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作为一个被置身于网络柏林墙内的中国网民,我有一条做法是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完全相同的,那就是:几乎天天设法翻墙出去,领略一番多元并存的域外网络风光。而我与胡锡进完全不同的是:我之翻墙,是为了践行《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所说的“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以便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事情真相,兼听不同声音,从而免于被官方一家之言所愚弄和忽悠,做个明白人。至于胡总编辑,当属奉命翻墙,他的职志所在,乃是琢磨如何改进官方的大外宣,如何升级愚民的手法和如何“装修”忽悠的技巧。
 
敢于翻墙的中国网民都知道,每当某些时间节点临近时,中国网络柏林墙的封锁力度就会明显加大。前些天,就连肩负组织重任的胡锡进也忍不住抱怨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上外网是越来越不易了。当然,翻墙不易一事,也会公平地落到我的头上。有时,翻了半天也翻不出去,怎么办?那就在墙内找好东西,继续让自己能拎得清,做明白人。尽管在网络柏林墙内,各种信息的存活和流通处于官方的审查、筛选、屏蔽及封杀等管控手段之下,但是,只要你有心,就不愁找不到颇能助你免于被洗脑、受愚弄的好东西。
 
几天前,我就看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视频资料,内容是长江商学院的许成钢教授解答听众的提问,谈“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原因”是什么。成钢教授得乃父许良英先生真传,敢说真话,而且把话说得简洁明快、切中肯綮: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最大的原因,是内需不足。而内需不足的最大原因,是全体居民收入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例过低,而且是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低的。收入低,消费就低;消费低,生产的东西就过剩;生产的东西过剩,经济就不能增长。最后,成钢教授微微一笑,深为自信地强调说:“就这么简单!”
 
试问:在这样有理有据的简单大实话面前,那些出于洗脑目的而编出来的假话瞎话,那些掩盖真相、混淆视听的忽悠之词,其愚民之效,能不大打折扣吗?它们能不加速提前歇菜吗?
此外,当代中国还很有一些把《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真当回事、勇于追求真相、真知和真理的电脑高手,他们频频穿越反人权的网络柏林墙,理直气壮地“窜访”各种外网,不辞辛劳地将有价值、有意义的资讯搬运回来,并且技术娴熟地在网监和网警的眼皮底下,使那些资讯在墙内有效地传播开来。每当我受困于翻墙之苦的时候,我总能得益于上述网络侠客的热诚义举,而不至于使自己复又眼不明,耳不聪。
 
时至今日,我已经走过了人生旅途的一大半。我从自己的切身经历中感悟到,由一个在愚弄和忽悠下常常中招的糊涂蛋,变为一个轻易不受愚弄、不被忽悠的明白人,这在做人品格和生活品质上,都是一种可贵的质的飞跃。而这种质变的现实性,早已不是极权时代令人望而却步的“极不可能”了。基于这样的认知,我在去年曾经三提“明白人”:
 
去年1月28日,我在“我看知青生涯”一文中写道:应当说,除了少数幸运者,已是花甲或古稀老人的当年知青们,现在活得并不富有更不精致,但是,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有了能够告慰此生的宝贵依凭:从被深度洗脑、愚弄、忽悠而过低质量、低尊严乃至无尊严的生活,一步步走向了较有质量、品味和尊严的明白人的生活。
 
去年10月11日,我在常熟翁家庄的一个老三届知青插队50周年纪念会上说:但是,光做好人,并不够。还要活得明白,做个明白人。在座各位当中,有不少就是明白人。活得明白,主要是敢于独立思考,善于独立思考;肩头长的,是自己的脑袋瓜。
 
去年11月5日,我在家乡老朋友为我举办的生日聚会上,在祝愿大家今后的人生应当怎么过时,送给在座诸位六个字:健康、明白、开心。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三遍说的,就是“做个明白人”。
 
整整20年前,李慎之先生发布了一篇名满天下、万口传颂的“国庆夜独语”。今天,我要套用一下那篇传世佳作的标题说一句心里话—— 在风雨苍黄七十年之际,我愿与当年的知青伙伴、我的旧雨新知们共勉:可以不提君子豹变、暮年壮心了,但是,一定要做个、也能做个晓事理、开心智的明白人。
 
2019年9月29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9月30日播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