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又一維權人士看守所蹊蹺猝死 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頻發屢遭掩蓋

被羈押者非正常死亡事件頻發,中國人權狀況愈發惡劣。

又一維權人士看守所蹊蹺猝死 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頻發屢遭掩蓋
遺體冷凍室。(網絡圖片)

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星期一(23日)報導,湖南省維權人士王美余在看守所內不明原因猝死

「他們沒有跟我們說怎麼回事,是怎麼死的,都沒有說。現場還有人威脅我們,如果你拍了照,要承擔責任什麼的。」王美余的妻子曹曙霞說。

據了解,王美余因舉牌要求習近平、李克強下台,於2019年7月8日在長沙火車站被捕,7月10日被送往衡陽市看守所刑事拘留,罪名為「尋釁滋事」。

又一維權人士看守所蹊蹺猝死 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頻發屢遭掩蓋
湖南衡陽維權人士王美餘,2018年7月在湖南多地舉牌,要求習近平、李克強下台。 (Public Domain)

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現象在中國時有發生,由於家屬遭到政府威脅和阻撓調查,大量死亡案例不為人所知,真正的死亡原因更成為永遠解不開的迷。「躲貓貓死」「洗臉死」「摔跤死」「做夢死」(註:看守所、監獄謊稱被羈押者是因為捉迷藏、摔跤、洗臉等荒唐理由死亡。在中國成為諷刺政府濫用私刑致被羈押者死亡的常用語。)等各種荒唐的理由讓人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到了中共的殘暴。

近期,兩名家屬向《寒冬》講述了他們的家人在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的事件。出於擔心受迫害,他們要求匿名。

青年拘押當天死亡

2016年7月14日11時許,一名年輕男子因失戀用拳頭敲打停在路邊的車輛被村民報警,隨後被押往派出所。當天傍晚5點左右,男子父親接到警方通知,稱被捕男子已經死亡,屍體已送到火葬場。

親友要求看屍體,但被警告不得帶手機,不得拍照。

警方聲稱其是精神病發作抽筋致死,但死者的朋友看過屍體後認定,他肯定是被警方打死的,因為屍體有多處明顯傷痕。

「他胸部有三個塊狀傷痕,兩臂、兩腿都有黑色傷痕,遍體鱗傷,肯定是被打死的。」看過屍體的另外一位朋友詳細描述道。

後雖經司法鑑定中心屍檢,但鑑定結果被無故扣押未予公布,政府又單方面指定另一家司法鑑定所屍檢。

死者親屬通過途徑得到未予公布的司法鑑定結果,顯示死者生前多處身體部位受外力作用致挫擦傷,最重要的是頭部有多發骨折線,顱底受到外力作用致粉碎性骨折,顱底凹陷為環形。

後其親屬諮詢骨科專家,證實顱底環形骨折凹陷符合電棍垂直擊打的特徵。

但當局對此事不予立案。此後,死者家人踏上了維權上訪路,卻先後四次被截訪、關押、威脅恐嚇。

青年服刑期間死亡,無人為死者負責

被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的還有河南省一名年輕人,他因誤傷致人死亡被判刑。

2015年3月,家人探監時,發現他已變得神志不清,完全不認得父母,並且全身發抖,不停抽搐,身體僵硬,肩膀抬得很高,拳頭緊握,牙齒緊咬,走路不穩。

家屬無法理解離上次探監僅幾個月,為什麼他就變得判若兩人。為弄清緣由,家人趕緊花錢託關係,於次日再次探監。

家人再次見到他時,發現他已不會走路,由兩名犯人架著,頭垂得很低,右眼眶鼓起,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雙手互搓胳膊,神志不清地說:「細菌……全是細菌……」家人問怎麼了?他搖搖頭說:「不知道……不知道他們給我打的什麼針,我什麼都記不清了。」

事後,其家人託關係申請保外就醫,但獄方卻說其是裝病,如被醫院查出沒有病,刑期加倍,家人只好放棄。

但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一個多月後,家屬接到獄方電話,稱其兒子被犯人打死了。

家屬悲痛欲絕,當見到屍體時,發現其渾身是傷,幾乎沒有一處好地方,身上還有很多煙頭印和針孔。

獄方對這名年輕人的死不但不承擔責任,還威脅其家人不得上告。其家人怕遭報復,被迫妥協。

 

寒冬記者  陸小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又一維權人士看守所蹊蹺猝死 羈押期間非正常死亡頻發屢遭掩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