已无可能舍弃技术权能而生活,然而人权追求的自由、平等与技术权能欣赏的集权和大资本另加一无化并不相容,技术手段可以免除人的身累,但免除不了人的心累,甚至使心累加剧。《宣言》提及的环境、资源问题,特别《宣言》本该强调的与人祸脱不了干系的武汉病毒问题,皆反映了强权下技术权能对文明的反噬,已然成了较之国家这个利维坦更悠关文明走向直至存亡的问题。

把上述种种落实在中美关系上,依得中共的思维和行为,共处的基础只会进一步坍塌,基本上不可挽回。当然,中南海还是有明白人,关键点上大作让步是有可能的。使美国减少怒火也是可能的。不过,中共可以收买美方个别政客或某个大财团,要让美国牺牲国家利益则是妄想。有一点很显然:既然至少本世纪内国家利益仍不可摧又有理由存在,老大和老二就不免短兵相接,已然历史法则。中国成了老大,肯定会要赢者通吃,一如英国,美国做的那样。只一个维系特色发展之路,每一个老大都别无选择,不同的是方式与程度。反之,中国若倒退前十名以外,于世界仍是个大麻烦。但身为现时老大,美国与世界不会希望看见中国成后者,更不能接受前者。后者是个届时如何关照的问题,前者属于被抢饭碗的问题。

从更高意义上讲,漫长的农耕文明生活方式或许很适应文明早期扩张行为因地理限制的“张弛有道,”工商业文明生活方式体现了人类喜新厌旧天性借力于地理大发现占据了上风,科技权能使新时代如虎生翼。从此这个文明飞得更高,看得更远,但同时使自身陷入新的悖论。一方面,我们肯定比前人知识多,另一方面,我们愈觉自己无知。于是行为上,我们需要批判过去,因为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也不乐意回到过去,但新路却不知在何方。我们有过很多偶像,末了都靠不住。全球化本来让我们在新世纪看见了希望,希望仍旧破灭。看来,光终结国家主权的陈腐行为并不够,必须制约人的贪得无厌而驱使技术为虎作伥。后者曾是创新和进步源头,但它分明在异化成为人间的枷锁。此前,切实地全球化在新世纪几乎无可能。

或许,人类命运注定了如此,愉悦与痛苦总是如影随形。但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愉悦多于痛苦,至少要持平,应该也没错。此为道义要求,亦为利害所迫,当属追求民主,人权的最大理由。纵然世界可能再现一个“混沌期,”一如两场世界大战终结了十八九世纪的乐观主义一样,但人类另一个趋利避害天性仍会迎接全球化3.0版的到来。无须太过担忧中美对抗的后果严重,擒敌先擒王的斩首新战术会派上大用场。虽然美国正在步大英帝国进入二十世纪的旧路,但由中共再建“轴心国”的可能也大大降低。《宣言》颇有点把今天的中美对世界的影响比为当年的德英对世界的影响,有一定道理,但道理不充足。

就我们追求民主、人权的人来说,今天已做不到不去关心世界的事,但中国现状又决定了我们更要关注中国的事。一句话,惟民主,人权,才能逐步解开中国的死结。旧政治,旧思维,旧文化,终属强弩之末,需要坚定信念。由此再看中美关系。美国由盛而衰不可避免,是为所有超级大国的宿命,此次美国大选热闹,无非国家走向达不成共识的焦躁的折射。但美国的转型将是个缓慢过程,意思是说它的制动装置仍可防止突然翻车,功于它的文化活力仍无可匹敌。现时中国梦也就是个梦,政治反动不会持久,文化无活力才是致命伤,突出反映在今天中南海对待港、台和藏、蒙、新问题上,里面有现实政治的无奈,但主要是大天朝一统江山的陈腐信条在作祟。都什么时代了,这些政客,技术官僚仍紧抱陈腐信条不放。而基本民意分明站在党国一边,这是个大问题,令人欲悲无泪。此情况不由人不想起清末民初那些老古董乡绅,不舍四世同堂的好日子是他们共相。但此种由四世同堂放大的大一统思维终将式微,未来的年轻人不会有兴趣。他们会造反。

但是中共自有特色思维。也难怪它,它早就没了退路,与美国和世界对抗,本质上还是为了国内保安全。此事也佐证了中国事情重心在内不在外。明确地说,不终结中共统治,中国休谈长治久安,不能谈长治久安,则什么鬼都可能冒出来,世界也休谈安宁。

一句话,展望中美关系及人类前景,怎能顺着红朝那帮奴隶主的调子唱。况且,它们会理会《宣言》展示的和为贵善意吗?
向中国大陆的维权公民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2-25 12:41 , Processed in 0.06896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