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细良:“这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在港府援引紧急法禁止蒙面后,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动用紧急法本身比禁止蒙面更严重,让港人更加忧虑自由受威胁,会引发更大的动乱。

刘细良:“这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德国之声:刚刚港府宣布反蒙面法,您认为,其最大的影响将是什么?

刘细良:我觉得重点不在于蒙面法,而是其通过的手法。动用紧急法的方式,不需要在立法会讨论,也不需要立法会同意,这种方式让独裁的权力集中在行政长官手中。这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第一步是蒙面法,之后我相信港府会颁布宵禁令,规定晚上不能出现在什么地方,将是针对中学生。然后再用同样手段,允许警察在拘捕后的扣留时间从48小时增加到72小时,用这种手法阻碍香港人出来抗争。最后,通过这个手段宣布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无限期推后。

所以问题不在于(限制)蒙面,蒙面只是第一步,其动用法律的方式才是重点。

德国之声:香港回归以后,没有动用过紧急法。现在动用,是因为现在香港的状态很坏,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其背后考量是什么?

刘细良:我想,这要比送中条例更严重。送中条例还要通过法院,才能将人送到中国大陆去。而现在使用紧急法,基本上就是行政独裁的权利,不需要任何内部的监督。

动用这种严厉的手段,很明显是警察已经不能控制现在的局面,而且警察也出现了失控的情况。因此唯有采用这种法律的手段。警察已经不能控制香港局面,而且警察更成为香港局面失控的原因。所以港府现在希望用法律的手段来取代警察……,我想这是港府背后的考量。

然而港府不明白,动用法律手段,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会带来怎样后果。市民的忧虑和反应会比送中条例更激烈。因为行政权利到了无限制的情况,可以搁置所有的人权、搁置所有法律对自由的保障。不(只)是蒙面的自由没有,最严重的是什么样的自由都可能被政府拿走。在这样的忧虑下,我觉得香港人会出来反抗。

德国之声:林郑今天也做出了解释,表示会有豁免条款,并称在立法会10月16日复会后,会提交予立法会审议。这些能否这能释除大家的一些忧虑?

刘细良:不会。历史上,香港动用紧急法还是1967年,当时受到文化大革命影响,香港出现了暴力恐怖情况。当时殖民地政府也使用了紧急立法手段。但是两个时候的分别是,1967年时市民是站在政府一边,支持政府用非常的手段来稳定香港。然而这一次,港府和林郑月娥的民望很低,这种情况下采取这么极端的手段,结果可能会带来更大、更严重的动乱。明天法律就生效了,16号才到立法会。从明天到16号,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刘细良:“这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德国之声:林郑月娥和建制派也反复提到,国外也有类似的法案,这是解释港府此举的合理理由吗?

刘细良:这个不能相提并论。外国很多的手法,背后有民主选举的议会,也有民选产生的行政机关,背后是有民意基础的。比如,加拿大也有反蒙面法,法国也有。即便如此,在民主国家通过也有很大争议……而目前的港府背后不仅没有民望的支持,而且是历史上民望最低的(香港)政府,怎么会觉得自己有政治能量,可以通过紧急立法来禁止蒙面,让示威平息?

我想这是痴人说梦。就是说,港府完全不理解,现在港府在香港人心目中就是过街老鼠一样,出来的结果肯定会适得其反:也就是出现更极端、更动乱的情况。

德国之声:这是否反应了港府和北京政府未来会越来越强硬,而不是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来解决这次的风波?

刘细良:我想,十一前后,香港示威和暴力冲突对中国以及习近平在国际上的形象都带来很大影响。所以在9月29日全球反独裁游行、10月1日”国殇”游行后,采取这种激烈、极端的手法。我觉得,北京已经下了决心要镇压下去,不惜动用一切力量和手段,包括武力和法律。法律是不会中止在蒙面上的,会有更严厉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立法出来。我觉得,已经有完整的日程安排,一步步地把香港人的权利拿走。

转自:DW

作者:刘细良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在曾荫权时代曾任香港政府属下的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中央政策组是直属香港特首的咨询。

Post Views: 2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刘细良:“这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