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

民生观察2020年1月2日消息:
辞旧迎新送走狗年引来鼠年,湖北潜江维权人士伍立娟从2004年到2020年走过了整整16年,今天是2020新年上班的第一天,伍立娟与往常一样每周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正常(工作)一样上下班到本市政府部门与银行进行维权

转眼间十六年的维权无果,十六年的艰辛与困难还有委屈与泪水这一切都只有自己知道,常人无法想象,十六年的泪水无法计量,十六年的委屈与伤痛无处诉说,无数次的绑架,无数次的软禁,老教,坐牢,行政拘留,刑事拘留,辱骂,殴打,酷刑都经历了,这十六年的足迹都会铭记在我内心深处永远无法忘记的痛。以上的所有迫害都是由湖北仙桃中级法院枉法裁判所导致,还有潜江工会与中共总工会都没有保护职工利益所致。今天伍立娟给湖北仙桃中级法院邮递了判决书与材料,另外还向北京其他八个部门邮递了信件,有信访局,检察院,最高法,中共总工会,银监会,公安部,中央督察部工商银行总行等相关单位。

观察员得知北京维权情况:今天是2020年元月2号,小康之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湖北省潜江市工商银行黄行芝,潘向荣两位维权人士,因不服工商银行单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再次向北京市国家信访局反映自己的诉求,同行的还有内蒙呼伦贝尔市的韩春荣等三位维权人士,还有河南省的周柄胜,冯珍两位退役军人来到国家信访局,反映诉求。

我们一行人四点钟起床,顶着北京最气温最低的一天恶劣的天气,在国家信访局冻的瑟瑟发抖,脚象站在冰水里一般,等待信访局开门。到了大约七点半左右,信访局终于开始放访民进去,警察同志让我们排队,交上我们一行七人的身份证,看了我们同是工商银行一个单位的集体诉求,并录像,然后留下潘向荣,韩春荣两个人作为代表,其他的人在外面等候

潘向荣与韩春荣俩满怀希望,站在访民的队伍里排队等候接访,终于排到了我俩,我们就过安检,工作人员让我们举起手来,前后左右无死角转动安检,完了存上自己的包,手机也不让带进去,不允许录音录像,都一起排队存在进信访办公室的门口,进入信访办公室的门口再一次进行安检。

这次更加仔细,工作人员要求把棉袄,外套脱下来,放在一个框子里,过机器安检,还有几位工作人员依次按照顺序再次全方位无死角的扫了一遍进行安检,然后让我们脱下鞋子,再扫一遍腿部和脚步四周,然后还要求每个人把自己的鞋子倒一倒,算是安检通过了来到信访办公室门口,工作人员要求坐下等候,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工作人员,让我们填补,我们将七个人的姓名,地址,年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填好之后,工作人员给我们取号,听见他们在商量说是同一件事,同一个单位问题,但是不是同一个省的人,应该去哪个窗口接待呢?。

最后他们商量后其中一个人让我们去五号窗口,五号窗口的工作人员说这个到三号窗口,然后又重新取号,来到三号窗口,三号窗口的工作人员让我把身份证交进去,我全部放在窗口下面的小口子里,工作人员看了一下,只收了五个,退回来两个身份证,我说这两个人的身份证没刷,保安就很不耐烦的说收起来,里面接访的工作人员就看了一眼诉求,放在打印机里分别传真给了各自的省里,我说接谈吗?我们的事国家信访局有什么说法?有没有回执?里面的工作人员摆摆手,保安就请我们出去。

潘向荣,黄行芝等七个人天寒地冻的零下温度下排队几小时,接待输入电脑不过两分钟,就把我们打发了,我们七个人又跑到工会,工会的同志说你们属于国资委和银监会管,我们只能帮你们转给那两个部门,我们又来到银监会,银监会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只管银行的业务,以后一件事情就不要重复的过了,这次给你们转到工行去,以后不接待了这么多年,我们很明朗的一个劳动争议,一直得不到解决,踢皮球,年复一年。

观察员:通过潘向荣黄行芝等人在北京的维权行动,我们看到所有的信访窗口全部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敷衍维权访民老百姓东奔西跑,工会本应该替下岗职工维权,这是工会的本职,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工会履行职责,工会部门应该是维权娘家,而这娘家却不爱自己的孩子,中国的所有工会都是由权贵掌握,根本没有职工参入其中,更谈不上让下岗维权职工参入,我们要学习民主公平的工人工会法,其实《中国还没有真正的工人工会》,任何一个单位都应该遵守工人工会法,任何个人也有权利组织工人工会,工人工会要调节在劳动合同纠纷中的问题,还要维护企业利益,必须达到《双赢》才能使下岗维权工人得到合理合法的权益。

黄行芝,潘向荣,韩春荣,周炳胜,冯珍还有其他两位断友一共七人,加上伍立娟在本地维权,她们的命运不是她们几个人的命运,中国法律制度缺陷导致职工维权特别艰难:中国劳动法律体系虽明确保护职工权利,但具体法律中没有规定法律后果对违法企业给于足以遏制其再次违法的内容,没有规定足以保护职工合法权益的内容,还有就是劳动仲裁制度缺陷:劳动仲裁机构设立于政府劳动部门,而涉及国有企业职工劳动争议的案件,劳动仲裁机构很难保持中立,更难以侧重保护职工权利,而中国法院体系中缺乏劳动法院,现法院体系更是不重视职工权利的保护。

最后再看看湖北汉江中级法院的判决,本院认为:本案属于企业制度改革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中出现特殊现象,应由有关部门按照企业改制的政策规定统筹解决,然后就是按照XXXX法律条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湖北潜江市人民法院(2005)潜民初字第334民事判决,
二,驳回伍立娟的起诉,一审案件受理费由伍立娟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0由中国工商银行潜江市支行负担,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潜江市法院判决:被告工商银行在合同期未满时,以待岗竞聘的方式对原告作出待岗和终止合同的处理,违反了劳动合同约定,对此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要求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请求及其他部分诉求,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本院不予支持。驳回伍立娟其他诉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00元由中国工商银行负担,原告预交的案件受理费不予退还,该费用在执行中由被告承担。

我们看到一审,二审所有费用都由中国工商银行承担,大家都知道一般打官司输了的一方承担法律费用,赢的一方不承担费用,一审潜江市法院与湖北仙桃中级法院都玩弄法律于手掌,不为弱势群体主张公平正义,为权贵藐视法律法规你们将是历史的罪人,所有冤假错案都是你们这些无视法律法规的人所为,你们两家法院给当事人造成了十六年的冤案,现在应该由你们出来承担全部责任,给当事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该给予补偿。两家法院院长应该承担责任,撤职处罚,追究责任,追查是否存在行贿受贿的嫌疑。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

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北京潜江维权人士继续在苦难中抗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