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反中共陣營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中獲勝。但是當地專家說,真正的轉折點將出現在2020年9月,屆時選民將選出新的立法會。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選舉前幾天,民主派的參選者在集會

香港剛剛創造了歷史。11月24日星期日,民主派聯盟取得了驚人的勝利,親共的建制派遭到致命打擊。香港特區政府由現年62歲的林鄭月娥領導,2017年,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她當選為香港特首。反對派贏得了18個選區的452個席位中的近90%,相比2015年選舉,這是一個顛覆性的結果。鄺俊宇等知名的民主抗議運動領袖當選。高調的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被剝奪參選資格,但替補他的參選者當選。何君堯等公開支持親共政府的參選者慘敗。在《寒冬》採訪的數名專家中,有一個是香港出生的記者彭碧珊(Clarice Pang Pik-shan),她說:「昨晚,選民在何君堯的辦公室外慶祝他的敗選。」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香港出生的獨立記者彭碧珊

香港選民非常明確地表示支持抗議者。抗議者大多是年輕人和學生,他們自6月9日開始向香港政府抗議其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民間稱之為「送中條例」)。根據該草案,對於目前與香港政府沒有簽訂引渡協議的國家所通緝的逃犯,香港政府應該將他們引渡回其本國。不用說,這些國家裡面就有中國。《寒冬》讀者應該知道,這項法律針對的並不是真正的犯罪分子,而是被大陸通緝的反對派人士,包括遭中共迫害的宗教信徒和少數民族人民。

是結束抗議運動的開始還是曇花一現的勝利?

在遭受了數週的鎮壓和(幾次致命的)暴力之後,香港現在已經回不了頭了。《送中條例》已於10月23日正式撤回,但實際上它引發了一場更大的抗議活動,直指中共對香港民眾日常生活的廣泛侵犯。

無論現在發生什麼事情,香港都回不了頭了。中共政府也回不了頭了,中共無法若無其事地繼續其反港運動,而支持中共的香港警察也不能繼續不停地打人、抓人、殺人。另外,中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林鄭月娥說,香港政府現在應該「認真反思」民主力量的勝利,而中共政府發表的評論只提「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但不管怎樣,接下來這幾天將是決定性的。2019年香港事件是否標誌著中共政權終結的開始?還是中共孤注一擲在世人面前赤裸裸地鎮壓香港人民?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2047香港監察」的主要召集人錢志健先生向《寒冬》提供的民主派陣營的照片

錢志健是一名對沖基金經理,也是「2047香港監察」的主要召集人,目前衝在這場人權和民主戰鬥的最前沿。他向《寒冬》表示:「泛民主陣營(反對派對自己的稱呼)的壓倒性勝利清楚地表明,香港人民希望通過投票淘汰破壞香港自由的不公正政治制度。」他還發來了選舉當日所拍攝的照片。他說,「但這種勝利可能是曇花一現,因為中共的對港整體政策目的就是摧毀香港的核心價值,這令人非常不安。」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香港觀察」的主席約翰尼·帕特森先生

在接受《寒冬》採訪時,人權組織「香港觀察」主席約翰尼·帕特森先生(John Patterson)也發表了類似評論。他說:「區議會選舉其實是對香港政府受歡迎程度進行一次全民公投。」震撼人心的選舉結果表明,政府對抗議活動的無能為力引發了眾怒。現在普選的機遇來了。普選是2014年所謂的「雨傘運動」提出的,當年,回應他們的是警察更密集的鎮壓。對警察的暴行進行獨立調查還是有必要的。

永遠不要忘記那些犧牲的人們

彭碧珊是一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獨立記者,專門寫關於中國的調查研究報道和專題文章,主題包括城市犯罪、工人權利和環保等。從香港民主抗議活動一開始,她就一直密切觀察抗議示威活動。她說:「我無法描述泛民主陣營大獲全勝我有多高興。一共452個席位,他們佔了388個。投票率達71.2%,創歷史新高,也就是說,投票人數超過290萬,而2015年投票率只有47%,投票人數是140萬。自從6月以來,我們香港民眾付出了太多血汗,流下了太多淚水。現在,選舉結果清楚地表明,民眾要求我們的社會有一個根本性的變化,這個社會應該充分擁護民主,尊重法治,重視人權。這個出人意料的結果讓我非常感動:我們的聲音終於被聽到。」

那麼,香港下一步應該怎麼做?她回答說:「我希望,當選的參政人員能夠針對警察的暴力行為向政府施壓解決這個問題,並就警察濫用武力展開獨立調查。許多新面孔已經當選。他們很年輕,可能缺乏為社區服務的經驗,但是我們不介意。希望年輕人能謙虛地接納其他有經驗的參政人員,他們雖然落選了,但可能願意輔助當選者,在解決當地社區問題的可行方案上出謀劃策。」

彭碧珊馬上想到了那些因抗議運動而犧牲的人,她說:「我們要把這一令人振奮的結果歸功於為捍衛香港價值觀而失去生命的人。他們中很多人很年輕,他們英年早逝,看不到今天的勝利。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並且以他們的名義繼續奮鬥。」

回到政治話題時,這位年輕的新聞工作者和活動人士指出,「結果表明,在受抗議活動影響最嚴重的地方,選民選擇了支持抗議運動的候選人。這個結果回擊了中國政府的將示威者描繪成一幫暴徒的說辭。實際上,警察使用暴力的情況比抗議者使用暴力的情況更多。警察使用暴力,這是讓民眾覺得有必要通過投票反對親共政客的一個關鍵點,就是這些政客,與警察一個鼻孔出氣,僱用暴徒攻擊和平的香港市民。」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香港的選舉集會

挑戰仍在繼續

彭碧珊說:「中國政府的宣傳最後成了虛假信息,有損中共自己對時局的評判,也有損其香港盟友。」「能否舉一個例子?」「新民黨(NPP)是香港的建制派,此次派出角逐20個左右席位的候選人全軍覆沒。前幾個月,新民黨一直支持警察的策略,最終一個席位都沒撈到。新民黨(2011年1月成立)主席及創建人葉劉淑儀被民眾視為『賣港賊』。在蒙受了巨大損失之後,她宣布自己的政黨『完了』。我的意思是,第二天的情況令北京非常尷尬。不過令我擔心的是,中共政府會採取更嚴厲的管控措施給予回應,而不會示弱。」

彭碧珊還說,2019年不會定局。她解釋說:「從現在開始算還有大概一年的時間,到2020年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香港立法會共70個席位,其中一半由地方選區產生,另一半由功能界別(專業人士或指定的法定代表)產生。目前,26個席位由泛民主陣營控制,另外的42個由建制派控制。因此,後者在立法過程中仍佔主導地位。明年,民眾一定會再次刷新投票率,確保立法會內部更趨向勢均力敵。但是,由於這次選舉直接影響本屆親共政府的穩定,政府會不會剝奪所有泛民主候選人的參選資格?會不會因為政治原因抓捕他們?會不會在投票前更改規則?明年將是值得關注的一年……」

顯然,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其人權不良記錄不證自明。今年是「六四事件」30週年,也許中共不希望再來一個天安門事件。但是(在建制派)在選舉中潰敗後的第二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說「中國中央政府堅定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毫無疑問,對香港人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香港的選舉集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第二天:來自現場的聲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