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獲釋基督徒述遭殘酷勞役、體罰 曾嚴重心臟病發求醫被拒險死

一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向《寒冬》講述了他因信仰而被關押四年零六個月的恐怖經歷。

獲釋基督徒述遭殘酷勞役、體罰 曾嚴重心臟病發求醫被拒險死
中國監獄(合成圖)

獲釋半年多了,唐博軒仍未擺脫恐懼,即使是敲門聲也令他高度緊張,十分戒備。4年半的牢獄生活帶來的傷害不僅僅是身體上的,精神上的陰影也難以磨滅。他害怕再回到那個關押他的人間地獄。

被視為A類分子重點管控

2014年,他因信全能神被捕、判刑。

在監獄中,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視作A類分子,遭重點管控,除了安排兩名犯人24小時貼身監視以外,勞動量通常也比一般犯人多。

唐博軒每天的任務是用極細的銅絲製作1800個電子零件,而其他犯人每天只需完成1600個。

「任務完不成就被罰。一天完不成,下班後就被罰站幾個小時;幾天完不成,就做電療(電棍電擊);長期完不成就關禁閉和整訓各15天。」唐博軒回憶道。

犯人每天必須要工作11個小時。由於害怕完不成任務遭到殘酷體罰,唐博軒不得不拼命地幹活,絲毫不敢放鬆,不久後他的左手大拇指就變了形。巨大的工作量令唐博軒每天高度緊張,常常壓抑得凌晨三四點才睡著。

為了獲得高額利潤,監獄方極盡壓榨之能事,犯人中午吃飯時間只有5分鐘,直接在車間解決。因為伙食極差,唐博軒常常餓得頭昏眼花,有兩次差點昏倒,即便這樣也不敢停下手中的活。

犯人連上廁所都被限制,這樣他們就有更多時間勞動。唐博軒常常憋得小腹疼痛,時間長了排便困難。有些犯人實在憋不住了,就拿喝水的杯子或塑料袋在自己的工位下悄悄解決。

「畜生都有上廁所的權利,在監獄,人連畜生都不如。」唐博軒說。為了節約時間,他儘量少喝水,不上廁所。

相對於巨大的勞動量,犯人們能得到的報酬微乎其微,不給報酬是常事。有時,一個月只得到6塊錢人民幣(約0.8美元),連買基本的洗漱用品都不夠。

面對犯人的不滿,監區書記訓斥他們竟敢對抗監獄。

心臟病突發,就醫遭拒

在中共監獄裡,大多數良心犯往往連就醫的權利都被剝奪。這一點,唐博軒也深有體會。

他回憶說,關押期間的一天晚上,他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難,全身冒冷汗。由於獄醫曾警告說晚上生病不許打報告,唐博軒只能忍痛熬到第二天早上,被其他犯人抬到醫務室。醫生敷衍地給他開了三天的藥,就把他打發回監室。

三天後,唐博軒病情加重,醫生檢查時發現他的脈搏跳動非常快,每分鐘跳動200多次。醫生說是心臟病,非常危險,但也只是草草登記,就讓人把他抬回監室。唐博軒已經快說不出話了,他用微弱的聲音要求通知家人保外就醫,遭管教一頓怒吼。

根據監獄規定,在押人員有權利每週剪指甲、理髮、剃鬚一次。有一次,管教長達40天不讓唐博軒和犯人們剃鬚。他們只好把衣服和被子上的線拆下來,用兩根線夾住鬍子一根一根地拔,疼得流淚,次日嘴唇就發炎腫大。

全能神教會是中國最大的基督教新興宗教團體,因發展快、人數多被中共視作威脅而遭到嚴厲鎮壓,是目前受迫害最為嚴重的宗教團體。根據《中國刑法》第三百條規定,加入「邪教」(全能神教會自1995年開始被中共列入「邪教」名單)可判處3至7年以上有期徒刑。全能神教會有的基督徒被判刑長達15年。

(為保護當事人,文中使用的是化名)

 

寒冬記者  鄧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獲釋基督徒述遭殘酷勞役、體罰 曾嚴重心臟病發求醫被拒險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