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昌平政府上演千人维权聚集

10月20日昌平政府街的昌平市府门前,聚集着黑压压一片的群民,足有千人之多,他们有的举维权手牌有的呼喊维权口号。
 北京一公民人士走近一问,知道他们是分别​来自于昌平两个村的维权村民,一个是东营草梅园村的,一个是素有北京最美乡村之称的香堂村的。

由于这两个村的村民接到镇里指令,如他们不在限期之内自毁房屋(据了解自毁期限已过),在接下来的几天地方政府就会出动大群人马将村屋一举铲平,而村民为了维护权自身益才不得不集体上访的。

村民还说,当地政府不但要赶在寒冬将至的十一月强毁数百家民屋(现有村民六百多屋),而且更无分文补尝,所以接下来的一分一秒对这两村的村民来讲都是难熬的至暗时刻,都在为露宿街头而恐惧。

这位公民人士说:东营草梅园我没去过,但香堂村我是晓得,单是这两年我就去过数次,最近的一次就在刚刚过去的两月以前,只为赏赏这矗立的圣恩寺和寺外的山光。

记得第一次去香堂村时,就使我十分惊讶,惊讶于路街的宽阔和整洁,惊讶于一排排鳞次栉比、规化有序、粉墙红瓦、崭新如初分外惹眼的洋屋。洋屋一路向西的延深,直延到足有两公里的尽头,尽头便是圣恩寺了。

犹记得当初我対所见北京这样的乡村洋屋的流连,以至使我怀疑这怎么可能是北京,北京怎么可能有这样赛似江南的民屋,因为这位公民人士定居北京这廿多年里,所见的就是一律死气的灰,而这样的民屋却给了我异样的观瞻,不夸张地说,就是把它置在亚州最发旺的日本,也是好一派的出彩。
然而就是这样的“最美乡村”,都能够让耍政治的平庸大官小僚们,屁股决定脑袋的竟要以违章建筑的名义限期捣毁,听村民说,政府依据的是近年才出台的某个规章。

真是荒唐败坏至极,一个后来才出台的规章,怎么能够对早已即成事实的合法屋权产生效力呢?如果这样也可以,那是不是先日生了的孩子,田为不合今日的计生法就必要集体斩杀这些所有的稚子呢?如果这样也可以,那是不是先年就建好的故宫和中南池,由于违反当下的城建法,就必须也把它们夷毁呢?
你们这些专靠寄生在群民翼下才得苟活的大官小僚们,你们要晓得,凡损着群民利益的法律,就一定是非法的和犯罪的法律,任何公民都有权拒绝执行和不服从。

况且你们的政府可是对中国人有了承诺的,誓要使这里的群民明年脱贫,可你们一直干的却是逆天道而行,正把一簇簇的群民逼进返贫,你们可是权力违法、法律犯罪的罪。
(望大家关注事态发展)
昌平政府上演千人维权聚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昌平政府上演千人维权聚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