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东海: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余东海: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马学既不能诚意正心修身齐家,也不能治国平天下。相反,信奉马学,只能恶其意邪其心败其身,以马立国,必然害家祸国乱天下!
 
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的实践证明,在任何国家,马家势力都是恶势力,祸国殃民,穷凶极恶;马家社会都是恶社会,人祸不断,苦难深重;马家官员非贪则酷,或者既贪又酷;马官家庭大多夫不夫、妇不妇、父不父、子不子……
 
什么叫诲淫诲盗,什么叫恶有恶报,什么叫大恶无后,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什么叫德二三动罔不凶,什么叫一人贪戾一国作乱,什么叫无道之至亲戚畔之,什么叫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什么叫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什么叫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看看各国马党就知道了。
 
马党无不自诩按劳分配,并且画了一个按需分配的未来大饼。其实所有马家实施的都是按权分配。这是最为野蛮的分配方式。
 
马家的任何美好的政治追求、社会理想和对人民的承诺都必然落空。这是它的理论逻辑、政治逻辑的必然,是因果的必然。邪恶是苦难之母,极权主义作为人世间最大的邪恶,必然孕育苦难最大的苦难,包括各种天灾人祸内忧外患。
 
原因很简单,以物质为第一性,根本已错。世界观一错,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无不大错特错。以之为意识形态,必然一切不可收拾。马家越是强调德智体全面发展,越会导致德智体全面倒退,道德彻底崩溃,就是因为马学的道德观念和价值标准完全错误,颠倒反常。
 
因此,马党最善于培养大贪大恶大奸邪,但培养不出一个正人来,遑论君子。正人必须有一定的正知正见,即正确的道德观念和标准,有相当的正义感,这是马党无法提供的。马学只能把善人洗成恶人,把小恶洗成大恶,贪恶无底线。
 
有人说:“现在当权者很多人的议政言语,在古代都会列入明显的奸臣谄陷佞幸言论,当时就会被谏官弹劾。”然哉然哉,此言有识。东海早就说过,现代很多功臣英雄道德模范,在儒家社会都是乱臣贼子缺德鬼。根本原因在于道德标准反常,导致是非黑白正邪善恶常常颠倒。
 
传最新俄罗斯高中教材将列宁定性为俄奸。这个定性好。将来对某些汉人可以照办。反掉儒家之后,汉族中出了太多的汉贼汉奸,将来都是要正名的。一切被颠倒的都要颠倒过来,重新恢复正常;那些被装饰成英雄伟人道德模范的罪犯,都要恢复原形。
 
当然,马党也有好人,只是比例极低,凤毛麟角,而且好的程度极低,正义性极低,很容易变坏。真正的好人不可能加入马党,马党中真正的好人必然反马叛党,或者以彻底驱逐马学、革新马党为己任。这样的好人是有机会成为正人君子的。
 
信仰马学就是信邪拜物,坚持马路就是坚持罪恶,支持马路就是积极助恶。反过来,去马弘儒则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事业,是为人民立功、为自己立德、为子孙后代积福最好的方式,也是马党中人最好的赎罪和自救的方式。
 
《大学》曰:“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
 
马学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公有制(公权力所有制),根本全错,是典型的现代极权主义邪说。其思想之邪、政治之恶具有根本性原则性和不可修正性。要让马党改邪归正,要让马家社会正常化,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政治上坚决彻底地抛弃马学,取消它的意识形态地位和宪位。
 
2019-10-28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余东海: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