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公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维权公民网 门户 查看主题

维权评论:怪象:张贾龙因推特言论下牢狱,赵立坚推特撒狂言成战狼

发布者: zbs | 发布时间: 2021-1-13 11:08| 查看数: 1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特约评论员:乔暮春
继公民记者张展被判刑四年之后,1月8日,维权网报道称,贵州媒体人张贾龙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半。张展的罪名也是“寻衅滋事”。据悉,张贾龙滋事的“罪证”主要是推特言论。此前,湖南异见人士欧彪峰被抓捕,亦与其推特言论相关。
张贾龙的判决书指,有18000个推特用户关注其推特帐号,其中包括“国际特赦组织中文”等37户,他发布的24000条推文中,“诋毁党及国家政府形象的虚假信息”共有50多条,被转发387次,被点赞293次。法院认为,张贾龙对网络使用者造成错误认识,造成网络秩序严重混乱,扰乱正常社会秩序,裁定罪名成立。
张贾龙明显是因推特言论获罪。通过推特等网络言论打击异见人士,当局已经形成了一个屡试不爽的套路,那就是,首先收集其“罪证”,张贾龙的“罪证”就是他所有令当局不快的推贴。然后,挑出一些不合官方口味的推条,贴上“诋毁”或“虚假”的标签。再则,夸大其言论的所谓危害效果,被转发,被叫好和点赞都算。其寻衅滋事的罪名也就“成立”了,因为这一罪名已经成了无所不包的口袋罪。
众所周知,推特是一个十年前便崛起的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中国国内的微博就是因受其启示而出现。推特的言论不受官方禁声和审查。因此,备受国内敢言人士的欢迎,很多人在上面注册和发布信息。为了抢占舆论阵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等官方人士以及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也纷纷注册账户。推特在国内已经早被封锁,成了非法媒体。荒诞的是,这些官员却能够大张旗鼓地使用“非法”社交媒体,中国各地司法和公检人员显然也能登陆推特收集“证据”,法庭在庭审时采纳这些通过违法手段在“非法”媒体上采集的“证据”。
在习近平之前,中国的网络舆论战基本上处于防守状态,主要目标是封堵敏感信息。然而,近年来,国内的各种信息平台均被严厉管控,微博、微信也均遭到更加严密的监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试听资料和电子数据可作证据;2019年12月26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的决定》当中,明确网页、博客、微博客、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可正式作为呈堂证供;2017年9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群主对群内“违规”信息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当局力推“大外宣”,不仅在国外建立孔子学院,而且还在海外创建了相当数量的官方媒体,这些媒体的宣传策略为“小骂大帮忙”,在诸如“六四”等大事件上,与党媒一个鼻孔出气。除了布置“海外喉舌”网点之外,官方还积极地向社交媒体进军,达到扰乱视听的目的。在萨斯爆发期间,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在记者招待会上炮轰海外媒体博讯新闻网“造谣”,从而引发热议。不少网民质问他:“这个网站在中国被封锁,你如何能上?”。当时,虽然官方人士和官媒工作人员也浏览海外网页,但一般都安于潜水。现如今,在公共事件或社会危机爆发过后,他们堂而皇之地亮明身份发言,显然,部分官方人士不仅拥有无障碍浏览自由资讯的特权,而且中国的司法系统还把推特上面的言论作为“可靠”证据来判罪。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使得中国一度成为众矢之的,面对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官方发动了喉舌矩阵,向反对声浪宣战。作为外交部发言人的赵立坚甚至通过其个人推特,公开宣称美国是新冠肺炎的始作俑者。而在此前疫情最紧张的时刻,国内有网民因为发表类似的言论而被警方行政拘留,“双标”显而易见。像推特这样的媒体发布和获取信息的方便工具,如此受到官方的青睐,然而,广大网民却被剥夺了使用权。可谓之,官吏可以放火,百姓不许点灯。?
当然,即便管控再严厉,追求自由信息和表达自由的人们依然会想方设法地越过防火墙,接触自由的资讯世界,敢言者也会利用推特、面书等自由社交平台发表内心言论。当然,对于这类发布于海外自由社交媒体的言论,各个省市自治区显然都安排了网监进行严密监视,一旦犯禁,便指示地方上的公安机关对相关人士采取措施,轻则约谈和警告,重则锒铛以对。
一名2018年赴美学习的罗姓学生,因在推特上发表讽刺习近平的内容,2019年回国期间被拘留,后以“寻衅滋事罪”获刑半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一位90后女留学生在推特上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和图片讽刺中共当局后,她在中国国内的家人不断受到警方骚扰,父亲甚至被带到派出所讯问。她除直接收到警察通话被强索交出推特密码外,还受到死亡威胁。武汉一名56岁的王姓男子被控在两年时间内利用翻墙软件,多次登入推特发布、转发并“攻击、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策”的言论,结果被以“寻滋罪”和“诽谤罪”判刑1年3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该判决书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后,目前在裁判文书网已被隐藏。
201811月迄今为止,在中国大陆,因为推特言论遭到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判刑的人数不下几十位,被问话或者警告的不下数百人。因为很多案例不曾曝光,所以,实际人数可能要多得多。张贾龙、张展、欧彪峰只是冰山一角。这足以形成寒蝉效应,使很多人在发表言论时进行自我审查,刻意规避敏感话题和政治风险。
这一现状表明,当局的网络言论管控触角已经伸向海外,通过推特等海外社交平台发布言论也受到审查和惩罚。即便身在海外,当局也能向家人施压或者回来过后再秋后算账。当然,因为一般的公众平台均被严密监控,所以,一部分人选择了一些受众不多的小众平台谈论所谓“敏感”话题。不过,据了解,这些平台也因为私密性较好,用户越来越多,最近遭到封杀。任何软件,在使用的人多了和时间长了过后,都不再安全。在任何平台上发言,都存在风险。
严酷的网络封锁和言论管控,正在使中国社会丧失基本活力。很多人感到空气日益沉闷,除了在私下里和亲朋好友还可以无所顾忌地谈天说地之外,在其它场合,都得表现得“循规蹈矩”,稍有不慎,就可能引来麻烦,甚至被抓捕入狱。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因为强力管控,使得万马齐喑、众口一词,很难看到民间有识之士的建言。对于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闭目塞听,以至于愈演愈烈,一旦到达临界点,社会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
张贾龙既不是最先因推特言论被以“寻衅滋事”判罪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只要专制言论审查制度继续存在,因网络言论,无论发布在什么社交媒体平台,而被抓捕和判刑的人士就会络绎不绝。
2021年1月13日

最新评论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维权公民网

GMT+8, 2021-1-17 23:54 , Processed in 1.90101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