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艾未未:“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中国”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接受德国《南德意志报》记者采访时被问道,他想不想念中国?他回答说,无所谓在哪里生活,没有人能伤害到他,除了中国,“如果我能这么做,明天我就回到中国去”。

艾未未:“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中国”

艾未未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表示,媒体揭露出的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体系的残酷对他而言并不感到意外。他的父亲、诗人艾青曾被流放新疆18年,而他自己也曾经在那里生活了16年。现如今他和家人一起生活在英国剑桥。回到他热爱的家乡是不可想象的事。另外在谈到香港民主运动的时候,虽然过去几个月香港人争取自由民主的和平抗争一度升级为暴力,但是艾未未仍然对香港的未来充满希望。

记者问他,港人的抗争是否会取得成功。艾未未回答说:”这要取决于如何对成功一词定义。示威者们已经赢得了很多。但是还是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改变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问题重重的时代。全球化带来巨大的进步,比如在经济方面。但是在人权、言论自由和人性等方面整体而言我觉得是在退步。香港的年轻人试图保护他们的核心价值。他们不是在争取更便宜的油价、买得起的住房或者好工作,他们是要捍卫自由。”

记者问,中国人怎样评价香港的民主抗争呢?艾未未回答说:”中国人怎么能评价香港的抗议活动呢?他们根本不知情。他们一无所知。他们自打能说话的时候就开始被洗脑了。他们生活在完全特殊的条件下。”

  • 艾未未和他的艺术作品“柏林,我爱你”2015柏林电影节期间,艾未未在北京通过skype“遥控”拍摄了一部8分钟短片《柏林,我爱你(Berlin, I love you)》。影片描述了他和在德国的儿子艾老及妻子远隔千里、分居两地生活的故事。

记者在采访中询问艾未未中国人有没有可能反抗政府的监控?艾未未回答说:”您是说在中国举行抗议示威吗?共产党在夺权之前就搞了内部清洗。四分之一的党员被逮捕或者被处决,罪名是间谍罪。这多可笑。或者他们打断人的胳膊和腿,就为了看看这些人是不是忠于党。我父亲也被逮捕过。这是一个黑手党式的国家。意识形态不起什么作用。私人关系更重要。但是对于一个人口多达13亿的社会来说,它的结构是非常脆弱的,随时都可能崩塌。”

记者问艾未未,是不是把自己看作是一个难民?艾未未回答说:”我是一个难民。我出于安全理由必须离开我的故乡。和我一起离开的还有我的女友和我的儿子。我的母亲还在中国生活,她禁止我回去。她已经87岁了,我们每天都通电话。……我没办法回家,回到那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地方。但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在那里出生的。”

记者问他如果回国是不是会很危险。他回答说:”我不想被逮捕。我母亲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我听她的话。涉及到党的问题,她一点幻想都不抱。共产党想让她相信,我可以回家。但是她不会上这个当的。”

艾未未:中国政府虚张声势

“那么,您想念中国吗?”记者问。艾未未回答说:”我尝试当一个世界公民。我不想对任何一个地方产生情感上的联系。在瑞士我也可以在每个角落吃到中餐。我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无所谓在哪里生活,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中国。如果我能这么做,明天我就回去。”

记者又问他:”您的儿子想回去吗?”艾未未说:”他现在10岁,在剑桥上学。我们住的地方有个院子,他可以安静地成长。2011年我被捕的时候,我的儿子2岁。没人知道我在哪里。他们指控我’颠覆国家政权’。警察跟我说:’未未,你出去的时候,你儿子已经不认识你了。’”记者问:”您的儿子怎么看中国?”艾未未回答说:”他爱中国,也想回去。2015年我们离开的时候,必须把一只猫留在北京。我的儿子想回到猫的身边,想抚摸它。人性是天性。”

转自:DW

Post Views: 64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艾未未:“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中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