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湖北彭希玲被暴打关黑监狱

民生观察2019年12月23日消息】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访民彭希玲,因儿子被故意伤害案遭当地法院枉法判决而上访,期间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她还因上访,被多次暴打关黑监狱,受尽折磨虐待。
 
彭希玲,现年72岁,住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铁路二院214栋(原襄阳火车站退休职工)。2005年1月29日,彭希玲、彭勇母子俩在铁路居委会租赁大院发廊内理发,遭遇法廊纠集网吧罪犯贾韶阳等8凶徒故意伤害,导致彭希玲轻伤,彭勇重伤,经诊断彭勇被致伤颅脑损伤综合症,落下颅脑损伤器质性精神病,现生不如死!之后彭希玲上诉至当地法院,被法官枉法判决。彭希玲依法起诉,上诉,申诉,现程序到最高法!为讨公正在维权中,有省政法委,省人大,全国人大,多次批转督办函,但政令到达地方后,彭希玲便遭到樊城区铁路居委会书记龚新涛等人多次关押“法制班”迫害。
 
彭希玲说:“十八大后取消‘法制班’,龚新涛便随时到我家中砸门,将我绑架后多次关押到樊城白鹤宾馆、铁路花园酒店黑房内,抢我钱物,手机,限制一切人身自由!为此我多次报警,向市长热线12345反映,但终因龚新涛书记黑白通吃有权有势而有持无恐!无奈之下,我只好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局多次将转办函转到地方,而龚新涛等人根本置之不理,不但不给我母子俩解决问题,逼着我一次又一次进京上访,更是打着维稳口号,大发难民财。这些人在我的非法拘禁地,嘻嘻哈哈打着麻将吃着美味,享受挥霍,报假帐侵吞国家财产及维稳款,龚书记靠维稳发了财,豪宅几套,还有豪车巨款。龚新涛曾对我讲:打死你!挖坑活埋上访人告到哪都没用,我反而升官发财,县官不如现管!
 
仅2017年我就二次被打伤头部,腰椎骨折,因我坚持不同意救助补偿及附加违法条款(可构陷百姓)方案,坚持走司法程序只同意依法赔偿,他们就天天派多人拦截追打围堵我及我的家人,抢手机钱物非法拘禁经常化,恐佈之极!手段用尽,使我的上诉不能在诉讼时效内走上诉讼程序。
 
2017年10月13日,我在国家信访局反映问题出门后,被樊城区驻京办人员马忠亮等多人截访,安排到北京草桥华驿酒店5楼小房内,他们讲:太晚先休息,明天回樊。我当即同意配合。
 
当晚凌晨1点30分左右,龚新涛等多人猛烈的砸门,大声吼我叫我现在就回樊,我立即穿衣配合,但急需在厕所解便,我刚进厕所,龚新涛便破门而入,冲进厕所用双拳连续砸击我,我掏出(小米)手机拨打010110报警呼救,并有01083608825号警察电话联系了我。这时龚新涛立即抢走我的手机,用双拳更猛烈砸击我的头部,骂道:妈个B,还敢报警打死你。铁路社区保安队长李雪峰(龚的亲戚,襄阳烟厂清退人员)也冲进厕所拳打脚踢我,并把我拖到一墙之隔五搂客房登记厅。随后,龚新涛过来把双手提着褲子的我踢到地上,骂我影响了他的政绩。我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大小便失禁,头痛欲裂。我被龚毒打惨状令半夜围观旅客惊魂恐惧!过程中,驻京办马忠亮,前进居委会人员程,陈两截访人员一直在旁边围观,无一人上前制止。   
 
龚新涛迅速令铁路居委会保安李新生和黑车保安壮汉将我拖下五楼,到楼下他们雇请七人座(京Q,5OQIY)黑车,上车后,龚令李雪峰抢走我红色五链挎包(内有钱包现金,卡包银行卡各种卡证,三星手机一部),另一黑色背包(材料,衣物)也被抢了。龚又命令黑车上保安用脏布堵住我的嘴,搜我全身,所有零钱,物品皆被抢光,一路上不准吃饭,喝水,上厕所…。
    
2017年10月14日下午,到达襄阳高速路口,龚命令黑车停到由铁路居委会主任王莉(女)姚路军保安(零工,襄铁客运段开除)二人的二辆白色皮卡车旁,龚把我交给三个黑道上的年轻人,手持伸缩性铁棒,敲打着呼叫着说,喊就打死你,并给我戴上红色头套推到王莉车上。很久后,到达一间黑屋内,我扯下头套向黑道三个年轻人求情,我讲:我已被龚书记打伤,所有钱物都被龚抢光,你们去要,我给你们。三年轻人见我惨像,不一会儿就走了(黑道尚有人性)。保安姚路军进黑房给龚打电话报告:三个年轻人不愿看管我,饭也不吃就走了。不一会儿,保安队长李雪峰凶狠的进了黑房,宣布命令:蹲到墙角去,不准说话,不准拉开窗帘望外边,上厕所不准关门,不准有任何响声,不准出房门等。我每天由居委会人员分班看守,每日饭菜由值班保安从门洞递进。而这些看守人员则在黑房外厅,花天酒地打麻将聚赌!我被龚新涛等人毒打致伤也不给我医治,在黑监狱内我生不如死痛苦万分。
 
10月18号中午饭后,龚新涛带着中原派出所铁路居委会片警张建军到关押房,张所长讲:警告你,去国家信访局就是违法,让龚书记受了批评就是更严重违法犯罪…我说:你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个人,我若违法,就依法制裁!我如果没有违法,我现在向你报警,龚新涛打伤了我,并抢劫了我钱包卡等所有财物!张不理睬起身向外走了!这时还有站在房间门口的中原派出所刘所长,洪沟片警章警官,中原办一官员等人,他们进房间内与我打个招乎后就走了。
     
22号中午,居委会保安李新生提着红包,黑包扔到我被关押的房间内,我当即打开红包清点,钱包内现金5790元没了,卡包内广发银行卡也没了,我当即告知了李新生(因当时我被关押,一目了然一无所有)。另外,我还告知了李新生,我黑包内:材料,毛衣,帽子,保温杯皆没了。那天值班人员都听见了。
 
由于我依规逐级反映,程序到国家信访局正常访,我被居委会书记龚新涛等人毒打致伤,抢劫了钱包,卡包所有财物,还被非法拘禁16天(2017.10.14日一29日晚上) 。29号晚上龚新涛到黑牢威胁说`:今天暂时放你出去,下次还有更狠招对付你…29号晚我终于走出黑牢!他们开车至铁路二院步行街路口,由居委会保安柴银才还我手机,居委会杨小莉还拍了照。
     
2017年10月29日晚,我到家后立即拨打了襄阳市长热线12345,有工作人员1021的值班录音记录,我向其反映了龚新涛违法违纪事件。30号去襄北医院看望已重病住院的儿子,同时得知居委会主任王莉,保安姚路军曾去医院威逼我的儿子说出(三星手机)密码。
     
2017年10月31日上午,我到襄阳市信访局反映上述事件,有市组织部副部长接谈了。31日中午到襄阳市第一医院即被收治住院。
     
2017年11月领导接访日,我又向樊城区领导戴涛,信访刘局长,陈主任,政协张主席等反映过上述事件。
 
2017年11月14日我到襄阳市中原派出所报警登记。11月15日,16日到关押地柿铺派出所登记报警并见了沈所长,但至今无果!”
 
彭希玲继续说道,“2019年9月12日,我带着儿子,拿着转院证向市信访局张局长反映,要求带儿子去省医院冶病时,襄阳铁路居委会书记陈海亮,李雪峰等6名黑恶壮汉在青天白日冲进襄阳市信访接待大厅,对我们母子拳打脚踢,我在信访大厅现场报警十几次后,来了二个警察听打人者说我是上访的,打人者称自已是政府工作人员打人是政府行为!随后警察走了,襄阳市信访局张局长等也走了,打人凶手们扬长而去。因伤情严重,随后我母子二人被120送往襄阳市中心医院急救。居委会陈书记率六黑恶人员竟在信访接待大厅行凶伤人,无法无天!法冶社会,信访大厅竟然成为黑恶书记们嚣张行凶大厅!”
 
彭希玲表示,“现在我家楼下天天由居委会派保安,闲杂人员看守着我,一出门就尾随拖拽我,没有人身自由可言,我时刻处在恐佈境地。我恳请全国正义人士,敢爆光真像媒体志士,正义律师,能为我母子伸张正义,为民发声!叩谢!
 
彭希玲电话:13094113361
湖北彭希玲被暴打关黑监狱
湖北彭希玲被暴打关黑监狱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湖北彭希玲被暴打关黑监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