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胡平: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三)

历史上也有过一些政治集团对已经投降归顺的敌人横施暴虐,例如秦将白起坑杀40万赵军降卒;楚王项羽坑杀20万秦军降卒。为什么要坑降卒?有说是粮食不够,几十万降卒供不起;有说是降卒们其心不服,要是造起反来不得了;再有就是制造极度的恐惧,彻底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等等。但中共的镇反运动还要恶劣的多。毕竟,坑降卒发生在战争时期;中共的镇反却是发生在赢得战争、赢得政权后的和平时期,对坑降卒的几条解释一条都用不上。坑降卒的暴行受到千年诅咒,中共的镇反更无半点可辩护的余地。

一场镇反运动,单单是杀死的国民政府党政军特人数,就远远超过了国共内战三大战役国军伤亡之总和。中共在夺权之后杀的人,要远远超过它在夺权之前杀的人。这是一个最不寻常、也最为恶劣的事实。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这正是极权暴政和历史上其他暴政的一个重大区别。

毛泽东说,镇压反革命必须开杀戒,但是我们只杀小蒋介石,大蒋介石一个不杀。这说明,中共搞镇反,完全不是出于维护政权安全的考虑。俗话说“蛇无头不行”,大蒋介石们是象征,有人脉有号召力。如果旧势力想造反想复辟,必然要由大蒋介石们出头,至少也要打着某个大蒋介石的名义。所以新生的革命政权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而对前政敌开杀戒,必定是杀大蒋介石,小蒋介石们倒不必杀,不必多杀。可是中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可见中共搞镇反,完全不是出于维护政权安全的考虑。

大凡一个新政权镇压前政敌,总是依据职位高低、权力大小分别给予不同轻重的惩罚。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而一般人又习惯于沿用过去的经验去思考,这就可以造成十分强烈的欺骗效果。苏共杀死了最后一个沙皇尼古拉二世,中共却特赦了末代皇帝溥仪。于是很多人就误以为,中共对政敌没有苏共那么残忍。至于说中共杀害了好几百万旧政权的中下层官员,由于这些人默默无名,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1976年,毛死江囚,中共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先期做的一件事就是平反冤假错案,镇反运动中的很多案子也得到平反或摘帽。早在1979年1月,中共就发出一份内部文件,给起义投诚人员落实政策平反。然而,和其他平反冤假错案相比,为镇反运动受害者的平反进行得静悄悄,一般人几乎都不知道或没察觉。按说这是当局做的一件好事,可是它为什么进行得如此低调?

胡平: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三)

中共镇反运动历史图片。(Public Domain)

想想也不难明白,给镇反运动受害者平反,对当局而言,实在是太尴尬、太难堪了。它几乎找不到一个下台阶,找不出一种措辞自圆其说。文化革命是错误路线,是十年浩劫,所以文革中的冤假错案一风吹,是拨乱反正,名正言顺;反右是正确的但是犯了扩大化的毛病,所以要改正;土改是必要的,地主不是平反,是摘帽,等等。唯有这镇反的案子怎么说呢?当初说好的不抓不判,既往不咎,可是就是把人家抓了、判了甚至还杀了。在天下所有的罪错中,出尔反尔、自食其言、背信弃义未必是最严重的,但无疑是最不可辩解的。

历史上,也许有的政治迫害事件比镇反更残暴,但不会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也许有的比镇反更背信弃义,但不会比镇反更残暴。作为政治迫害事件,镇反应是背信弃义+残暴的史上之最。这就是对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

转自:RFA

Post Views: 6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胡平: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