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經歷了拘留營的洗腦,穆斯林被送出新疆工作接受進一步「轉化」,工作環境與囚禁期間的環境如出一轍。

11月的一天,福建省晉江市某村村民為紀念先人在當地一個祠堂舉辦了一場慶典活動。祠堂通常與中國民間宗教信仰有關,在中國農村地區隨處可見,是用來供奉和祭拜祖先以及舉辦其他社區活動的場所。當天的活動中有一項是維吾爾民族舞蹈,參加活動的村民一邊吃著酒席,一邊觀看表演。不過,舞台上的年輕人並不是職業舞者,他們是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族穆斯林,他們被輸送到福建,在當地工廠裡打工。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在晉江某村祠堂內表演節目的維吾爾人(知情人提供)

洗腦仍在繼續

這些年輕的表演人員是被警察帶到這個村子裡的,因此想和他們交談根本不可能。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向《寒冬》講述了更多有關這些維吾爾人的情況。知情人說,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被迫在當地表演,今年10月,也是在警察的「陪同」下,他們曾去一座佛寺表演節目娛樂大眾。

知情人說:「我能看出來,這些年輕的維吾爾人覺得在廟裡表演節目完全是一種侮辱,就像是對他們洗腦。當局強迫他們到其他宗教場所表演節目就是要把他們的信仰徹底消滅掉。」他還說,那些維吾爾人是在警察的威脅、恐嚇下被迫參加表演的。

視頻:在晉江市為村民表演民族舞蹈的維吾爾人

「政府把維吾爾人宣傳成恐怖分子,這些維吾爾人都有在教育轉化營中被關押的經歷,有的剛獲釋就被政府送到這裡來打工。」知情人接著說,「如果他們不聽從政府安排出來打工,就會再次被關進再教育轉化營。他們被輸送出來工作是為了『社會穩定』,為了把他們從伊斯蘭教和『極端主義』思想中進一步『解放』出來,為了把他們『漢化』,迫使他們融入到漢人裡面。這種強制勞動項目只是對拘留營外的維吾爾穆斯林洗腦的繼續。」

這些「表演者」受僱的工廠時刻處於監控下,有幹部和警察駐在廠內隨時監控工人。一切宗教活動都被禁止——不准讀古蘭經,不准禱告。政府還安排人員給維吾爾人「上課」,每天教他們學習愛國主義,學習政府的法律法規還有漢語,每週一還必須升國旗、唱國歌,「警察在一旁監督、錄像,不參加者就遭罰」,知情人說。

一位被送到福建「打工」的維吾爾人向《寒冬》透露,警察隨時檢查他們的手機是否存放與信仰有關的內容,還經常到他們的宿舍檢查,他說,一旦發現有一本《古蘭經》,持有那本書的人就要被送回教育轉化營「學習」三到五年。

通過強制勞役來「脫貧」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中國研究方面的資深人士阿德里安·澤斯博士(Dr. Adrian Zenz)指出,「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有限但明顯越來越多的在押人員獲釋成為各種不同形式的強制勞役。」澤斯博士近期在《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上發布文章,其中寫道:「中國政府在當地的勞務計劃包括基本上是強制性地將新疆大量少數民族勞力輸送到其他地方,進入中國東部的公司。不久,在至少部分依靠技術含量較低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的中國製造的產品中,許多甚至是大部分產品都會牽涉到強制新疆少數民族勞役的問題。」

政府宣稱,將新疆維吾爾人輸送到其他地區是「脫貧」計劃的一部分,脫貧計劃是習近平2015年發起的一項政策,計劃在2020年之前實現7000萬貧困戶脫貧。和政府為實現這個不可能的目標而採取的其他手段一樣,將維吾爾人輸送到其他地方根本不是為了讓人們有更好的生活。

據知情人透露,福建省港口城市泉州一家工廠的維族工人每天被要求工作將近13個小時,但月工資僅2800至3000元(人民幣,下同。約400-430美元);而同廠的漢族員工每月能拿到6000至8000元(約858-1145美元)的工資,並且沒有太多加班。

「每天加班我們都很累,想偷偷祈禱都沒有時間和精力了,時間長了我想我會忘記信仰的。」該廠的一名維吾爾員工帶著無法掩飾的不安說。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維族工人在一次升旗儀式後擺姿勢合影(知情人提供)

在泉州這所工廠裡,維族工人住的宿舍與漢族工人住的也不同,他們的宿舍大門是鐵門,樓梯間都裝著監控。每晚當維族工人回到宿舍後,就有一名駐廠幹部和新疆的兩名駐廠警察以及當地警察代表一起對所有維族工人點名,確保一個都沒少。維族工人也不准隨意離開工廠或宿舍。

福建一家工廠自去年以來已有60多名來自新疆的維族工人,該廠一名管理人員說維族工人每天晚上都要學習漢語。「哪怕是想出去玩一會,警察還要時刻跟著,一點自由都沒有,就像坐牢一樣!」這名工廠工作人員說。

為了嚴密管制維族工人,新疆的政府和警方與維族人被送去工作的地方的政府和警方通力合作。在維吾爾人數較多的工廠內,一個駐廠幹部負責管理50名維族人,警察也駐紮在工廠裡配合管理。當地公安局把這些工人的身分證全部收繳,他們哪裡也去不了。

《寒冬》採訪的另一名維吾爾人說,對他來說最糟糕的事情是失去了自由。他覺得精疲力盡,也很想家。當談到自己的新疆家鄉時,他的臉上才露出一點喜色,他說家鄉有很多果園,種的大棗、核桃、葡萄。回憶起冬季下雪時那為期幾個月的假期,他露出一絲微笑。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福建泉州地區一處負責管理新疆洛浦縣維族工人的服務站(知情人提供)

據了解,浙江、廣東、江西等其他省份都有工廠僱用了曾被關押在新疆教育轉化營中的人。據悉,僅福建泉州地區就有至少20家工廠僱用了數千名新疆穆斯林。有知情人告訴《寒冬》,之後還會有更多新疆少數民族被分批輸送到全國各地。

12月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在記者會上表示,新疆教育轉化營內的「學員」已「全部結業」,「實現了穩定就業,改善了生活質量」。他表示,下一步,所謂的「培訓」要以「個人意願」為基礎,人們將會「來去自由」。即便真的如此,被迫遠離家園在監獄般的條件下進行強制勞役也難以被稱作是「自由」。

 

寒冬記者  葉玲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集中營獲釋維族人重獲自由?不,到另一個「監獄」成奴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