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浙江李新宏10.1期间被拘禁

民生观察2019年10月8日消息】本网获悉,浙江省武义县访民李新宏因进京上访,于10月1日前被黑保安绑架回武义县拘禁至今。

 

 10月7日,李新宏在“公民维权”微信群发出消息称:我去北京申冤,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当地政府部门高薪雇佣北京市黑社会绑架我,后来武义县公安局领导又把我行政拘留,镇政府只要北京开大会就把我非法拘禁到山区稳控。19年10月1日前夕,我再次被从北京绑架回来拘禁至今。希望中央领导查一查武义县公检法涉嫌一条龙的违法行为。他们不仅绑架拘禁我,还要将县里人去北京上访都搞到我头上带帽子,公安局对那些不认识字的那些上访人做笔录都搞到我头上,带帽子想办法给我判刑,请各级领导和各地朋友们关注。李新宏手机:15888969893

 

 经了解,李新宏和妻子陈素仙,家住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新宅镇南塘头村三角田路11号。早在1990年春,经人介绍李新宏认识了臧少伟的父亲(臧毕林),时年他19岁就跟随臧毕林到湖州市建筑工地做木工活,但是臧毕林却拖欠李新宏工资半年多不付,李新宏虽3次讨要但仍未讨回半分钱。当年春节将至,李新宏第四次前往臧家讨薪,恰好碰上臧少伟胞妹婚嫁,臧毕林野蛮不讲理,不但不付工资,还借喜事被冲坏不吉利,就明目张胆贪的表示不再发薪,其子臧少伟也对李新宏怀恨在心,日常在街面上就对李新宏及其家人面露凶相。

 

2012年2月2日,李新宏开出租车与江山村村民项荣南发生口角纠纷后,项荣南叫来两辆面包车,带领13个人,拿出两袋大砍刀,围殴毒打李新宏,致使其三条脊椎骨骨折,头部脑震荡住院,经公安局鉴定为轻伤,因发案地属白洋派出所管辖,经办警察是臧少伟,臧少伟就借机报复李新宏。对公然行凶案不予立案,压案不办,在收了项南荣10000元押金后就不闻不问了。李新宏为支付医疗费用,多次向派出所领导请求摧办。在时过半年后,警方才勉强解决了赔付医疗费的问题,并强行要李新宏出具谅解书,放弃追究对方刑事责任,至此一桩公然行凶案就在警方的包庇之下,不了了之了。李新宏认为,臧少伟及其同僚身为人民警察,在明知轻伤属刑事案件时却不及时立案,放纵行凶者,这严重违反了人民警察法。

 

当年因为此事,李新宏不再从事出租车工作,夫妻二人改行开办了一家小超市。2012年11月,臧少伟精心设局,指使下邵村年过20岁在“恒友机电”打工的村民邵宇轩来他的超市要求摆放苹果机(小型博彩机器)。在其再三要求下,李新宏同意。2012年11月16日下午5时,苹果机放进了李新宏夫妇的超市。臧少伟公报私仇迫不及待,次日上午十时,苹果机还未启用即遭所谓举报被派出所没收,而附近多家超市的大型钓鱼机(博彩机器)长期营业却相安无事。

 

当天晚饭后,邵宇轩约李新宏到派出所说明情况。进入派出所后,李新宏遇上臧少伟正在派出所内打牌,此时有电话打来,李新宏走出派出所门外接听。臧少伟却认定李新宏是在举报其工作期间打牌,便气急败坏的把李新宏扭进所内撕破衣服搜身,没收了身上财物。随后又把李新宏拖进无监控的房间,抓住头使劲往墙上和水泥地上撞。李新宏质问臧少伟:“这样关人、打人有没有国法?”臧打了李新宏数个耳光说:“国法,我就是国法!”还说:“今天我撞死你,别人都不知道,是你自己撞死的。你这人脑子不清醒,鸡蛋还想碰石头,你尽管试试看!”李新宏被打得吐血。

 

之后臧又用事先起草好的笔录,强迫李新宏写下“以上笔录和我说的一样。”李新宏不肯写,臧再次毒打说:“你不签字,我关你一个月”。李新宏反问,“我犯什么罪,有没有国法?"臧狂称:“我就是国法,我说了算。”李新宏又被打得恶心呕吐不止,不久李新宏就被臧违规(未办理过拘留证)押送进拘留所行政拘留了。在拘留所四天,李新宏头痛呕吐不止,直至22日出来后才得以正式就医,因此头部留下后遗症。

 

2013年2月9日(农历除夕)夜,5男1女到李新宏的超市买烟,问李新宏老婆“硬壳中华有否?多少一包?”李新宏老婆说:“有,45元一包”。那人说36元卖不卖?我老婆说:“36元卖不起”。那人又说“我朋友店卖我36元一包”。李新宏老婆说:“那你到你朋友店买吧!”那人又说“40元一包卖不卖?”李新宏老婆又说“卖不出起的”。随后,那人就从身上拿出一把砍刀对柜台猛砍。当时李新宏说了一句:“愿买愿卖,交易要自愿,不能强买强卖。”另一人就冲李新宏头上砍了二刀,并且把店里的电脑、电话机、电子秤都砸毁掉,同时对李新宏拳打脚踢,李新宏被打倒在地,满脸是血。李新宏老婆赶紧过来劝阻,却被对方用拳头在脑袋打了好几拳,把李妻也打倒在地,李新宏见状就叫老婆赶紧打110报警,这六个人拔腿就往外跑,李新宏马上追出去,看见其中一人逃进福多纳公司,李新宏问保安、进去这个人是不是在这个公司上班的员工,保安回答是的。后来李新宏回到超市,将线索向警方提供,民警去后未曾仔细调查就不了了之。

 

案发之后,李新宏妻子一直感到头晕头疼,当时她有身孕在身,李新宏看妻子不断呕吐头疼,就买止痛药给她。2月14日,李新宏看妻子精神状态不对,就带她到武义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李妻子病情非常严重,属脑挫伤,颅内血肿,有死亡的可能,是被殴打造成,需立即动刀,但手术风险很大,生命不敢保证。为此李新宏立刻向白洋派出所报告,由臧少伟的同事童宁武副所长前来了解基本情况,童宁武得知事情后生怕出现“一死二命”情况,如果没有及时处理,上级要依法追责,方才立案侦查。因李新宏妻子一直处于昏迷险期,其再三急摧派出所才捉拿罪犯归案,童宁武说已抓回了三个,李新宏说有六个,怎么是三人呢?李新宏又向童宁武说:“我已无钱医治了,叫凶手先行支付一点医药费给我老婆抢救生命”。警察说“对方有钱我们已经给予冻结了”,李新宏就求童宁武警官先把冻结的钱拿来看病,请他一定要设法帮助解决救命钱,此时童副所长拿出四张白纸叫李新宏先签上“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讲的一样”,并写上2月9日日期,签上自己名字,再帮李新宏付医药费,李新宏当时就问“未作过笔录,白纸上我怎么好签字呢?”,童宁武警官说:“这样做我是为了帮你,我也决不会帮外地人的”。当时为了拿钱救妻子与胎儿性命,李新宏就把四张白纸都签字了。

 

签后警官立马变脸,就对李新宏说让他自己垫付,以后再一次性给付。被副所长童宁武骗后,李新宏仍不死心,又多次向他要钱及要求继续抓捕其他漏网的三个凶犯。副所长童宁武说:“你以前作的口供全是假的,凶犯实际只有三人”。李新宏说:“凶犯几个人是我现场目睹的,连几个我怎么会不知道”。出院后,李新宏就几个凶犯之事及殴打的具体情节去白洋派出所证实清楚。在白洋派出所里副所长童宁武对李新宏说:“这几个人因为喝过酒才打人,那个男的带刀是用来防身的”。李新宏回复说:“事发地段周围都有监控的,为了证实凶手的实际人数,请求回放当日的监控录像”。童宁武又辩称:“监控很模糊,看不清楚的。”李新宏说:“面容不清,几个人总看的出,未开监控怎么就知道看不清楚?”。为了不败露案件内幕实情,童宁武拒放监控。李新宏再三追问童宁武凶犯人数,其对李新宏发火说“不要没事找事,我说三个就三个。”态度极其恶劣。

 

之后,李新宏就开始到信访部门上访。2016年9月3日至4日,G20峰会时,李新宏因为被上访被维稳警察带到了白洋派出所稳控,派出所警察臧少伟看见李新宏后就恐吓他说:“下次来让我看见,我要把你做掉,到哪里都没用了”。说话话后,臧少伟还冲过来试图殴打李新宏,但被正所长拉住。进入大厅玻璃门内,臧少伟又用手指拉钩挑衅李新宏,此事派出所内是有监控可查的。

 

2017年3月1日,李新宏搭乘火车到北京市上访,辖区警方就派出多人围追堵截,直到天津车站警察动手把李新宏绑架回家。

 

2018年间,李新宏又几次到北京上访,他辖区的维稳警察又几次把他绑架遣返,并且还拘留了他3次。

 

2019年3月,李新宏再次进京上访,但再一次被拦截拘留。

 

2019年7月25日,李新宏准备购买火车票进京上访,却接到警方警告,说是他已经被维稳监控,一旦到北京上访就会拦截,并且还会被抓捕判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浙江李新宏10.1期间被拘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