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中国异议人士应对审查:戴着镣铐跳舞

中国异议人士应对审查:戴着镣铐跳舞

中国律师陈秋实2019年8月赴港报导反送中事件(脸书截图/香港有线电视)0

随着中国当局政治言论审查的力度日趋升级,民间出现了一种“戴着镣铐跳舞”的应对方式。其中,北京律师陈秋实的遭遇尤为引人关注。

曾因直播香港“反送中”运动,而陷入危机的北京律师陈秋实遭到中国官方全网封杀,国内社交媒体帐号一律被封。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粉丝在视频中,帮陈秋实在脸部贴上表情包后再进行传播,以躲避人脸识别的审查。

这不是中国网友第一次创意性的应对网络监管,有新疆维吾尔人曾用抖音,发布他们在全家福照片前默默哭泣的视频,以其内容上的模糊躲过了初步审查;也曾有人将文字制做成图片并加上划痕,以绕开监管部门的图片识别技术。

对于热心网友将视频中的自己贴上表情包再进行传播,陈秋实回应道:“我不会去这样做的,我觉得挺傻的,有时候粉丝会脑洞大开想很多好玩的方式,我都能理解。但是,我不会去做。”

陈秋实说,自己不喜欢 “戴着镣铐跳舞”:“我觉得你戴着镣铐,你不是应该思考怎么把镣铐砸碎吗?”

陈秋实:锯断镣铐,而不是戴着镣铐耍宝

陈秋实在香港直播反送中运动之后,被多个政府部门约谈。他拥有74万粉丝的微博号,157万粉丝的抖音号,以及他的快手号、微信公众号等通通被封。比如,他不能再用自己的手机号、名字注册抖音,曾尝试只录一段视频什么都不说,对镜头招手,然而这个号也会被封。此后,陈秋实沉寂了一个多月。

9月30日那天,陈秋实呼吁大家,将社交媒体头像改为“手持燃烧的打火机”的照片,寓意为星火燎原,为祖国建设发光发热。10月1日,他却被警察以“寻衅滋事”为由,带走审讯了8小时。

目前,陈秋实已不再使用国内的任何社交媒体公众平台,但依然制作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或者发给几位熟悉的网友。由他们上传到海外的推特和油管。

在一个拒绝移民的视频中,陈秋实右手抚心说,“我真诚地向9000万中国共产党员发出号召,请跟我一起庄严宣誓、郑重承诺,此生坚决不移民。我们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火化以后把骨灰撒进中国的江河,用自己的一切来滋养这片土地。你们,愿意吗?”

他认为,美国不需要自己,但是中国还有很多社会问题有待解决。在北京,有五六个律师保管了他的刑事辩护委托书,以防不时之需。他甚至还准备了遗书。

陈秋实说,自己今后的工作重心可能会从普法转到公民教育,努力培养国人的公民意识和权利义务意识,主要致力于对中国底层社会的渗透和启蒙,以及为中产阶级提供一些信念和“主心骨”的灵魂。

即便身处全网被封、无处发声的处境,陈秋实认为,他没有跪下,而是以以色列特种兵的培训作为行为宗旨:“被人拿枪指着头,你的腿可以跪下,但你的灵魂不能跪下。你的灵魂要保持警惕着,随时把枪抢过来。但是我也知道,这样做很危险。”

他说:“戴着镣铐,你不是耍宝、比赛,谁戴镣铐跳舞好看?而是看谁有本事,把镣铐砸碎。就算砸不碎,我拿个小凿,今天锯一刀,明天锯一刀,我锯到死那天。死了以后还有后面一代代的人,总有一天会把镣铐锯断的。”

中国异见分子的坚守发声

北京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介绍说,自从当局设立网络防火墙以来,大概有15年到16年左右,官府和民间想出了各种方式进行博弈,攻防从来没有休止。不过,现在双方的技术有很大的提高。

但他认为,陈秋实粉丝的这种方式不能持久:“如果它能够识别你的ID, 能够识别这个发言是从哪来的,还是能够找到你。”

现年69岁的章立凡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从事中国近代史研究,参与调停“六四”学潮之后脱离了体制,成为独立学者。

他说,自己基本上不介入线下社会活动,发声渠道限于发推特或者接受西方媒体采访,一年内大概仍然会被当局约谈10次左右。在与本台为时约15分钟的电话采访中,章立凡的电话被掐断了3次。

中国异议人士应对审查:戴着镣铐跳舞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近年来,国内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如贺卫方、许章润等人,连接遭到封号、打压。此外,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等监控技术的推广,也逐渐将普通民众置于全方位的“圆形监狱”之下。

章立凡担忧,中国目前这种高科技监控和高压环境不是长久之计:“高科技最大的问题是可能被逆转使用,一旦高科技的东西被攻破,甚至被反过来控制,对政权来讲是灾难性的后果。你把中国变成一个无声的中国,其实就是高压锅封闭了所有的排气阀,也只有(等)中国社会爆炸了。”

对于为什么坚持留在北京?章立凡回答:“我爱看戏,看戏总是要坐在前台。坐在包厢里,看戏还要拿着望远镜。作为一个历史学者,我也希望在历史现场。”

海外民间组织“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曹雅学指出,中国国内的政治形势到了一个边缘,知识分子如向松祚,郑也夫,许章润等人的带动和示范,能够反映出时代的声音,甚至可能引发“蝴蝶效应”。

曹雅学说:“同样的话在北京说和在国外说,份量是完全不一样的,它起的作用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国内说,它是一种时代的脉搏;来了外面,你自由了也没风险了,就成了一个闲话了。”

曹雅学认为,尽管网友的创意作用是有限的,但是国内网民或者异见分子不应该停止打破言论封锁的创新和尝试,最好能够实现技术上的突破,最终打破防火墙的束缚。

转自:RFA

Post Views: 60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中国异议人士应对审查:戴着镣铐跳舞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