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凶險新疆:播信主歌信徒跨省遭捕 網搜教會信息被關教育營

在中國被封鎖、監控最嚴密的地區之一——新疆,基督徒無端被關押,受到重罰。

凶險新疆:播信主歌信徒跨省遭捕 網搜教會信息被關教育營
新疆
特警正在街頭執勤(網絡圖片)

《寒冬》採訪了近期去過新疆的兩名基督徒。據他們所言,和少數民族穆斯林一樣,各宗教的信徒都是侵入性監控和殘酷迫害的受害者,他們在中共極權主義政權的鐵腕管控下幾乎窒息。

因傳福音遭暴打

「(我)差一點死在新疆,不擺上生命的代價,福音的門不會打開。」山東省一名因信稱義派家庭教會的信徒今年早些時候曾到新疆,他回來後如是說。

今年春天,他和同教會的一名信徒一同去新疆傳福音。6月,兩人在北疆因被人舉報遭到抓捕。

「政府鼓勵民眾舉報信神的,那裡幾歲的孩子看到有人傳福音都會舉報。」該信徒說。

審訊期間,國保大隊警察逼這兩名宣教人士簽字保證不再傳福音,兩人都拒絕簽字,警察氣急敗壞,將其中一人拖到一邊暴打,直到打暈才罷手。隨後,兩人被強行遣返回山東。

兩位宣教人員對新疆當地的嚴密監管感到震驚。「就連三自教堂外看門的人都全副武裝。」這位宣教人員回憶道,「信徒進教堂要過四道崗,要檢查身分證和隨身物品、登記電話號碼,聚完會就立刻被迫離開。少數民族受到的管控更嚴。」

這兩位宣教人員還算幸運的,新疆當地基督徒說,2016年3月,陝西省5名生命派講道人在烏魯木齊傳福音時被舉報遭到抓捕。之後,他們均被重判五年,至今仍在服刑中。

因播放基督教歌曲被捕

另一名基督徒則因用手機播放基督教歌曲被捕。不僅同行的兩個不信主的朋友一同被捕,就連遠在河南的幾位基督徒也遭牽連。

9月,從河南到新疆打工的三名同鄉正在一處火車站排隊等待安檢,其中一人是因信稱義派家庭教會信徒,他打開手機放基督教歌曲。警察立即注意到他,喝斥他在公共場所播放宗教歌曲是「有意圖」的,是非法宗教活動在公共場合傳播「邪教」。

隨後,三人被捕,被押走審訊。警方發現那名信徒屬於因信稱義派之後,聲稱其所在教會未在宗教局備案,因此屬於「邪教」。但事實上,「邪教」名單上並沒有因信稱義派,這些保守的基督教教派的信徒只是拒絕加入官辦的三自教堂。直到次日,三人才獲釋。

通過檢查手機,警察發現這名基督徒加入了一個基督徒微信群,了解到微信群群主是在河南之後,警方聯繫了當地警察。結果,微信群群主和其信主的妻子以及微信群裡的其他5名基督徒被抓走問話。河南警方指控他們是「搞團夥」、「信邪教」。群主夫婦二人和其中兩名基督徒被拘留5天。

僅僅有嫌疑也遭迫害

對於被列入「邪教」名單的宗教團體的信徒而言,新疆更是一個危險的地方。今年9月,68名全能神教會信徒被奎屯市人民法院重判,獲刑5年至12年不等。

只因被政府懷疑屬於查禁團體的信徒也會遭到抓捕。2018年初,北疆一位居民僅僅因為好奇上網查看關於全能神教會的信息,就被關進教育轉化營。新疆當局認為,他的行為就足以讓他們指控他加入了全能神教會——中國受迫害最為嚴重的新興基督教團體。

另外一位北疆居民只因和一名全能神信徒接觸就遭到重點監控。那次見面後不久,他便遭到警方搜家,並被戴上黑頭套拉到偏僻的地方審訊。後來,因未找到任何證據表明他是全能神教會信徒,他被釋放,但至今仍受到監控。在他回內地老家過年期間,新疆警方、社區人員不斷要求他用手機發送自己的GPS定位信息,嚴密的監控令他不堪其擾。

 

寒冬記者  向義

凶險新疆:播信主歌信徒跨省遭捕 網搜教會信息被關教育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凶險新疆:播信主歌信徒跨省遭捕 網搜教會信息被關教育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