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真耶穌教會:一個中國五旬節教派

真耶穌教會創立於1917年,20世紀50年代遭到嚴重迫害,曾被允許加入三自教會,如今卻再次陷入險境。梅麗莎·井上最近出版的一部學術著作中講述了這個教會的發展史。

作者: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

真耶穌教會:一個中國五旬節教派
梅麗莎·井上的書《中國與真耶穌教會》(牛津大學出版社)

中國的「五旬節教派」?

一些學者稱,中國80%的基督教教會屬於「五旬節派」。但這個帽子扣得不明不白。中共有時把「五旬節派」當作基督徒搞「迷信」活動的代名詞,有點否定的意思。但很少有中國基督徒說自己屬於「五旬節派」。西方學者越來越觀察到「靈恩派」教會與「五旬節」團體的不同之處:「靈恩派」規模更大,注重聖靈的恩賜,如說方言、說預言、醫病、趕鬼等,而「五旬節派」則是直接或間接起源於20世紀初說方言的復興運動,特別是在美國(尤其是1906年洛杉磯的亞蘇撒街教會Azusa Street Church)和威爾士的大復興。非五旬節派的教會裡也有靈恩派團體,例如最大的天主教信徒團體天主教神恩復興善會(Catholic Charismatic Renewal)。而五旬節教派教義的一個特點是,說靈言(即方言)是信徒「受聖靈所洗」之明證。

雖然很多被貼上「五旬節派」標籤的中國教會其實是靈恩派,但中國有一個大型基督教團體屬於名副其實的全球性五旬節教派,那就是真耶穌教會。真耶穌教會起源於1917年5月底魏恩波(又稱魏保羅,1879-1919年)得到的一個異象。梅麗莎·井上(Melissa Inouye,中文名:廖慧清)是新西蘭奧克蘭大學(University of Auckland)的講師,作為一名學者,她在其新作《中國與真耶穌教會:基督教教會中的靈恩派及其組織》(China and the True Jesus: Charisma and Organization in a Chinese Christian Church,由牛津大學出版社2018年於紐約出版)中濃墨重彩地講述了魏恩波及其教會的故事。

魏恩波和真耶穌教會的起源

根據梅麗莎·井上的描述,魏恩波曾是北京一名布商。他原本是街頭小販,生活貧困,後來他信了基督教,並加入了英國傳道士宓治文(Samuel Evans Meech,1845-1937年)負責的英國倫敦傳道會在北京的聚會點。此後,他生活變得富裕,成了受人尊敬的店主。魏恩波和宓治文說魏恩波之所以成為富商是因為他開始奉行比較嚴格的基督教關於工作方面的倫理,沒有理由懷疑這種韋伯式理論(意思是指清教徒的思想影響並促進了資本主義的發展)。但魏恩波也曾確實宣傳過他的店鋪都是基督徒店鋪,表示希望基督教的教友能光顧他的店。

在魏恩波的經歷中還有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挪威赴華宣教士賁德新(Bernt Berntsen,1863-1933年)。賁德新看到1906年阿蘇撒街大復興的消息之後心潮澎湃,於是就訂票從中國趕赴洛杉磯親眼看看。在洛杉磯時,他「受聖靈所洗」,開始說方言,然後決定回中國傳播新興的五旬節信仰。他創立了一個新團體,就是中國首個五旬節教會,取名「使徒信心會(Apostolic Faith Church)」。世界各地很多不同的五旬節派教會都用「使徒信心會」作為教會名字,但他們彼此之間未必有關係。

1915年,經人介紹,魏恩波認識了賁德新,不久便加入了使徒信心會。賁德新和魏恩波二人成了最好的朋友,但隨後他們犯了一個很多人都犯的錯誤:一旦成了生意夥伴,便開始為生意的問題爭吵不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賁德新想儘快收回自己對魏恩波店鋪的投資卻未能如願,最終,他為了錢狀告自己的中國合夥人。

那場官司可能也與二人的教義分歧有關。正如前文提到的,1917年5月,魏恩波說他聽到一個聲音告訴他,「你必須要受耶穌的洗」,然後,他來到北京城南永定門,那個聲音指引他到附近的一條河,告訴他應該面朝下受洗。然後,魏恩波就親眼看見了耶穌,主耶穌在水中親自給他施洗,還給他穿戴軍裝、配備寶劍,後來,撒但出現了,但是多虧有寶劍和軍裝,魏恩波打敗了撒但。

梅麗莎·井上指出,關於這第一個異象的說法有多種不同版本,但魏恩波當時顯然已經離開了使徒信心會,創立了自己的教派,他稱之為「真耶穌教會」,並召集信徒加入。教會創立初期困難重重,但不久教會就有了幾千名信徒,並且在中國各地擴展開。第一批信徒被要求相信魏恩波的異象恢復了真正的基督教教會,承認魏恩波是「又一個馬丁·路德」(1483-1546年),奉差遣來揭露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的謬誤,他們還必須相信面朝下受浸、說方言、守週六而非週日為主日、互相洗腳是唯一的真教會必須有的特點。

真耶穌教會的早期階段:發展與分裂

梅麗莎·井上的書中關於教義方面的細節內容不是很多。因真耶穌教會是週六敬拜,不是週日敬拜,他們屬於五旬節派中守安息日的派別。還有一些學者探討真耶穌教會可能還屬於不相信三位一體的獨一神格五旬節派。真耶穌教會的官方信仰聲明說道,「我們相信、贊同神只有一位,耶穌基督是神,聖經中確實也有父、子、聖靈之分,但是我們不完全贊同三位一體的神觀」,原因是聖經裡沒有提到「三位一體」這個詞,主後100多年,在試圖合理解釋基督教所敬拜的神的嘗試中,「三位一體」這個詞才開始使用,而那次嘗試具有誤導性。

大多數五旬節派團體也相信千禧年,魏恩波的團體也不例外。他曾預測說1921-1922年間會是世界末日,但他1919年9月10日死於肺結核,未能活著看到自己的預言落空。魏恩波在彌留之際與賁德新重歸於好,但賁德新並沒有加入真耶穌教會。

雖然預言落空了,真耶穌教會仍然發展壯大,但是也迎來了首次分裂。首次分裂是中國南方真耶穌教會負責人張殿舉(又稱張巴拿巴,1880-1961年)帶領發起的。1929年,張殿舉宣稱教會真正的創始人是他自己,而不是魏恩波,隨即被開除出教會。魏恩波的兒子魏文祥(又稱魏以撒,約1900-?)是真耶穌教會地區負責人之一,他最後在地方、全國和國際層面建立了有效的管理機制,當時真耶穌教會已開始在國外傳道。

遇上共產主義:容納與迫害

真耶穌教會管理機制的發展進程因戰爭和革命而中斷,教會總部被迫不斷搬遷。隨著共產黨取得勝利,教會負責人決定與中共合作,簽署多份文件頌讚中共的對內及對外政策,但即使這樣也未能免遭抓捕。1951年,魏以撒被抓,被迫公開承認自己「親美,反對蘇俄,反黨,反人民」,此後他在中共的集中營體系裡消失,卒年不詳。

其他的教會負責人,包括魏文祥的學生李正誠(約1920-1990年,最後取代魏文祥成了真耶穌教會出頭露面的主要人物),隨即紛紛揭發魏文祥,又寫了很多表示支持中共的聲明,加入了當時剛成立不久的受控於中共的三自教會。梅麗莎·井上公布了1953年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 1878-1953年)去世後真耶穌教會負責人寫的聲明,內容無比荒謬,他們都宣稱斯大林也是被救贖的人,其中一個甚至說出相當褻瀆的話,稱「斯大林同志拯救了數萬人,比耶穌拯救的人還多」。

然而,(這些表現)還是為時已晚,未能幫助他們逃過中共的「震怒」。20世紀50年代中葉,在打擊一貫道等新興宗教團體的運動中,真耶穌教會也被定罪為「反革命邪教」。1957年,李正誠遭到抓捕,一年後獲釋,1960年再次被抓捕,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1985年,他得到平反,但無法原諒當初那些為了逃避迫害極力自保而揭發他的教友。在人生的最後幾年,李正誠加入了另一個基督教派——救世堂。1958年,真耶穌教會曾遭到全國大清洗。

真耶穌教會如何得以倖存

但是,真耶穌教會並沒有就此消失。該教會在國外的分支蓬勃發展,成了一個國際性基督教團體,其總部最開始設在臺灣台中市,從1985年開始,總部遷至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稱其在世界上(包括中國)共有150萬信徒。當時在中國大陸,包括文革期間,真耶穌教會在地下繼續進行活動,尚在人世的牧師祕密按手任命新牧師,得以保證「使徒的傳承」。不過,梅麗莎在書中強調女性基督徒的作用,她們在教會中擔任執事,在迫害期間保住了真耶穌教會信仰的火種。

後來,鄧小平(1904-1997年)推行新的宗教政策,真耶穌教會因此得以再見天日。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又一次加入了三自教會,表明對中共的忠誠,並稱他們其實是唯一真正具有中國形式的基督教教會,因此不需要「中國化」。但這導致了一種模棱兩可的局面。三自教會名義上是單一的「後宗派」教會,也就是要取消以前存在的宗派分歧,讓信徒進行「合一敬拜」的地方。事實上,三自教會的信徒並不僅僅是「合一」敬拜,而且因著他們都受中共嚴密控制而「合一」,中共反過來利用其在國內外搞宣傳,以三自教會的存在謊稱基督徒在中國享有「宗教自由」。梅麗莎的實地考察和中共重要文件均表明,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堅持週六敬拜,而不是週日,這與其他的三自信徒都不一樣,他們堅持面朝下受洗,宣揚他們獨特的教義,如真耶穌教會的典型特徵——排他主義。當中共表示不滿時,比較醒目的大教堂裡有「真耶穌教會」字樣的牌子都被摘除,但在別的地方真耶穌教會的牌子保留了下來。

發展近況:真耶穌教會身分標誌遭打擊

真耶穌教會:一個中國五旬節教派
醴陵市真耶穌教堂寫有「真耶穌教會」字樣的牌子被更名或塗抹
真耶穌教會:一個中國五旬節教派
醴陵市真耶穌教堂寫有「真耶穌教會」字樣的牌子被更名或塗抹

然而,那只是以前的情況,現在情況可能又不同了。《寒冬》的中國記者和其他一些觀察人士注意到,「真耶穌教會」的牌子正在被清除,信徒被迫和其他的三自教會信徒一起敬拜。湖北省武漢市民族與宗教事務局今年5月發出通知,要求確保武漢各區所有真耶穌教派的教堂都不能有「真耶穌教會」字樣,繼續使用這些字樣的教堂可能被拆除。

據《寒冬》收到的消息,湖南省一些地方政府也先後開會落實類似指示,有的地方要求將教堂名稱改為以當地地名命名。其中僅醴陵市近幾個月就有20處真耶穌教堂的標牌被拆。河南、福建等其他省份也有拆除真耶穌教堂標牌的事件發生。

對於拆除「真耶穌教會」標牌的事,信徒表示強烈反對,有些教堂的標牌已經存在很多年,信徒們像其他地區的信徒保護十字架一樣保護寫有「真耶穌教會」字樣的牌匾。但是政府手段很強硬,有政府官員將真耶穌教會定罪是「邪教」,是「反動」組織。也有政府人員說,要求拆除「真耶穌教會」的牌匾是因為政府不允許任何單位、團體及個人懸掛具有教派特色的標誌。據《寒冬》得知,有政府官員說:「官方五大宗教不包括真耶穌教會,所以真耶穌教會是違法的,教堂外的牌子只能是『基督教堂』,不能是『真耶穌教會』」。

另外,也有些地方政府要求排查沒收真耶穌教會使用的非官方出版的詩歌本。

2018年,習近平的新《宗教事務條例》開始生效,消滅與政府推行的三自教會的合一敬拜形式及其教義不同的一切基督教教派特徵,是該條例的目標之一。真耶穌教會與眾不同的身分標誌在中國再次面臨危險。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真耶穌教會:一個中國五旬節教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