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徐永海:我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整整走过了30年

缸瓦市教堂的主任牧师杨毓东在他的《杨毓东牧师回忆录》中写到:“不久,便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当时青年团契已发展到四、五十人左右,……事件发生后,青年团契负责人秦虹虹领着13人离开了教会,……青年团契便由刘承慧来负责带领剩下的27个青年。”

在1989年、1990年,基督徒还不是很多,青年基督徒就更少,正如杨毓东牧师所说的那样“青年团契……四、五十人”。北京的缸瓦市教堂如此,北京的其他三个教堂(崇文门教堂、宽街教堂、海淀教堂)也是如此。北京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青年基督徒也仅仅只有几个人。虽然这些基督徒人数很少,但其中有不少火热的青年基督徒。

在1989年10月下旬的一天,一些火热的青年基督徒开始了家庭教会,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1990年的一天晚上,郭腓力弟兄将我带进了这个家庭教会,那时家庭教会还在刘凤钢家,5、6个弟兄姊妹围坐在一起,小声的祷告,小声的唱赞美诗,由郭腓力弟兄分享《约翰福音》。

这些弟兄姊妹信主时间都不长,大多也仅仅是刚刚受洗一、两年,甚至有些弟兄姊妹还没有受洗,所有的弟兄姊妹更没有受过神学教育。但是,仅仅靠着信心,我们将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坚持了下来,并且这一坚持,就是30年。今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正好是走过了30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家庭教会还不是很多,把我们家庭教会写成文章,引导其他主内弟兄姊妹也在自己的家中聚会学《圣经》,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同时也是想给我们这个家庭教会起个正式的名字),为此在1994年我(徐永海)和刘凤钢、高峰等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其中在这篇文章中写到:“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信心没有受到损伤,残酷的现实使我们更加合一,我们的团契始终是坚实的一体,我们今后依然会在上帝的感召下持守我们的信仰和信念,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因为“面对恶劣的环境”这句话,有关部门说我们污蔑了政府,在1995年,我们被劳动教养,高峰弟兄2年半,刘凤钢弟兄和我2年。

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我(徐永海)一直被关在看守所里,高峰、刘凤钢被送到黑龙江的双河劳教农场。虽然经历了很多苦难,出狱后我们依旧是坚持信仰,坚持家庭教会,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维护我们的基督信仰权益。不少朋友,尤其是一些民运朋友、维权朋友、上访朋友,良心(释放)犯和家人,在我们这里接受了耶稣,成为了基督徒。

2000年,辽宁鞍山一家庭教会,因为聚会学习《圣经》,一些弟兄姊妹遭到酷刑、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不少肢体还被罚款,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还被劳动教养。他们托人找到我们,虽然并不相识,但肢体之痛,我们必须帮助。2003年,浙江萧山凸渡沙教堂遭到政府强拆,我们也是尽力给予了帮助。为此,我被判刑2年,刘凤钢3年,张胜棋1年。

出狱后,我们依旧是坚持聚会,坚持学《圣经》,因为聚会学《圣经》,2014年我们被刑事拘留1个月。被刑拘的有: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徐彩虹、于艳华、王素娥、王春艳、居小玲、康素萍、杨敏和我,共13人。王彪、王彪的儿子王昊琛,因王昊琛只有14岁,他们父子2人被抓到派出所后没有被关进看守所。因年老体弱,王玉琴、沈忠厚、宁惠荣、杨英环、杨英环儿子孙晓5人没有被抓到派出所。叶国强、叶国柱兄弟2人,因家里有事提前离开,而没有被抓。

多年来,因为信仰、维权、上访,因为追求进步,我们教会的不少弟兄姊妹被抓、被关、被判刑,仅目前被抓的、在牢里的就有:
胡石根(2015年7月10日被抓,被判7年半)、杨秋雨(2019年3月1日被抓)、葛志慧(2019年7月初被抓)、林春芬(2019年7月27日被抓)、蒋湛春(2019年9月26日被抓)。宁惠荣(2016年被截回新疆哈密后,曾被关黑监狱,目前失去联系)、陈大山(2017年后失去联系,据说被判4年)、王玲(2018年8月份失踪,一直没有确切消息)……

还有一些主内弟兄姊妹不得不流亡海外,如刘凤钢、高峰、勾庆惠、王春艳、张全胜……

2000年,因王美茹搬到了远离市区的农村,“圣爱团契”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不得不搬到了我家。虽然我仅仅只有一间小平房,自己生活都困难,非常不适合办教会,但是为了传福音,我必须将教会坚持下去。几年之后,我搬到了楼房,但是也仅仅是一间楼房,但我依旧是竭力地来为主做工,必须家庭教会坚持下来。必须竭力的来为主做工,为主传福音。

因为《圣经》中:“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来10:25)。“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我们中国就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如在《什么是科学》一书中说到:“1895年甲午海战一败涂地……,人们终于认识到,中国的落后……是全方位的落后……。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全盘破产之后,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价值真空,……‘科学’作为西学中为国人最钦佩、也相对最熟悉的部分,就由‘用’转为‘体’、由‘器’进为‘道’”。

1923年,胡适在为《科学与人生观》一书写的序这样说:“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

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我们中国就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由于一些基督教教徒、信徒,他们是极力地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和反对生物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反对智慧设计论)。而使得在中国很多知识分子不来接受耶稣,并排斥基督信仰。如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就出现了“非基督教运动”,连胡适这些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大知识分子都不是基督徒。

我们的基督信仰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此,作为一个基督徒,一个中国基督徒,我一直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是真的存在上帝,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科学告诉我们,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而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

科学告诉我们,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到了青春期后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并且崇拜效法了“谁”,我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
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只有具有耶稣那样的心,我们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只有人人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心,我们人类才会进入到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实在是应当没有一点矛盾,应当毫无冲突。为此,我进行了三十来年的研究、探索,即使在坐牢期间,我也没有停止我的研究、探索。现,我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了本论文(书)《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20多万字)。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走过了30年,在此写此文,来回忆这30年走过的里程,求主纪念那些依旧在为主的弟兄姊妹。

在这30年中,我一直将我的科学研究和完成论文(书)作为我的主要工作,现终于完成,在此写此文,也借此文,来向大家汇报我的工作。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18600229405(不能微信——8月5日微信被封,但可以电话、电报等),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目前微信号:xuyonghai-1960

公民来稿

Post Views: 2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徐永海:我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整整走过了30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