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晓波:谁在乱港害中?

香港政制改革的官民之争,人大副秘书长乔晓阳及御用香港权贵动不动就质问港人:在港英殖民政府时期,你们为什么不要民主?而回归到祖国怀抱后,中央已经给了你们远比港英时期更多的民主,你们却还成天吵着要民主?还要搞大游行,完全是乱港害中。

中共外长李肇星针对美英反对北京扼杀香港民主质问道:“在英国统治下,香港没有民主。英国说什么了吗?美国说什么了吗?”言外之意,怎么一到我们中国,你们就喜欢指手画脚,显然是别有用心。

乔晓阳和李肇星确实说出了一部分事实:港英政府时期的香港是没有民主,港人也没有像回归后这样强烈的民主诉求,但是,这并不等于港人的双重标准:宽待殖民政府伦敦而苛求祖国政府北京,更不能证明港人不爱国。因为,乔、李二人只说出了部分事实,而没有说出的那部分事实,是连香港中学生都知道的常识:1,英国政治和中国政治之间的根本差异;2,回归后北京及其港府的恶劣表现。

香港人太知道,港英政府的背后是一个具有悠久的自由法治传统的民主国家,港督的施政必须受制于母国的宪政体制,对香港的管理决不会乱来,港人尽可以放心自己的权利和自由不会被任意剥夺;而现行港府的背后是一个具有悠久人治独裁传统的专制国家,1949年上台的中共政权更是无法无天,即便是结束了野蛮毛时代的邓小平,也制造过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港人对六四刽子手设计的“一国两制”如何放心?对听命于中共独裁意志的钦定特首如何信任?

香港回归后,自由政府被独裁政府代替,傀儡港府对北京惟命是从的拙劣表现,其管理在经济等方面一塌糊涂,在政治上助纣为虐,试图把严重损害港人自由的23条立法强加给自由港,如何能让港人满意?港人越发觉得钦定特首的不可靠和无能,就越要争取到由全体港人自己来挑选代理人的民主权利。也就是说,民主政治是港人已经拥有的自由的最有力制度保障,也是防止独裁权力在香港的滥用的最佳方法,港人才会比较放心。所以,在民主制度建立后是平等参与的选举政治,而在独裁政权不准民主的当下香港,在香港的民主化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之前,街头政治必然成为港人行使民主权利来反抗专制的主要方式之一。

北京的恶法治港政策,政制改革的主导权,不仅不在港人手中,也不在港府及其立法会手中,而是完全垄断在中南海的密室之中,致使港人循体制内渠道参与公共政治的权利日渐减少,刚刚出台的人大决定,几乎堵死了民间参与的体制内途径。随着体制内参与水平的日渐下降和参与权利的日益减少,港人争取合法参与权利的体制外抗争,也就必然随之日益高涨和渐次增加。全世界都已经目睹了这样的事实:在法治传统深厚的香港,回归后之所以出现街头政治迅速复兴之势,以至于酿成去年的七?一大游行,就在于由北京钦定的傀儡港府一直罔顾民意,港人的体制内参政途径逐渐被收窄甚至被截断,剩下的有效参与也就唯有街头政治一途了。

比如,北京明明知道民主派是街头政治的发动机和组织者,但北京对民主派却毫无容纳的诚意,除了舆论围剿的抹黑、,就是冷淡拒绝的打压、甚至连策略性的怀柔都没有。当那些坚持批评北京独裁的港人被吊销了回乡证之后,当民主派议员接不到北京邀请而只能强行北上且被拒绝入关之后,怎么可能还指望民主派呆在家里、坐以待毙?怎么还好意思指责发动街头政治的民主派是乱港害中?事实上,乱港的正是昏庸无能的傀儡港府,害中的正是蛮横霸道的中南海寡头。

从港人反对23条的客观效果上看,体制内的咨询方式对遏制强行立法基本无效,而唯有大规模的体制外街头政治,港人才能行使自己的参与权利,也才能对独裁权力的滥用形成某种制约。

2004年5月6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4.05.06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Post Views: 5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刘晓波:谁在乱港害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