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陈建芳女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1016日,本网获悉: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陈建芳女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
陈建芳与她丈夫许建军于20193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抓走并被抄家,陈建芳被关押在上海市看守所,许建军被关押在浦东看守所,后其丈夫取保获释。陈建芳一直被关押。陈建芳是国内知名人权捍卫者,因捍卫人权和追求自由民主,先后被劳教一次,刑拘多次,关黑监狱或派出所几十次。陈建芳曾获得曹顺利人权捍卫者奖。
据悉:律师近日查询得知,陈建芳已于201993日被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律师20191010日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承办法官马燕燕(指派的书记员)提交了陈建芳本人被抓捕之前书写的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函。
马燕燕法官在电话里询问律师是谁委托的,当得知律师所持委托书为陈建芳失去自由前本人所写时,马法官表示没见过这种情况,并对委托书的效力提出疑问。律师认为当事人提前为自己可能遭受的刑事追诉书写委托书当然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即该委托书是一个附条件生效的民事委托行为,在条件成就时(被抓)即发生法律效力。法院应当接受,并及时向律师送达起诉时和安排律师阅卷。
马燕燕法官听闻律师的解释后称先收下律师的委托手续再说,并留下了律师的联系电话。1014日一天律师打马燕燕法官的电话均无人接听。1015日打通了书记员电话,书记员称承办人本周出差了,让律师下周等电话通知。
        
陈建芳女士,上海维权人士,她从一位抗争土地权的农民开始,长期从事维权活动。十多年前,她家的土地被上海市政府和房屋开发商非法征收和抢占,因得不到合法合理的安置补偿,走上了上访之路捍卫自己的权益。在多年的上访中,随着她对社会体制问题的认识加深,她逐渐开始参与推动人权和法治的倡导活动,揭露权力腐败以及抨击政府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压制。在多年的维权与打压的磨练中,陈建芳逐渐成为当地土地征收和房屋拆迁受害者的代言人。
为了参与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让国际社会听到来自中国民间的声音,2008年陈建芳与曹顺利密切合作,积极参与审议前期国内层面的准备。 来自于草根的她们,努力要求国家政府接受她们收集到的人权信息、在国家报告里如实反映地面的人权状况。然而,她们却遭到当局的拒绝和报复打压。 20136月陈建芳和其他活动人士走上上海街头,向公众分发2009年联合国成员国给中国政府的 “普遍定期审议建议”,以此来提升民众对普遍定期审查的认知,这也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参与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在阅读该审查建议之后,上海的一些居民表示希望有更多的国家能够督促中国政府提升为民服务的政策和做法,尤其针对如今已经矛盾突出的三大问题,征地问题,强制拆迁问题,以及保障低收入群体生存权利问题。
20139月,陈建芳和曹顺利女士共同接受邀请,参加当月在日内瓦举办的人权培训活动并同时观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陈建芳在广州机场被阻拦出境。在同一天,曹顺利女士在北京机场被警方拦截并被强迫失踪。警方将陈建芳带回上海并对其拘留、调查讯问、并密切监视多日。
201311月陈建芳再次被强迫失踪,此时离人权理事会成员换届选举之日仅剩一周。对中国政府来说,即使人权纪录惨淡,仍旧顺利第二次连任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联合国成员国没有顾及包括陈建芳在内的许多人权捍卫者对中国政府滥用公权利真相的揭露。
陈建芳的人权倡导活动,招来当局对她不断地打击报复,包括恐吓,殴打和任意拘留。 201710月当局再次阻拦陈建芳出国访问,当时她准备前往爱尔兰参加在那里举办的人权论坛。当局为了阻止陈建芳的人权活动,曾经将陈建芳多次关押在“黑监狱”中;2010年当局把陈建芳送进劳教所15个月。但这些卑劣手段都没有阻止陈建芳继续参与推动人权保护。
一位维权人士对陈建芳的评价是:“多年来,她一直默默无闻,不求名利,为一次次公民维权行动而辛勤奔走和奉献。她是当下中国大陆草根人权捍卫者的一个现实典范。”
对陈建芳女士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陈建芳女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陈建芳女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