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引子:
 
昨晚一网友告知,他给南京一余姓网友(近八十岁老翁)打手机电话,竟然是南京中共国保接的,你说这有多恐怖。国保告诉我这网友,“他正在接受调查”,因为他在微信中“有辱习言论”,还问我这网友:“你们当地没有调查你吗?”网友说,其实余老就在微信做过几天“群主”,在群里可能说了几句对最高领导人有点不敬的话,于是就成了罪过,成了“调查”对象。
 
谁都知道,一百年前这国家有个鲁迅,幽默讽刺的本领,无人能敌。可大半个世纪来,给本人感觉,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懂幽默的民族,不然敢问: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民众有幽默吗?不过最近几年好像变了,变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有中国广大网民如此有“幽默感”,甚至认为最伟大的幽默讽刺很可能就在习近平时代产生。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这次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原本是外国人,可说来也巧了,其获奖的书目竟让中国人有了调侃或叫幽默的素材,有人说:“虽然中国人没有获诺贝尔奖,但是《痛苦的中国人》获奖了。”本人“幽默点”低,就这样一句话,让自己觉得“特幽默”。
 
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也太有意思了,全世界那么多优秀小说家不选,偏要选汉德克;更巧的是他成名作品之一是三十多年前创作的《痛苦的中国人》(1983年创作),用五毛小红粉们的话说:这是何居心!或者这不是让中国人难堪吗?是不是想让中国再掀起一波抵制瑞典抵制诺贝尔文学奖的高潮啊!
 
大家知道,前些年(2000年)不论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灵山》的作者高行健(华裔法国人)还是后来把“和平奖”颁给了刘晓波,中共都不高兴,要么不允许小说与大陆读者见面,要么就动用喉舌进行“抗议”和“抵制”。至于《痛苦的中国人》这书名让中国人“难堪”?是,肯定有一点,但绝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有这种感觉,“难堪”的只会是一小部分中国人,或者只是一小撮,反正笔者自己就没一点“难堪”的感觉。
 
这两天看到一个帖子:“国外博彩网站推出残雪获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排第三,一时引发国内炒作跟风如潮,结果却是奥地利人汉德克得了。但他却是凭着《痛苦的中国人》一书得的奖。在网上找来中文译本,快速的扫读了一遍,人物无一中国人,故事和发生地也跟中国没一毛钱关系。‘痛苦的中国人’只是主人公梦中反复出现的梦魇人物,是精神痛苦在梦境中扭曲的反映,中国人这个词成为无边无尽痛苦的哲学意像,这隐喻令人啼笑皆非,也痛苦不堪。那是一片苦难深重的土地,今天稍微富了一点点的中国人,都隐约能看见拖着一根系着红绳的猪尾辫,全体中国人是这样中了彩!”
看得出,这个显然是中国网民发的帖子,很幽默,特别最后一句,含意太丰富了。
 
自己没读过这本小说,原以为即使故事背景发生地不是大陆,至少写的也应该是中国人吧。可读了上面帖文,尤其是读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韩瑞祥几年前为《痛苦的中国人》中译本写的《编者前言》,才知道作者几乎把“中国人”等同于人世间尤其是他想象中的人世间的“痛苦”的代名词,这应该比背景是中国甚至哪怕写的是一群中国人还要“有意思”。
 
也就是说,在作家汉德克的潜意识中,“中国人”不是一般地痛苦,而是非常痛苦,痛苦到无边无际,痛苦得成了一个象征,用我们中国人能理解的就是:一提到中国人,就会让人条件反射地想到“痛苦”二字。
 
可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想“中国人的痛苦”,毕竟只是个“想”,我们也不好过多地去发挥。让作家汉德克有那种潜意识,大概缘于他长期的“道听途说”或来自于一些“攻击”加“抹黑”中国的“谣言”,中共大可不必当真,否则照样可以被封杀,不让与中国广大读者见面——有谁见过本文前面提到的那本不仅同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且实际上是中国人写的《灵山》(获奖时入法国籍不过三年)也摆在中国大陆书店的货架上吗?就在本文写作时,与某城市开书店的一网友联系,被告知:《灵山》仍属禁书。所以说,如果你是一个“有心”的外国人,就凭这一点,即可想象中国人痛苦的程度。
 
其实,估计汉德克一点也不了解真实的中国。这部小说的《编者前言》中说,在南斯拉夫和塞尔维亚问题上,汉德克一共写了三篇观察和游记的作品,“作者借以挑战的是西方主流媒体的虚伪,抨击的是西方人道和正义的假象,捍卫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精神’和向往”。(南斯拉夫内战期间,汉德克站在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一边反对北约的军事行动。)
 
像我这样一个中国人读到这样的文字,不知怎么,竟然会生气。因为尽管本人完全相信汉德克的感觉,但也还是要说,汉德克哪里知道,就算“西方主流媒体”给他的感觉是真实的,可凡事都有个比较,如果汉德克生活在中国,当他像中国广大网民一样有被中共统治的痛苦体会,他还会去挑战和抨击“西方主流媒体的虚伪”和“西方人道和正义的假象”吗?尤其是他还会有“挑战”的勇气吗?不客气地说,就算他有“勇气”,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允许他实现“挑战”吗?当年伟大的独裁者毛泽东,在谈论曾经被他大加称赞的鲁迅时就说:鲁迅要么顾全大局不作声,要么就是关在牢里还要写。
 
提到鲁迅不能不多啰嗦一句。当年鲁迅就认为他生活在一个“该诅咒的时代”。没想到近百年过去,鲁迅的后人们即无数中国网民仍然是痛苦得要死,仍然生活在一个“该诅咒的时代”。有人可能不乐意,会说,今天的中国,在物质上比鲁迅时代好到天上去了。
 
是啊是啊,这样说也许没有问题。可物质不可能代替精神。一个人在他生存温饱之后,也还会有追求,除了追求富起来,很可能还有对精神的追求。最近在大陆爱思想网站读到复旦大学历史系特聘教授葛兆光的《陈寅恪的三重悲剧》。文章开篇就是这么一小段话:“自由往往是一种感觉,没有自由意识的人,虽然没有自由却拥有自由感,自由意识太强的人,即使有少许自由也没有自由感。”说得真好:自由就是一种感觉。你的自由感太弱,那么给一点自由,你就可能要歌要颂,乃至手舞足蹈。
 
可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又一直生活在中国大陆,多少又关心一点“国家大事”,那么,很容易就能感觉到,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人的自由一点点被收走,后来建了新疆等地的“集中营”还不算,到了现在,很多网民都感觉中共像是下决心要把整个中国大陆都变成“超级集中营”,中国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最好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有了微信后,他们利用高科技,监控中国人的每一条微信,监控每个网民在互联网上的每一条留言。中共代表在联合国发言时强调,说中共统治下没有言论自由,那是“罔顾事实”,证据便是中国手机每天产生三百亿条微信。每天三百亿条微信啊!你们西方民主国家还能说中国人民没有言论自由吗?然而,谁都看得出,中共代表在联合国的发言,是一种无耻地诡辩,他把言论自由与在他们统治监控下的微信帖子混为一谈,给外人的感觉,好像中共连什么叫言论自由也分不清,要不就是在那儿装疯卖傻。
 
说到言论自由,不说跟西方民主国家比,只与习近平上台之前相比,中国大陆网民也能跟你倒出一肚子“苦水”。习执政前,虽然也有这监管那限制,但跟习执政后,特别是十九大后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最近这二年,中共网络监管,对微信删帖封号常常达到疯狂的程度;之前在报纸上尚能正常发表的文章,现在连互联网都发不出。给人的感觉,习近平这个中共党魁,简直就像是二十一世纪再生的希特勒。
 
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害怕,又害怕什么。他可能不相信,越是这么做,越是让人讨厌。执政七年,让所有正常的中国人对他都是讨厌透顶。短短七年,他获得了几十个“绰号”,而且多数都是自作自受。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他说他当年背着二百斤的粮包,可以走十里山路不换肩。你说这种离谱的吹嘘,只有不长脑子的人才说得出口。此外自己念错字,网民不能转发他出错的视频,更不能议论,否则,封你的微信号不说,按上“恶意传播谣言”的罪名随意剥夺你的人身自由。分明是央视播出的,转发者只是转发,怎么就成了“恶意传播谣言”呢?央视“造谣”没有问题,网民一转发却成罪过,不讲道理到了这等地步,中国人的“痛苦”可以想象的到。
 
有位网友前两天又在微信发了一个帖子,告诉大陆民众,中国大陆出租车内车外都安装有公安机关的监控摄像头,拍摄所有乘客的音像视频,并与政府大数据联网。因此,在中国乘出租车、公交车、客运汽车、火车、飞机,或走在大街上(有的地方政府在汽车、大货车上也安装了政府公安机关的监控摄像头),你千万不要说中共的坏话,否则就说你犯罪了。
 
如此这般,实际上不就等于把整个国家都弄成了一个“大集中营”吗?人类越来越文明,中国人民却深受科技文明之苦。看来,即便比三十年前中国人的富裕程度翻了几倍,但是“痛苦中国人”的形象在西方世界恐怕依旧。中国人的“痛苦”又能坚持多久,我们拭目以待。
 
二零一九年十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