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在中美貿易戰加劇,中國經濟下滑的狀況下,習近平如何保證完成「光鮮」的政績和種種承諾?基層人民的體驗或許比政府數據更能說明問題。

習近平上任已經七年半,儘管每日官媒大唱讚歌,習的許多「政績」仍被民眾視為面子工程。《寒冬》與中國大陸的一些村民進行了交談,以了解全面脫貧、廁所革命、美麗鄉村等活動的國家政策「受益者」的真實心聲。

「廁所革命」讓村民很鬧心

「廁所革命」是習近平2015年提出的一項政策,要求對全國所有的公共衛生間,尤其是農村地區環境較差的公共衛生間進行改造。

儘管這聽起來是個好計劃,但實際上,「廁所革命」讓全國各地的村民頭疼。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在中國農村的大多數地方,廁所都在房屋外面

3月2日,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一位村長帶人拿著大錘、鐵鎬等工具,拆除所有戶外廁所。他們聲稱是接到了市政府的通知。實際上,2月底,已經有40個戶外廁所被拆除,但未見建造新的設施。

圍觀的村民紛紛抗議,「你們說拆就拆,叫人到哪兒上廁所?」

視頻:村政府人員正在拆除廁所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路邊的廁所也被拆毀

廁所被強拆後,村民上廁所成了一大難事。一大早,女的急得往莊稼地裡跑,男的騎摩托車往河邊跑,腿腳不便的老人,因找不到廁所時常弄髒了褲子。

「以前到處是公廁,現在找不到廁所,只好帶個尿桶,自己方便,可就是太噁心人了。」一位當地司機對「廁所革命」如此評論。

「政府的人坐辦公室,閒著沒事,淨想些怪招。」一位村民說。

據統計,截至4月底,靈寶市農村地區近7000個公共廁所被強拆。

湖北省一對六十多歲的老兩口居住在土房子已經有50多年,廚房倒塌、房頂破洞,一下大雨家裡鍋碗瓢盆都要拿出來接雨。雖然時常擔心房子倒塌,但老兩口只靠幾畝薄田維持生活,一直沒錢修繕房屋。

2018年11月,村幹部要求他們出2000元人民幣(約280美元)翻新廁所,這令老兩口很為難。村幹部說,無論你是貧是富,廁所才重要。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廚房屋頂之前已經坍塌過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兩位老人屋子的客廳十分破舊

兩位老人並沒有因為即將擁有新廁所感到幸福。「我們哪有錢修廁所啊!」老人說。但村幹部以取消其貧困戶待遇和醫療保障相威脅。

二老別無選擇,只好賣掉口糧出錢修廁所,又被迫出800元人民幣(約110美元)為新廁所貼上地磚。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還未完全建好的廁所比住房好得多

自從「廁所革命」開始以來,早有許多人質疑其將要成為國家主席眾多「面子工程」中的其中一個,不符合農村實際。

蘇北農村一些居民收到組織上發的坐便式馬桶設備,鼓勵村民改造茅房。但問題是,村民得自己負責配套設施和排水系統的建設。全部改裝下來需要幾千元到上萬元人民幣,很多農戶根本負擔不起,導致馬桶被丟棄在村頭巷尾。

後來,蘇北農村向村民改發蹲便器,但由於當地農村的茅房多在戶外,設備配套的下水管極容易在冬天被凍,導致管道斷裂。於是農民只能將蹲便器作為擺設,領導視察期間擺放,視察後使用時拿下,成為一種「面子工程」。

「脫貧」致村民自殺

2015年,習近平提出讓7000萬貧困人口2020年全部脫貧。隨著最後期限的逼近,各級政府不擇手段,強行拆除那些看起來比較破舊的房子,強迫老人與子女同住,這樣合戶的收入將足以實現理論上的「脫貧」。

8月11日,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一位78歲獨居老人家門口,政府人員強行噴塗「無人居住房」字樣,並要求老人搬出去與晚輩同住。但老人的兒子剛剛過世數月,他怕招致非議不願和兒媳住在一起,因此堅決不搬家。

8月22日,這位老人被發現已在家中懸梁自盡。

河南省周口市小張莊79歲的張允培和妻子居住的房屋因老舊也成了強拆對象。兩位老人不願搬家,於3月5日喝農藥自殺身亡。

周口市商水縣劉樓村一位92歲的老人拒絕搬家,政府人員便將他的房屋拆了一個大洞,生活用品也扔出屋外。1月26日,老人被發現凍死在自己家中。

周口市商水縣梁莊村一名94歲高齡的老人、商水縣平店鄉韓新全老夫妻、老屯村一名86歲的老人均因「脫貧」而自殺身亡。

 

寒冬記者  李常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習近平的「面子工程」誰買單?廁所革命惹眾怒 強制脫貧屢出命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