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107日,江苏省无锡市的林秀青向本网投诉,称平时不顾父母亲和智障姐姐死活的兄弟,为了智障姐姐的房屋拆迁利益,勾结梁溪区法院法官胡裁乱判争得监护权,迫使自己又要重返信访维权路。
据林秀青介绍,其有弟兄姐妹共5人,其中二姐林亚青有轻微智障,于1993年离异回娘家与父母亲生活,智障的儿子归丈夫抚养。到1997年拆迁,林秀青的兄弟林立山没有将安置房给姐姐林亚青,林秀青就姐姐林亚青的名义,出资购买了黄巷街道毛巷街的一套147平米的农村私房,给智障姐姐和父母亲居住,并照顾父母亲和姐姐的生活,直到父母亲去世。
2014年,梁溪区(原北塘区)黄巷街道毛巷街要进入拆迁,林秀青的兄弟就主动要求来照顾姐姐林亚青,林秀青认为兄弟的行为可疑,担心林立山又是冲着房屋拆迁利益而来,双方还发生冲突,由街道和居委会调解。想不到,到今年的719日,无锡市梁溪区法院通知林秀青开庭,说林立山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权资格。
法庭上,提出申请监护人的林立山和委托代理人没有到庭,但法官拿出了林秀青和林立山的大哥林建青和大姐林蕰青的证明,称大哥、大姐均同意由林立山作为林亚青的监护人,以及居委会的证明,称林立山在2007年就开始照顾林亚青了,以此证明林立山更适宜做林亚青的监护人。林秀青拿出二姐林亚青的残疾人证,上面清楚地记载着监护人为林秀青,同时拿出2014年街道和居委会调解证明,证明林立山在2007年就照顾林亚青完全属于造假。
作为林秀青来说,兄弟林立山在1997年拆迁时,将包括父母亲和林亚青的4套安置房指标全部归自己一个人所有,没有安顿父母亲和智障的姐姐,是自己出资为父母亲和智障的姐姐购买了住房,现在兄弟林立山把之前安置的房屋出租出去,住到智障姐姐的房屋内,目的很有可能是冲房屋拆迁利益,而且大哥林建青早在20151月就已经去世,何来死人作证的道理?为此,林秀青找到街道和社区,希望街道和社区帮助自己替智障姐姐规避失去住房权利的风险。据林秀青说,街道和社区还对此建议法庭,由林秀青和林立山共同作为林亚青的监护人。
然而,无锡市梁溪区法院的袁坚法官没有采纳街道和社区建议,并认为林亚青的残疾人证上的监护人,只是用于联系而非实际意义上的监护权,于2019929日作出(2018)苏0213民特152号终审民事判决书,宣告林亚青为限制行为能力人,林立山为林亚青的监护人。
本网的法律工作者认为,无锡市梁溪区法院袁坚作出的苏0213民特152号终审民事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等问题,譬如:
1、林亚青的残疾人证已经明确林亚青为智障残疾人,由林秀青为青监护人,法官袁坚认为该残疾人证的指定的监护人只是用于联系,显然与事实不符,如果仅是为了方便联系,残疾人证上应该记载林秀青的联系地址和电话,而非监护人。
2、该终审民事判决引用的是已经废止的《民法通则》,而非林立山提起申请前就已经施行的《民法总则》,可能是袁坚法官很清楚,《民法总则》对指定监护人申请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兄弟姐妹通过协商,只有在协商不成才可以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
3、即使是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林立山要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资格,必须先经过被监护人所在社区或村委会。
另外,从林秀青向本网提供的地方媒体采访报道来看,林秀青不仅长期照顾父母亲和智障的二姐,及二姐的智障儿子,还收养被弃的残疾孤儿,而且住处离二姐现在的住处很近,属于一个社区,法院如果出于保护残疾人权益,无疑应当驳回林立山的指定监护人申请。
从林秀青发给本网的视频,可以清楚看到林亚青只是智力发育迟缓的轻微智障,能够清楚地讲述自己现在所住房屋的来源,也明确要求妹妹林秀青来照顾自己的生活,不希望与弟弟林立山一起生活。
本网认为,《民法总则》明确了监护人不能侵害被监护人权利的规定,作为人民法院,应当尊重残疾人的意愿,不能以违法裁判来让残疾人陷入失去住房权利的风险。希望无锡市的司法监督机关能够查明事实,维护残疾人的权益。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申请监护权意在拆迁利益?无锡法院胡裁乱判加剧矛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