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劳工关注组织国庆日宣布关闭 业界指NGO已无生存空间

广东劳工非政府组织「木棉社工」创始人童菲菲4个月前无故被抓之后,该组织周二(10月1日)宣布启动结束程序。当地劳工界人士指出,NGO已无生存空间,并且官方正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NGO负责人实行严酷打压。

就在北京高调庆祝国庆70周年之际,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木棉社工」)在官方微信公号发布告别信,表示组织已启动结束程序,本公众号也不再更新。

同时,告别信中还贴出了一首诗,其中写道︰我们选择安静的离开,所有的情绪,都将化作养分渗进土里,请相信种子终会发芽,万物生长,那些热烈的花朵,会再次明亮城市的天空。

但在告别信中,「木棉社工」没有披露4个多月前被抓的创始人、原北大社会学系硕士童菲菲的下落。该公号编辑也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木棉社工」的告别信引发了众多民间志愿者的伤感,短短几小时后,曾阅读该告别信的人士已近万人,并被广泛复制传播。

据关注劳工运动的陈先生告诉本台记者,「木棉社工」无法运营下去,只好主动宣布关闭。选择今天公布,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委婉的抗议。他认为,今年5月被抓的几个NGO(非政府组织)负责人,本身属于一度依托于官方机构、非常温和的改良派。

陈先生说︰你说是抗议也罢,怎么说呢?反正是他们就是干不下去了,没法干,那就主动关闭了算了呗。应该是没人敢去做了吧。因为这个很微妙,你不知道哪根线是红线,你像这些人她实际上替政府做事的,缓解一些劳资矛盾啦甚么的,但是,做著做著她就不知道哪会儿她碰了哪根红线。包括那个李大君啦甚么的,到现在也没他们的消息。

陈先生还指出,在今年5月被抓的「木棉社工」创始人童菲菲,以及北京的冷泉希望社区负责人李大君等人,都属于在2015年官方打击民间NGO行动下的幸存者,但在深圳佳士工运之后,官方担心这些常接触工人的慈善机构可能促使工人的觉醒,成为不安定因素。

陈先生说︰这次应该是跟广东那事(佳士工运)有关嘛,5月份被抓的那个李大君,他们都是搞这个NGO的嘛。他就是它(佳士工运)的一种后续的反应嘛。实际上5月份被抓的那些人,据我了解,都是很温和的。他们就是做一些改良的工作,有好多都是跟政府合作的。这说明,只要和工人结合,人家就是担心呗。

曾为劳工提供法律服务的魏先生表示,NGO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魏先生说︰现在没空间啦,几乎没空间啦。那个关注那个乙肝歧视、艾滋歧视、然后劳工歧视的那个组织,他们三个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他给抓了,三个人有两个人在长沙抓的,一个在深圳抓的。现在抓了应该有72天。

本台记者致电曾作为「木棉社工」的上级指导机构的广东省妇联,但该机构称他们不知情。在问及童菲菲是否获得释放时,广东省妇联官员直接挂断电话。

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由北大社会学硕士童菲菲于2013年4月在广东省民政厅注册成立,在广州、深圳、中山与顺德等地开展了社区发展与职校生服务专案,同时进行社会工作培训和研究,以及针对公共议题的社会宣导等工作。其低调温和的风格,一度获官方的认可和协助。

但自去年深圳佳士劳工事件之后,官方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迅即镇压所有涉劳工关怀的民间NGO组织。今年5月,多家NGO的负责人包括童菲菲、梁自存、李大君、李长江被抓。7月,关注劳工歧视的NGO负责人程渊、工作人员刘永泽、吴有水被长沙国家安全局抓捕。

转自:RFA

Post Views: 3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劳工关注组织国庆日宣布关闭 业界指NGO已无生存空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