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江苏瞿华一家被限制人身自由

民生观察2019年9月29日消息】近日,江苏瞿华一家因房屋问题进京维权,被当地截访人员强制带回后,被警方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实施传唤,获释半天后瞿华、张金山夫妇又被以相同罪名分别行政拘留7天。9月26日夫妇俩期满释放后,被强行送回家中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据悉,瞿华一家住在江苏省南通市江海镇区。2014年瞿华、张金山夫妇经营的快餐店被施工队违法强拆,家人被打伤,至今无果!2018年8月17日全家老少的房屋被南通市政府、南通开发区管委会违法强拆!后夫妇二人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法院不立不裁!向江苏省高院起诉法院不立不裁!向省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无任何结果!在走投无路之下,瞿华一家老小只好到北京寻找公平正义!

2019年9月16日早上5点多,在北京某暂住地,瞿华一家人起床后发现居住的房门居然打不开,通过房门猫眼,发现外面有2、3个人在拽着她们的房门,不让她们出去。无奈之下,瞿华只好和家人一起报警求助,北京公安出警后,明确告知瞿华不会阻拦她们上访。但堵门的人居然说没有阻止她们出去!这些人有南通市江海派出所民警和江海镇区负责信访工作的人员,美其名曰是做工作,但就是不让瞿华一家5口人出门。当天下午瞿华一家5口被送往久敬庄关押,随后又被截访人员强制遣返回南通市。

回到南通后第二天,即9月17日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江海派出所,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对瞿华、瞿华老公张金山以及瞿华婆婆俞志兰实施传唤,做询问笔录时,三人都明确说明她们没有在任何地方扰乱过任何单位的秩序!在被传唤24小时后,三人于9月18日中午才被释放。


9月19日凌晨一点左右,江海派出所的宋所长带着好几个警察和特警来到瞿华家,对夫妻俩分别出具了两份处罚决定书!理由:因多次到国家信访局、住建部上访,扰乱了单位秩序!夫妻两人当场提出延期执行被拒绝!之后瞿华夫妇俩被警方直接送往拘留所关押。


获释后的瞿华说,“如果去信访部门上访是违法的,国家为什么还不取缔这些信访部门!如果去信访部门上访是违法的,警察为什么不直接去这些信访部门抓人呢?2019年9月26号早上是我们出拘留所的日子,按拘留所正常规定,是早上8点半左右释放人员,而我七点左右就被管教叫了出来并办理好了相关手续!刚出拘留所内的监舍门,苏通科技产业园江海镇区李慧等10多人(部分人员身份不明)就在拘留所内的监舍门口等着,旁边还停着一辆中巴车,车门大开着!李慧要求我上这辆车,说送我回家!被我拒绝了!我明确告诉他我要去见同样今天出拘留所的老公,而且我家人会有人来接我!不需要他们接!没想到旁边一个女的(后来在观音山派出所才知道她叫保水红,其曾多次到我家上门闹事过!)直接过来就强行将我往车门处推拉!在我本能的进行反抗后,她居然对我进行殴打,使劲踢了我好几脚,直到在派出所做笔录时裤子上的脚印都还在!我的右手臂也被打出淤青!后她被别人拉开!我就径直向拘留所的大门走去。我出监舍带的盆、衣服、解除拘留证明书等物被她们抢走!”


瞿华继续说“出拘留所大门后,我看到马路两边停着好多车,现场好几十人,有江海镇区工作人员、派出所民警及特勤人员、还有不明身份人员!我老公张金山已经出了拘留所在门口等着,他告诉我,他也被提前释放了,出来后也被强行要求坐他们的车被他拒绝!之后我们两人就一起站在拘留所的东大门等家人来接!大约7点40分左右,来了两名没穿警服、拒绝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佩戴执法记录仪、开的车也不是警车的人,(27日得知穿格子衬衣人是观音山派出所所长董昊炜)走到我们夫妻面前,先询问我们是否是今天出拘留所的人,我们告诉他我们是的!他又问我们为什么站在这里?我们说在等家人来接。他说他送我们回去,我们说我们又不认识你,而且我们家人马上到了。他忽然对我们说对我们进行口头传唤!我们很莫名其妙问他口头传唤的理由,他根本不理我们,说如果我们不配合就强制传唤,之后这两个穿着便衣的人就强行将我们夫妻塞进了一辆后来开过来的警车上,并将我们送到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观音山派出所。之后对我以涉嫌“殴打他人”、 对张金山以“涉嫌阻碍执法” 做了询问笔录(均拒绝出具传唤证)。我们当天上午8点左右被带进观音山派出所,张金山下午4点左右被放出去,我到晚上9点半左右才被放出。”

瞿华称,“观音山派出所民警在我们被强制带到派出所后,去拘留所调取了相关的视频 ,在没有我殴打他人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将我非法关押了10多个小时。而真正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扰乱单位秩序、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报假警的违法行为人保水红却未被依法处理。不仅如此,在别人进出观音山派出所办案区后都必须寄存所有随身物品,而保水红不仅可以带手机进去,还可以在里面任意接听电话。观音山派出所的规定是因人而异的吗?出派出所后我就在派出所院内报了110,要求依法查处保水红等人的违法行为,但值班民警不做笔录。”

瞿华反映,“从9月26日晚上回来后一直到现在,我们一家五口人都被几十人24小时监视、跟踪、限制着人身自由!限制我们人身自由的有江海镇区工作人员还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更令人气愤的是9月27日,老公张金山要上街买菜,要去我父母家接我回家,被半路拦截,报警后,却被未穿警服的江海派出所教导员纪峰和限制张金山人身自由的人一起乘坐车牌号为(苏F7788F)的车将他强制押回了家,不仅对我老公进行威胁恐吓,还责令他不得离开三孔桥的家。警察的职责到底是什么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南通市政府和公安对我们一家进行违法打压和陷害已是不争的事实!”

瞿华请求全国各级领导、全国的网友们关注其一家人的生存状况!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江苏瞿华一家被限制人身自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