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建平第三次到江苏省检察院,要求对司法监督申请作出书面答复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1016日,本网获悉:20191015日下午,江苏常州维权人士张建平再次到省检察院,要求对自己的司法监督申请作出书面答复,一男一女两位无工号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张建平,告知该院于2019610日收到了司法监督申请书,决定不予受理监督申请,但拒绝作出书面答复。
张建平先生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的第六天遭遇交通事故,导致高位截瘫,事故责任认定张建平无责。江苏省宜兴市法院徇私枉法,为了压低人身损害的赔偿款,将张建平先生的城镇居民按农村居民平均生活费计算,判决生效后,拒不对本案被告、肇事车辆的所有人浙江湖州妙西镇执行,导致张建平长期奔波于北京上访申诉,直到2003年,央视法律栏目进行报道后,原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公丕祥才作出立卷。但,此后就没有了下文,张建平被迫每年给江苏省高院的院长写信,要求依法再审及执行生效判决。
虽然到2013年出台了《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暂行),但该民事监督规则的第三十二条规定,未经上诉的民事案件申请监督的不予受理,直到2018年最高检察院出紧急通知,停止了民事诉讼监督规则的第三十二条,张建平先生于20191月向宜兴市检察院提交了民事监督申请书,该检察院居然以2000年曾作出不予受理监督申请为由,对2003年的立卷作出不予受理决定,该院民行科科长刘汉电话告知张建平,如果是对2003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立卷后不作为,应该向江苏省检察院申请司法监督。张建平遂于20196月向江苏省检察院提交了民事监督申请书。
据了解,张建平先生曾于2019620日赶到江苏省检察院,询问检察院的处理情况,当时也是一男一女两个不能透露工号和姓名的工作人员,告知张建平应该找宜兴市检察院申请,该院已转信访处理。既然是按信访处理,那按照《信访条例》规定,就应该在两个月内作出书面意见。
由于江苏省检察院三个多月没有作出受理决定或信访受理决定,张建平先生遂于昨天再次赴南京,向江苏省检察院提交来访登记,申请民事监督共两项:一、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立卷后司法不作为进行监督;二、对宜兴市人民法院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进行监督。出现本文开头情形。
香港回归22年了,张建平先生也从一个健康人被瘫痪至今22年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直靠妻子放弃工作全天候照顾,现在常州市实行失能人员长期护理保险的惠民政策,但因为交通事故造成瘫痪的人,被排除在外(目前正在诉讼中),常州市政府认为,交通事故的护理费用,应当由肇事的第三方支付。
因为张建平先生利用自学法律,长期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故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所称的政府对残疾人“两项”补贴,也被民政部门剥夺享受的权利,甚至国务院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厅拒绝依张建平申请,公开“两项”补贴的名称、补贴范围等政府信息,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第二中级法院、北京市高级法院,均司法不作为。
整整22年多了,司法公正对张建平先生来说,依旧是一个遥远的“中国特色梦”而已!对此,张建平先生对江苏省检察院接待人员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香港民众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只因为香港人明白大陆司法的不透明、无公正。
张建平先生说,下一步会就自己的遭遇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写公开信,建议建立司法独立制度,保障社会的基本公平正义。
张建平第三次到江苏省检察院,要求对司法监督申请作出书面答复
张建平第三次到江苏省检察院,要求对司法监督申请作出书面答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张建平第三次到江苏省检察院,要求对司法监督申请作出书面答复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