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曾伯炎:评四中全会欲治理世界

曾伯炎:评四中全会欲治理世界
 
正在开的四中全会,媒体透露出的内幕,避实就虚,回避困窘的现实,大谈空泛的名辞与理论,更奇葩的是,自已国家治得经济下滑,外资外企出逃,却侈谈强化现代化体糸与力量治理世界,很蹊跷、诡谲、还很可笑。间歇了20个月才开的会,开成如此怪异,用大话欺世,谎言治国,可看出中共权贵的的气数,确实已尽,没有辙也无招了。
 
海外观察家说中共,已由过去的扩张进攻,转入退却与招架,无论中美贸易战,香港街头战与台湾的选战,以及国内经济下滑到负增涨,这是无论如何也难回避逼到眉睫的大事,却弄些空话大话来支捂与掩盖,这很不正常的现象,显出欺世难欺,愚民难愚矣!
 
他们曾想用拖,来拖垮特朗普下台,倒拖出民主党同共和党反共,产生两党共识。只好改拖特朗普下台为撑他连任了。而香港的僵持局面,何尝不是执意强化党人治港去弱化港人治港,闹出的5个月街头抗争呢,说明治港已进退维谷,称东方明珠好端端的一个香港,竟治乱治滥了,还侈谈什么中国有药方要治世界。民间俗语说的:自已的屁股在流鲜血,还说能给别人医痔疮,哄鬼,也不信吧?
 
在此外忧压来,内困围困,由经济下滑与物价飞涨在激化惡化,就是猪肉,那涨势,也在紧追中共好朋友老朋友委内瑞拉与津巴布委的通货膨胀了。可是,透露出四中全会,不正视这些麻烦,解决前几年进攻与扩张惹出的麻烦,却借些漂亮的名辞与口号,什么弘扬现代化的体系与能力,超越四个现代化,要弄什么五个现代化。好像他们玩现代化是什么内行,不过是死心踏地玩专制的黑手而已。
 
五个现代化,是1978年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上提出的,指出老邓那四个现代化,缺了政治现代化的改革,必出问题。恰说到老邓的致命要害,邓小平一怒,封了西单墙不说,还判五个现代化发明人魏京生重刑。最后,还是用老魏去換克宁顿最恵囯待遇,才放他到美国。今天,中共没招了,没辞了,偷換他五个现代化民主政治的慨念,用来现代化其专制,巿场现代化,化出特权阶级,把专制政治再现代化以科技,他们一切围绕着专制闹现代,只是更野蛮化丛林化,与现代文明,越离越远。最近偷渡英国的中越两国那38名亡命者,便是用足投票,冒死去投奔文明社会的活证。
 
中共的好话说尽,坏亊故绝,闹了70年80年90年,民众中还愿任其愚弄,无觉醒者吗?
 
老夫这觉醒者,获得中共70年血与火刻骨铭心的觉悟,才如此不顾风险来用真话真象启悟沉迷者,只要翻开他们治国的那些理论和口号,便温故而知新,了然于心。
 
今天这爱国主义,不也被黑过再红的吗?
 
 1930年代初,日本人在东北弄满洲国,苏联唆使中国人在江西弄中华苏维埃国,这苏维埃国名,显然是苏维埃联盟中的分支。江西的苏维埃主席毛泽东,与溥仪做日本的傀儡,他做苏联的爪牙,不是一路货吗?那时,他们讲工人无祖国〔列宁语〕的国际主义,批判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是沙文主义。今天,没共产国际可依,唯爱国主义包装的民族主义可玩了,把过去批了的,又说成核心价值信奉,不又是骗局吗?那些吃了中共爱国蒙汗药的,也不看看:以“我以我血荐轩辕”那种爱国赤诚的六四天安门大学生,却因真爱国被杀,而假爱国的中共权贵,喊爱囯,又偷偷卖国,让黑龙江与乌苏里江外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悄悄签字合法化出卖俄国,人家已改朝換权了,仍认为祖宗国,还把榨取的民脂民膏变为藏在海外的美元、别墅与妻儿的享乐天堂,他们喊着爱国口号,尽做卖国的事,还组织海外义和团打新的爱国保皇旗招摇。不妨也借他们祖师批爱国主义的话,来揭露他们今天的嘴脸,列宁说:“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现在这臭味正被中共弄成迷魂汤,使洗脑丧失自我意识者闻着是香的,受迷乱与愚弄,这老把戏新吗?大清鹚禧太后就玩过且失败付出几亿两白银的赔款哩。
 
民主这慨念,也如现代化一样玩弄几代。
 
我们这一代,青少年时,就被中共的所谓新民主欺骗,还骗过美国延安工作组谢伟思,和美国罗斯福、杜鲁门等。老毛说孙中山承袭民治、民有、民享的三民主义,是旧民主,把他不要民主、自由、平等的专制独裁,罩一件“新民主”外衣,加个联合政府不像一党专制的假像,才三两年,就撕去民主联合的外衣,实行其一党专制。一专70年,专得几个帮着站台的花瓶党,小妾不如,仍给他们挂民主招牌。作独裁专制的脂粉,且从社会结构变自治为党治,用支部建到村社,延伸到寺庙宗教,再延伸到海外华侨社团,还嫌不够,他们仍在时时刻刻高喊:加强党的领导哩。
 
你骂他挂新民主的羊头,卖老专制的狗肉,毛泽东狡辩他是啥人民民主,可是人民被他专制胡弄下饿死4千万,还死得闭声闭气,没人敢吭声,1962年7千人大会上,吭了声的那些党书记,在文革中,尽一律打成走资派关牛棚,无论他怎么狡辩玩辞儿,什么人民民主民主集中制民主、中国特色民主等,从1940年代以后追求民主上了贼船的几代人,从李锐、李普、李慎之那一代到追新民主主义一代,被中共民主幌子欺骗的,还有拥护改开的一代,皆被欺诈得绝望了,才被文革血腥与六四血淋专制觉悟,难道这7年的毛化与左化,不更刺激人觉悟吗?
 
今天,他们转換着名辞游戏,将批了的五个现代化拾起,改头換面,又来招摇诈骗,而且借现代化的一切手段,来强固化其专制,还称他这共产党玩的资本主义,比民主政党玩的资本与巿场,更有效率,不问玩到今天资本与人才正大逃亡,当前正出现危机,还在打肿脸来充胖子。认为在落后的非洲还有迷惑作用,而不看自已巳获新殖民的叽讽哩。
 
马列破了儒家做膏药能补上吗?
 
他们四中全会玩理论与名辞,还讲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所谓初心,不外他们那马列原教旨,马克思讲18世紀出现的劳动工人阶级,很先进,邓小平那年参观日本工厂,就发现先进阶级变智能机器人了。老马的理论基础,就破产。而列宁的十月革命,在俄国十一年级教科书上已更正为十月政变。列宁非导师,而是领德皇5千万金马克回俄,推翻民主联合政府的俄奸,不仅莫斯科建了为苏俄专制政治死难者紀念碑,据说今年中共国庆,俄国外交部还照会中共,请别再把他们批的俄奸尊为中共导师,再贡在国庆大会。
 
正由于他们马列成了政治垃圾,这初心一一原教旨也说不清楚,只好又在他们批过、烧过、灭过的儒家孔子那里,去挖点文化废墟上的残渣,弄成一张膏药,来贴补马列的漏洞。这是现代的意识,还是陈古的旧货?
 
这孔门儒学,早在五四,就被吴虞支手打倒孔家店打过,1926年毛泽东痞子运动的农运及后来土改,与打庙里菩萨与孔庙贡的圣贤,也一齐打过。借林彪有一句孔子的“克已复礼”又在文革后期掀起过批林批孔批周公运动,再批过。现在,他们的思想库房里破烂也凑不出什么武器,只好请出孔子出来,看中他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些封建伦理,这些红二代不也很活学活用,中南海权贵们尊孔读经,孔子讲仁政,他们坚持不仁的暴政,毫无动摇,倒是君君、臣臣被政治局袭用,将他们常委之间的同志关系,也改变为君臣关系了吗?这热衷于两千年前的君臣政治,称他们凭此要治理世界,不过是:黔驴技穷,面对政治、经济危机,回避现实,用大话空话,学梁恵王的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无奈耳。
 
那些只会玩假大空名辞慨念的幕僚,迎合主子性格脾胃,帮他敷衍一下这有审计性中央委员会的难题罢了,再发点什么理论自信的梦呓,枪在我手,谁敢说不。
 
总之,待四中全会公报公布后,会把他们危机暴露得充分些,铁幕里再捂的矛盾,露得更多面。那时,再来评隲,就更多话题了。
 
作者:曾伯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曾伯炎:评四中全会欲治理世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