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回家恐被關進再教育轉化營 異地維吾爾人最懼回新疆

回家,通常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然而,對身在異鄉打工的維吾爾人來說,每次回到原籍地都可能會被關押進拘留營。

回家恐被關進再教育轉化營 異地維吾爾人最懼回新疆
插滿中國國旗的新疆街頭(網絡圖片)

巴克(Baki)是福建省打工的新疆維吾爾人,也是一位穆斯林。

幾個月前他接到了老家政府人員的電話通知,要求他在7月5日前必須回家辦理流動人口證明。政府人員告訴他,這是政府的統一規定。

這個通知令巴克一直愁眉不展。他害怕回家後被送往可怕的教育轉化營,「回去容易,想再回來就沒那麼容易啊!我們那邊現在管得很嚴,真的不想回去。」巴克一邊收拾攤位一邊說。

他說,他認識的一位阿訇在2017年5月被抓進再教育轉化營,現在還沒有出來。另一名阿訇被抓後,被判刑16年。他好朋友的岳父、岳母和妻子的哥哥也因接待一位穆斯林被關起來了。

自2017年初以來,中共當局在新疆大量修建或擴建再教育基地,據統計,目前已有三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的人被羈押在其中,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被拘押在內的人遭到酷刑及虐待。

巴克說,現在他老家40歲以下的男人都被關進轉化營接受「再教育」。「我信奉伊斯蘭教,讀的是古蘭經,說阿拉伯語,政府就是要讓我們把這些去掉,如果關進去,恐怕我心裡僅存的古蘭經就沒有了。」

也許是預感到很難再回到福建,巴克開始處理家當。「很多東西都來不及處理」,看著辛苦打工購置的家當,巴克難過得差點掉淚。

他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印有毛澤東畫像的廣告牌,在路燈的照耀下,廣告牌上的「掃黑除惡」幾個大字清晰可見,他轉身快步走到廣告牌前,攥緊拳頭用力打在廣告牌上,嘴裡小聲嘀咕著罵道:「他媽的,中國!」顯然,他想大聲宣洩卻又不敢,只能抑制怒火,用拳頭捶了兩下。

中共轉化維吾爾人的政策,以及身邊熟識的人被抓,給巴克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與恐懼,他害怕回去,怕被拘留。巴克的家人替他交了10,000元人民幣(約1400美元),希望可以延期強制性回新疆。然而,9月初他再次收到老家巡邏警察的催促電話,要他儘快回去,否則有可能會連累家人。

別無選擇,巴克目前已經離開了福建,沒有人知道他能否平安返回。

在內地打工的所有維吾爾人隨時面臨沒有任何理由的強制召回,回家即被關押的恐懼如影隨形。

在外打工的新疆女子冉娜告訴《寒冬》,她的丈夫於2017年6月被新疆警方召回後,便被關進了教育轉化營「學習」。

「我老公在福州做生意,普通話本來就講得很好,還會講福建話。政府讓他學習,只是個幌子。」冉娜說,她丈夫至少要被關押兩年半。

冉娜在一位家人的擔保下才能出來謀生,現在每週都有警察去她現在的住所找她問話、拍照。未來會發生什麼,冉娜很害怕,也不敢想像。

「我很痛苦,只能在心裡祈禱,不靠著祈禱我會垮下去。」冉娜說。

出於安全考慮,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寒冬記者  葉玲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回家恐被關進再教育轉化營 異地維吾爾人最懼回新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