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可以看到,那些凡经济完全市场化,凡发达国家或地区,都是“高度文明”,政治上也都实行自由民主,人民充分享受应有的权利。我们还看到,人类之所以有那么多发明创造,之所以能进步到现代文明,“自由”二字居首功。
 
昨晚有网友在微信中转发一篇文章,此文是在微信公众号发表出来的。在这样一个“新时代”,能在微信公众号发表出来的文章,仿佛等于上了“保险”,应该“没事”,现在我就根据这篇“没事”的文章谈几句感受。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香港
 
网友转发的文章题目叫《香港的文明体现在哪?》。当你读了文章后,就明白凡“香港文明体现”的地方,内地城市都应感到汗颜;即使内地较文明一点的城市,与香港文明一对比,差距还是很明显。也就是说,谁都看得出,作者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内地即使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即使天天喊着有“四个自信”,即使国内生产总值即所谓的GDP已位居世界第二,甚至一度“自信”得高喊着“厉害了我的国”,可文明程度还是比香港差得远——差的不是硬件,是软件。而这个“厉害国”自古就有虚伪的传统,只讲“驴屎蛋子外面光”。
 
有人可能不同意,说内地也有文明程度较高的城市啊。是啊是啊。可我相信,读了《香港的文明体现在哪?》,不能不承认,不论从内地城市整体还是拿少数较文明一些的城市来比,大概还是比不上香港。既生活在内地又常出门者,只要说真话,不骗人,一定感觉得到,即使京、上、广,再扩大一点,包括深圳、杭州之类,仍不能与香港的文明程度相提并论。在内地,像上海这座城市,在现代文明方面,要算较高的了吧?然而,看看去年进口博览会结束时一些市民疯抢外国摊档上不要的食物,还有今年美国在上海新开的一家costco(好市多)超市,开业当天,一些上海市民的低素质不也被网友暴光在众多微信“朋友圈”吗。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内地盲道
 
《香港的文明体现在哪?》的作者向读者展示的是香港高于内地的现代文明,而我这个读者想问的是:香港那些高于内地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你总不能说香港的现代文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你也不能说香港的现代文明是从内地传过去的吧?因为说不通啊。可以说,事实上,内地十几亿人至今没有进入人类现代文明,充其量,大楼多一些,高一些,设施新一些,但人们的思想理念根本就没有随着物资文明的进步进入现代文明。
 
那么香港的现代文明是从哪儿来的也就不言自明了。只要你有勇气面对事实,就应该承认,香港今天的现代文明就是通过英国一个半世纪的殖民——没有这一百五十年的殖民,香港会不会还是个“渔村”,不敢说,但至少在1978年前肯定也是破烂不堪。1949年后的新政权连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都顾不上,怎么可能把香港打造成“东方明珠”呢?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香港
 
所以说,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与1949年后的中共政权没有一毛钱关系。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是资本主义的英国把香港打造成“东方明珠”。中共实行的是所谓社会主义制度,而文革中是这么说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此外,他们把“香”的说是资产阶级的,把“美”说成是“臭美”,就连人性、人道,在这个打引号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不能宣扬。可以说,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特别是文革十年,中国就是“落后、野蛮”国家的代名词。
 
今天还记得,张春桥在姚文元发表《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之后,紧接着就发表了《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可以想象,香港如果是在中共统治下,怎么可能出现资产阶级、出现资本主义?!认识到香港的“香”,是在观念有所改变,甚至被专家们称作“第二次解放”的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当国家看到香港的一些无可替代的作用,才来重视这颗“明珠”。当然,现在的香港,已是中共某些官员包括他们的亲属的“天堂”了。或许正是这个缘故,当获悉美国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其生成法律,才令一些中共官员以及代表中共的“喉舌”们大为恼火。因为如果再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丢弃自己的承诺,“天堂”很快就会失去“天堂”的价值,“明珠”也很快就会失去“光彩”。有人心有不甘。
 
那么,香港的现代文明程度比内地高这种现象,又能证明什么呢?至少可以证明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统治集团的文明程度低,那个国家或地区的文明程度就低,统治集团的文明程度高,那个国家或地区的文明程度就高。完全取决于统治者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而与是主权统治还是殖民统治无关。
 
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下面这样一个例子,很能说明这一点:
 
“出生于1697年的约翰·彼得·曾格,是北美大陆最早的出版商之一。1733年,他创办了《纽约周刊》,经常刊载一些指责英国殖民统治的反映北美人民心声的文章,因而被英国驻当地的政府怀恨在心。同年11月,英国殖民当局终于找到了一个收拾曾格的机会,他们在《纽约周刊》上曾格发表的抨击英国殖民政府总督腐败无能的报道上大做文章,说曾格的报道严重失实,包含着煽动殖民地民众叛乱的祸心,伤害了英国总督的威信,造成了很坏的负能量影响。1734年,英国当局以诽谤罪向当地法院控诉曾格。
 
“曾格对此非常气愤,在英国当局的操作下,他的律师屡屡被剥夺辩护资格,曾格似乎无法逃脱被判有罪的下场。正在这时,费城的大律师、年近八十的安德鲁·汉密尔顿不顾个人利益,向曾格伸出了援助之手。他认为,人民在政府的压迫下痛苦不堪,而政府还要将他们抱怨的权利悉数剝夺,对那些敢说真话,试图为这个社会伸张正义的人士大加迫害……事实证明,曾格没有诽谤任何人,他只是说出了真相。
 
“汉密尔顿的辩护让陪审团意识到,他们决定的不仅仅是一个小小出版商的命运,曾格与英国当局的斗争,实质上是捍卫言论自由的斗争。如果他们认为曾格有罪,那无异于当了专制的帮凶,自由的敌人。在汉密尔顿的帮助下,曾格被判无罪。这是美国历史上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伟大胜利,也是美国人为捍卫言论自由与专制统治者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为后来的美国创建不受约束的、自由的舆论环境奠定了基础。”
 
当时北美大陆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尽管英国有自由传统,但有些殖民官员自然还是会以统治者自居,同样容不得被殖民者有损他的尊严。好在即使是近三百年前,即使贵为英国总督,也不能在有英国自由传统的背景下一手遮天,最终在费城大律师、年近八十的安德鲁·汉密尔顿的援助下,维护了被殖民者自由和说真话的权利,于是也才有了后来这样一个美利坚合众国。
 
倘若殖民北美大陆的不是有自由传统的英国人,而是铁木真或努尔哈赤抑或某个“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政党,又会怎样呢?估计不仅天知道,全世界都知道。
 
而与香港一河之隔的中国内地这七十年的历史,更是充分证明着这一点。
 
2019.12.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唐宋明:香港的现代文明从哪儿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