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实名举报河南商城县人民政府做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举报人按)河南省商城县五个农场联名实名举报商城县人民政府是黑社会保护伞,他们多次向各级打黑部门举报。多次举报始终没有人调查过问,他们认为中国这股打黑风是针对征地的农民。在商城县以黄东志为首的黑社会势力及团伙几百人没有抓一个,抓的全是上访、征地收了钱的农民,真正的黑社会全部被保护起来。以下是五个农场实名举报信的全文,欢迎采访。
举报人一:熊杰,科级退休干部、商城县芳草地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所: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双河村。电话:13723134666
举报人二:熊文,商城县芳草地种植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所: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双河村。电话:13193895088
举报人三:高顺甫,达旺家庭农场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杨寨村刘木场组。手机:13137372899
举报人四:高关有,男,汉族,友情家庭农场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敖岗村张围子组。手机:13569710576
举报人五:熊安华,友情创丰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县武桥乡敖岗村余老家组。手机:13233778178
一、打着政府工程的旗号,实行黑社会化违法施工,引发了严重的刑事犯罪和社会恶果
固始县“引鲇入固”饮水工程项目实际上是一个PPP项目,由中标方组建项目公司,经营期25年满后无偿移交给政府指定部门。该项目在占地施工中全部打着是政府工程的旗号,不给被毁农田的农民一分钱,强行毁农田、林地和基本农田,进行黑社会模式强占施工。201810月至今,在举报人等毫不知情、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工程施工方开始强行开挖举报人等的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举报人等每次都是打110报警,并许多次到现场阻止破坏举报人等的合法财产。最后在公安机关的强压下,举报人等的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受到毁灭,至今有的没有给任何说法、也没有给一分钱的补偿;有的是少赔多占,任意建设永久性钢筋混凝土建筑。我们举报人都遭受的巨大的财产损失,其中举报人三当年的财产损失经评估公司评估高达108.9878万元,举报人五70多岁的老母亲被吓得病倒、长期在医院救治。
二、该黑恶集把持了商城县人民政府,挟持了商城县人民法院
举报人等向省、市有关部门举报黑恶集团强行毁灭沿途人民的合法财产,上级打黑除恶部门介入调查后。该黑恶集团很快获息,并根据自己的罪行需要,编造了一个全部假透了的《证明》,叫商城县委常委、统战部长润道宏和商城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陈功言在《证明》上签名认可,并加盖了商城县人民政府的公章。各个部门的打黑办收到该假证明后,放纵该黑恶集团继续作威作福,让许多人民群众继续受到该黑恶集团的迫害。
该黑恶集团还用这个《证明》挟持了商城县人民法院,让商城县人民法院在该《证明》的干扰下,举报人三的案件在商城县法院开庭审理后已经过了9个多月,现仍然长期超期搁置那里不敢判决。商城县人大副主任倪洪洲和固始县副县长沈新两个人多次直接到商城县法院找院长李正施压,不准商城县法院依法办案。该案多次因严重超期,受到河南省高级法院的警告和通报批评,商城县人民法院有黑恶集团中间人旨意的干扰,却又不敢违法判决,只好压在那里长期不敢判决。
举报人三于20191011日,向商城县人民政府邮寄了《商城县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商城县人民政府向举报人三公开:1、商政文[2017]121号中涉及菊花种植地的补偿标准;2、申请人“坚持以20万一亩索要高额青苗补偿”的证据材料;3、“商、固两县政府协调指挥部门上报会议决定”的会议纪要;4、“对施工红线区内所涉及的高顺甫的菊花、小桂花,委托第三方进行价格评估”的评估报告;5、“将该评估报告送达高顺甫后”的送达手续;6、“高顺甫仍不接受”、“在长期、多次协商无果后”的证据材料;7、“根据县政府研究决定”的文件函件;8、“对高顺甫家所涉及菊花地、桂花地进行强制施工”中对申请人桂花地具体强制施工时间。
商城县人民政府仅向举报人三提供一个商政文[2017]121号县政府文件,但其中并没有举报人三要求公开的:“1、商政文[2017]121号中涉及菊花种植地的补偿标准”,该文件全部内容也根本没有“菊花”这二个字。商城县人民政府答复举报人三:“您所申请其他政府信息,因我单位并不掌握,请向商城县‘引鲇入固’饮水工程项目建设协调指挥部申请公开”。明明是商城县人民政府为保护黑恶集团加盖了商城县人民政府的政府公章,商城县人民政府不掌握凭什么能证明8个根本不存在的事实,商城县人民政府都害怕该黑恶集团不敢向他们要作出《证明》的依据,却要让举报人三去找死!况且,商城县“引鲇入固”饮水工程项目建设协调指挥部也不是政府信息公开的适格部门,是该黑恶集团的活动中心,上至国家打黑办和中央政法委打黑办都吓的不敢过问这个强势机构,商城县人民政府却将举报人三推向该黑恶集团的虎口,是何居心!
三、商城县公安局和各级政府机关也是该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对该批黑恶势力的违法用地行为,土地管理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林业管理部门对毁灭林地行为不管不问,商城县公安部门对该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直接出面帮助,110对群众报警答复说:我们公安也管不了他们,你们去找政府处理。
20181010日,蒋浩然是该黑恶集团涉黑成员之一,当蒋浩然对举报人三的菊花基地进行破坏时,举报人三向商城县公安局报警要求出警制止蒋浩然的不法行为,商城县公安局不管不问。举报人三的老伴上前制止,蒋浩然报警后,商城县公安局出警为黑恶集团撑腰胀胆。举报人三一家惊恐莫名、不知所措,眼睁睁的看着价值超百万的菊花基地被公然毁灭。
2019815日,王友权也是该黑恶集团涉黑成员之一,违法施工破坏举报人五的承包地和地里树木,因举报人五多次报警公安局不管不问,举报人五不得不去阻止黑恶集团的违法行为。王友权先打110报警,警察出警到现场,要求不要发生冲突、有事找镇政府或法院,就离开了。后来王友权向商城县公安局的程局长打电话,该警察又第二次出警,警察到现场后问是谁知给程局长打的电话,王友权说是他们。举报人五和王友权被口头传唤到上石桥派出所,在上石桥派出所问询王友权后,办案人员请示商城县公安局的领导,该领导叫将举报人五单独带到商城县去办案。审问举报人五后,见没有办法将举报人五投进监狱,就又派人到上石桥镇政府收集举报人五的犯法犯罪证据,前后时间长达5个多小时。
符合法律规定的口头传唤必须具有“现场发现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条件,在该案中,商城县公安局应王友权的报警,警察第一次出警到现场已经发现了不具有“现场发现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的条件,才作出“不要发生冲突、有事找镇政府或法院”的训戒后离开,在王友权给陈局长个人打电话后,情况立刻就发了反转。从王友权打商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电话就发生违法传唤举报人五的事实证明:在商城县110报警电话根本不如商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的电话管用;商城县公安局副局长仅听黑恶集团的一面之词,就能命令警察违法传唤举报人五,对举报人五进行有罪调查,这严重违法了公安机关依法办案的规程。
王友权见自己给商城县公安局的程副局长打电话后,事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逢人就讲举报人五被商城县公安局抓起来了。家中的亲人、朋友、邻居听到该坏消息后,几十个人纷纷赶到举报人五的家,更多的人向举报人五家人打电话了解情况,身体本来就不好的举报人五老母亲听说后,惊吓的昏了过去,后送进了医院,至今仍卧床不起。

在中共中央严打黑恶犯罪保护伞的关键时期,这个PPP项目组建的私营公司能打着政府的名义,进行官商勾结违法犯罪活动,并把持了商城县人民政府、商城县人民法院、商城县公安局,靠的是投资方背后有强大的保护伞。对该涉黑集团的行为,我们在向有关部门举报无果后,又二次向全国打黑除恶办公室寄去了4份举报材料。材料下转到商城县后,商城县政法委打黑办仅向举报人三问了基本事实后,发现商城县人民政府才是该黑恶集团真正的保护伞,就不敢再调查了,对其他举报人的举报情况商城县打黑办不管不问,对所有人的情况不给任何答复。一年多来我们向省市县监察委、公安、土地等举报无果的情况下,举报人向信阳市扫黑办公室举报,要求给予督办。
举报人:
019117
 
附证据:
1、固始县“引鲇入固”饮水工程项目介绍截图证明项目是私营营利性质;
2、《证明》证明商城县人民政府是该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3、《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证明商城县人民政府出具假《证明》干扰打黑办对黑恶集团调查、干扰法院审理破坏人民财产的案件;
4、《商城县公安局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商城县公安局为支持黑恶集团而滥用职权;
5、商城县国土局的答复书证明违法施工没有办理任何用地审批手续;
6、身份证复印件证明举报人是实名举报。
实名举报河南商城县人民政府做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实名举报河南商城县人民政府做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实名举报河南商城县人民政府做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