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德语媒体:中国体制已经接近极限?

北京即将迎来70年国庆之际,德语媒体也纷纷开始总结回顾中共建政以来的成败得失。《奥格斯堡汇报》的评论认为中国的体制已经走到了极限;而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彭轲在《南德意志报》发表的客座评论则认为,西方对于中国的恐惧其实源于自身对于未来的忧虑。

距离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过去了70年,然而对于德国记者Felix Lee来说,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时间仿佛凝固了。虽然毛泽东已经去世43年,但是那里一切风格都还和毛在世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他在《奥格斯堡汇报》(Augsburger Allgemeine)发表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共产主义标语和奢侈购物中心的并存,正是中共治下之中国的典型缩影–“政治上古板僵化,经济上活跃求变”。

文章接着从历史入手,分析了这种充满矛盾的奇特状态的产生背景:在毛泽东时代结束之后,邓小平选择了”尝试”市场自由化的道路,同时又坚持中共的绝对领导地位。”这一政策使得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它的问题就在于完全的去意识形态化。目前中国共产党有大约9000万党员,但是大多数人入党都是为了职业发展,他们在意的只是个人的升迁。”

而中国这种经济搞活,政治僵硬的体制面临诸多挑战。比如民族主义情绪,对于北京领导层来说就变成了双刃剑。文章写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张牌亮出的频率越来越高。但是如果中共领导层不能满足这些民族主义者,自己反而也会受到压力。比如在中美贸易战中,为了尽量避免过大的经济损失,北京是希望能和华盛顿达成协议的。但是如果做出太多的让步,又会被国人视为软弱无能。”

作者认为,从社会上看,中国中产阶层不断壮大的同时,也希望能够在政治领域有更多的话语权:”他们希望中国的发展能够更具可持续性、更符合社会公平。对于更多民主的呼声虽然目前只是在香港响起,但是内地接受良好教育的人群越来越壮大,他们也希望参与讨论。”

文章接着指出,在经济领域,随着城市经济发展的基本饱和,中共的执政成就只能依靠给农村人民脱贫致富,提供住宅和就业来得以凸显。然而未来几十年内,等农村的发展空间也都发挥殆尽之后,”最迟到那时,中共就必须要重新寻找自我定位了”。

是怕中国吗?我们是害怕自己!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主任彭轲(Frank N. Pieke)为《南德意志报》撰写的客座评论开篇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从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这个国家从保守内战折磨、积贫积弱的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成为全世界第二大国民经济体。而德国人在将视线投向中国时,总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在经济上,这个国家取得的成就令我们赞叹;在政治上,这个国家却令我们感到恐惧。”

德语媒体:中国体制已经接近极限?

这位荷兰汉学家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飞速发展,以及在大数据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信用体系,让我们感到恐惧,”然而中国毕竟是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模样”。他评论道:”我们常常会把中国视为恶魔,然后在看到中共的一些所作所为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印证–而且这些事情的确都是实际存在的:比如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对香港的强硬态度,比如对基督教徒的迫害,比如在1989年对民主运动的镇压,比如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中的咄咄逼人等,这一切都足以让我们把中国视为一个邪恶的大国。”

“而在另一方面,我们又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成就感慨不已,并且希望中国总有一天会变得和我们一样。”然而事与愿违。作者认为,如今西方世界看待中国,与上世纪80年代看待日本的心情有点相似。但是这其中还有一点微妙的差异:”我们把自己对于一个科技主导的未来世界的恐惧,投射到了中国身上,认为它就是恶魔的帝国。因为中国是这样一个独一无二又强大无比的混合体:科技–这个魔鬼的工具,现在掌握在我们的宿敌–共产主义中国的手中”。

转自:DW

Post Views: 59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德语媒体:中国体制已经接近极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