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文生案未见法庭文本 妻许艳徐州法院寻夫不果

北京律师余文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今年5月9日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秘密审讯」,半年过去,家人仍未收到官方的宣判文本。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周四(31日)向当局查问案件进展,并在法院外自拍,希望引发外界关注。许艳怀疑丈夫在押时受到不人道对待,此当局才一直拒绝透露任何消息。

余文生今年5月在江苏省徐州市中级法院被「秘密审讯」后,官方一直没有公开结果。他被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逾一年半,妻子许艳周四(31日)对本台表示,早上与余文生的代表律师常伯阳、谢阳、马卫及多名记者,到徐州市中级法院了解案情,却遭到当局不断推诿及阻挠。

许艳说︰要求见法院的院长,来查询案件,可是他们(警察及保安人员)就在门口,一直不让进。就是来了很多的保安和警察,他们大概有10多个,这个现场的看到3、4辆警车,车上还有人,然后就是不让我们进去找院长。因为他们意思说,院长说甚么不见,还是甚么的,反正就不让我们去找,要求我们必须出来,就这样,语言反正能感觉到一些威胁和恐吓。

一日前,许艳在推特表示,要去看守所给丈夫送衣服、存钱。她说,看到别人存被子 (给家人),也也买了一床被子给丈夫。徐州没有暖气,一直在北京有暖气环境长大的丈夫,不知道现在身体怎样?

许艳对本台说,丈夫被当局控制近两年,她及律师亦未能与其会面,根本不知道余文生的情况。非常担心丈夫遭到虐待。

许艳说︰我回北京以后,我可能也会到最高人民法院,对他(余文生)这个案件去查询,我是一直非常担心余文生律师他是否遭到酷刑,他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我是非常非常担心的,而且我给徐州市看守所存的钱,也一分没少,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没有让他花钱,牙刷、牙膏、卫生纸都必须买,如果不让他买其实这个是一种精神上的打压。

余文生的代表律师常伯阳对本台表示,余文生的案件原本一早就有结果,但当局一直拖延,他批评当局的行为违法。

常伯阳说︰检察院起诉到法院以后,3个月要给结果,如果说3个月给不了结果,案件特别复杂,可以请高级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余文生的案件)早就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了,都投诉过,到那个信访去反映过,他们说要给答覆,也没有,后来到检察院投诉,也没有任何结果。

本台致电徐州市中级法院希望了解余文生案情,但电话无人接听。

2018年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当天,余文生发表修宪建议书,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翌日,他被北京市石景山区警方带走,后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于今年5月案件「秘密审讯」后,一直没有消息。

转自:RFA

Post Views: 3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余文生案未见法庭文本 妻许艳徐州法院寻夫不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