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陆国英:“戈觉平快出来了”骗了我两年

2016114日,戈觉平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在常熟沙家浜芦苇塘1号网络神卡通假日酒店。六个月后,201754日,戈觉平被批准逮捕。
2017814日,我母亲因思念女婿戈觉平过度从五楼跳下身亡。16日母亲火花那天,戈觉平被带出来让见我母亲最后一面。在告别礼堂里外便衣很多。我第一时间就对他说给他请律师。戈觉平回答说:不用了,他们答应我11月出来。
11月过去了、12月过去了,20181月又过去了,戈觉平仍没有出来。
20182月春节即将来临,我忍不住给专案组人员打电话 ,他回答过年一定回来,和你们吃上团圆饭,一定、一定。
等到过新年还是没有等到戈觉平回来和我们团聚,那个春节我们母女俩含泪度过。
2019513日戈觉平案开庭审理,至今已有近7个月,法院仍未对戈觉平案宣判。家属和律师至今未收到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次延期审理期限通知书,戈觉平处于违法的超期羁押状态。
20199月,我再次被专案组人员告知戈觉平11月份肯定要出来,关押三年差不多了。然而,“十一”大庆过去了,四中全会过去了,11月份过去了,2019年即将过去了,戈觉平仍未被释放,也没有判决的消息。
戈觉平是个腮腺癌症病人,被失去自由1000多天。关押期间被疲劳审讯,逼、诱供,饮食方面没有营养导致经常头晕目眩、心绞痛、气短胸闷,律师多次申请取保无回应。
戈觉平你会活着出来吗? 法院可以无休止不判吗?可以无休止超期关押吗?
                
陆国英
201912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陆国英:“戈觉平快出来了”骗了我两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