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笑蜀:周永康倒台,川震校舍垮塌真相是该追问了

2008年川震,我奉报社指派到灾区现场采访。最触目惊心的,是灾区大面积的校舍垮塌。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不能都归咎天灾,地方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地方政府当然竭力捂盖子。不仅不查、不说校舍垮塌原因,连到底多少孩子死于校舍垮塌,都始终守口如瓶。

校舍垮塌报道的风险不言而喻。但同仁们无所畏惧,于当年7月30号推出了一组校舍垮塌的特别报道:《学校之殇》。其中一篇,是我对四川省教育厅巡视员林强的专访:《真相比荣誉更重要》(http://www.infzm.com/content/12753)。

林强先生是教育厅的持不同意见者,对教育厅捂盖子的做法非常愤怒,在接受我专访时,把他知道的内情几乎和盘托出。为此,他得罪了几乎整个省厅。

这组报道引发的震撼就不用讲了。报社内部传闻,周永康气得在办公室撕了报纸。原因很简单,垮塌校舍多在90年代末开始修建。这显然有建筑品质问题,而当时主政四川的,正是周永康。垮塌校舍最集中的地区,地方主官很多也是周永康的老部下。

舆论压力排山倒海,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为此在灾区向全世界郑重承诺:一定彻查校舍垮塌原因。

但并没有彻查,而是我们付出了惨重代价。

网络水军随即汹涌而来。总教头就是司马南。西奴网和方舟子的新语丝,都是他的阵地。

我是炮靶之一,司马南领衔主攻。(http://xinu.jinbushe.org/index.php?edition-list-1135.html)。另一个炮靶是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主攻手是刚退休的北京日报社长文峰(http://news.21cn.com/today/zhuanlan/2008/04/14/4592381.shtml)。

那是南方报业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日子。集团领导动不动就被北京召去训话,出来后给同事打电话,第一句话都是:“命悬一线啊”。如此高危持续数年。

2010年春节前夕,长平被赶出南方报业。

三个月后,我也被赶出南方报业。恰逢所谓中国版茉莉花革命,公安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查我,把我写的一首歌定性为“茉莉花革命动员令”。实际上那首歌是我写的南周社评《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的歌曲版。早都写好,跟所谓茉莉花革命八竿子打不着。但他们需要一个定点清除的理由,又找不出任何别的理由,干脆赤裸裸地构陷。

但我们的遭遇真的都不算什么,至少人身自由没问题。最惨的是死难学生家属。但凡追问真相的学生家属都遭镇压:绑架、暴打、关黑牢,无所不用其极。谁敢为他们说话也会遭到报复:四川作家谭作人,被以别的罪名起诉,判刑5年,前不久才刑满出狱,现在还在剥权期。搜集死难学生数据的艾未未,更遭成都警方痛殴。川震死难学生真相至今仍是讳莫如深的黑洞,谁敢追问,都要遭到国家暴力的重重绞杀。

毫无疑问,只有周永康有这么大的能量。多年后重逢林强,他告诉我,他经由其个人渠道获知,南周《学校之殇》特别报道,包括我对他的专访,最高当局都看了,并以其个人名义回复:知道了,情况复杂。

我当即明白,纵然身为最高,也是无可奈何。也就难怪,温家宝彻查校舍垮塌的承诺,始终不能兑现。

恶人自有恶报,今天周永康案终于大白天下。但在我看来,周永康的贪腐问题倒在其次,作为中国的维稳沙皇,上一届权势最大也最跋扈的常委,他最大的罪恶是双手沾满鲜血,欠了太多命债和血债。这些必须清算。

有人说,现在批周永康是落井下石。我就要理直气壮地落井下石。恶人和恶政是分不开的,恶人的倒台,客观上为清算恶政撕开了口子,这口子能撕到多大,恶政能被清算到什么程度,取决于我们落井下石的力度。我们不落井下石,恶政不会自动退出舞台,明明有口子我们没有主动去扩大战果,将来我们也就没任何理由抱怨。

但要清算的太多太多。以我个人亲历,我最想清算的是川震校舍垮塌。这盖子该揭开了,该还死难者家属、还全社会一个公道了。该问责的问责,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总之要用千万人的声音,雷鸣般的声音呼喊:我们要问责,我们要真相,我们要公义!周永康的一切恶政,都要清算。即他不止要为他的贪腐负责,更要为他制造的一切人权灾难负责。

这一切,请从彻查川震校舍垮塌真相开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笑蜀:周永康倒台,川震校舍垮塌真相是该追问了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