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北京人權宣言:一份欺世盜名的文件

中共收買了一些友邦,通過了一份欲取代《世界人權宣言》的文件。這份文件的目的是為中國及其他國家侵犯人權的行徑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作者: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

北京人權宣言:一份欺世盜名的文件
北京(Picrazy2CC BY-SA 4.0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共在北京隆重舉辦「南南⼈權論壇」,通過了《北京宣言》。2019年12月10日至11日,中共再次舉辦「南南人權論壇」後,《北京宣言》更在國際上得到大力推廣。正式派代表參加論壇的主要是非洲國家、人權紀錄劣跡斑斑的國家,外加伊朗、朝鮮、敘利亞這類出了名的「自由冠軍」國家。有些學者也參加了論壇會議並在文件上簽了名,奇怪的是,荷蘭也有學者參加。

你大可一笑了之,因為這份宣言明顯是宣傳品,但中共好像對其非常重視。對於討厭《世界人權宣言》的國家來說,用《北京宣言》取而代之再合適不過了。《北京宣言》的內容和意識形態基礎非常具有欺騙性,也只有一些非民主國家才會被其吸引。

首先來看它的內容。《北京宣言》第三條稱,「生存權和發展權是首要的基本⼈權」。它把其他人權都排在這兩項後面,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問題,可事實上並非如此。這一條的潛台詞是,以發展為由,可以打壓言論自由、媒體自由、宗教自由和爭取民主等權利。為了避免有人心存疑慮,《北京宣言》開門見山亮出了習近平主席的思想。習思想的基礎理念就是發展與穩定比自由更重要。

《北京宣言》第五條區別對待人權的理論和實踐。在理論上,人權是「不可剝奪的」,但在實踐上,「對人權限制必須由法律規定」,「且滿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健康、公共安全、公共道德和人民普遍福利的正當需要」。既然極權國家的「人民普遍福利」由執政黨及其領導人決定,而執政黨及其領導人又定義了「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健康、公共安全、公共道德」的範圍,那麼,第五條的意思其實是,以任何一種形式行使人權當局都可以剝奪。

《北京宣言》第六條提到了宗教自由,原文是:「各國有義務尊重和保護宗教少數群體,宗教少數群體同樣有義務適應本土環境,包括接受和遵守所在地的憲法和法律,融入當地社會。」這與《中國憲法》的思想是一致的:理論上,信仰是自由的,但實際上只有被視為「正常」的宗教才有信仰自由,而中共已經定義哪些宗教是「正常」的,哪些宗教是「不正常」的。第六條同樣聲稱一個非民主政府有權決定哪些宗教該「適應本土環境」、「遵守法律(極權國家一般都有這條限制性法律)」、「融入當地社會」。一旦這些宗教被宣布為「不適應」、「不融入」,「不擁護(極權國家的)法律」,就可以隨意迫害它們。

最後說說《北京宣言》第八條。這一條保護侵犯人權的國家免受國際社會的譴責。宣言指出:「國際社會對人權事項的關切,應始終遵行國際法和公認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其中至為關鍵的是尊重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不干涉各國內政。」言下之意,即使有的國家連《北京宣言》最起碼的人權標準都不遵循,也不許其他國家抗議、干涉其「內政」。

顯然,《北京宣言》不是人權憲章,而是踐踏人權者的保護傘。

第一、二條表達了習思想的核心內容,為《北京宣言》提供了思想基礎。第一條指出:「人權的實現必須考慮區域和國家情境,考慮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歷史和宗教背景。⼈權事業發展必須也只能按照各國國情和人民需要加以推進。各國應……從國情出發選擇適合本國實際的人權發展道路或保障模式。」而第二條則說:「人權是所有文明的內在組成部分,應承認所有文明平等,都應受到尊重。應珍視並尊重不同文化背景的價值和社會道德,相互包容、相互交流、相互借鑑。」

這就是習近平「具有中國特色的人權」思想,對於所有譴責《世界人權宣言》根本不是世界人權宣言而是「西方」人權宣言的國家來說,他們非常想用具有阿拉伯特色、伊朗特色、非洲特色、俄羅斯特色、朝鮮特色的「人權」來取代世界人權。

但是,《北京宣言》具有雙重欺騙性。首先,習近平的「中國特色」實際上是「中共特色」。習近平要重塑中華民族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假的,例如,他無視豐富的中國宗教遺產,一旦與中共的共產主義相反便否認其歷史價值。其次,《世界人權宣言》體現了二戰恐怖之後達成的共識。順便說一下,《世界人權宣言》起草者之一是中國學者張彭春(1892-1957年)。

《世界人權宣言》的所有起草者深知,納粹分子一類的人都是以發揚民族傳統為由剝奪人權的。在德國,早在納粹出現之前,德意志帝國就通過所謂的文化鬥爭來嚴厲限制人權,特別是限制宗教自由。人權出現得很晚,發展也相當艱難,同時還須戰勝民族傳統與偏見,不僅在德國、意大利、日本等戰敗國是這樣,全世界都是這樣,大同小異。張彭春知道,若從現代角度看,中國從來沒有「人權」一詞。但許多國家(即使不是多數國家,起碼也有一些國家)都沒有「人權」這個詞。即使立法歷史悠久、定義人權的英國這樣一個國家,也曾限制少數派宗教的自由長達幾個世紀。

正因為二戰的悲劇,所有簽署《世界人權宣言》的國家都承認,他們必須戰勝各自的「民族特色」,認同已達成共識的普世價值。要麼人權是普世的,要麼沒有人權。《北京宣言》只不過是中共棋盤上的又一顆棋子。同時,《北京宣言》也為其他非民主國家提供便利,替他們繼續侵犯人權的行徑開脫。

北京人權宣言:一份欺世盜名的文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北京人權宣言:一份欺世盜名的文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